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隔壁有个神探欧巴

更新时间:2020-05-25 20:03:43

隔壁有个神探欧巴 已完结

隔壁有个神探欧巴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夏枯草 分类:言情 主角:徐子谦丁 人气:

《隔壁有个神探欧巴》为夏枯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呆萌小警花的探案亲身经历,又萌又惊险!】亿万富豪离奇死于反锁的家中?连环杀人后不劫财劫色只劫骨头?女大学生频频失踪人心惶惶?还有什么奇葩案件,尽管放马过来!再难再邪乎,犯罪心理分析天才、呆萌小警花也分分钟给你破了!神探师父你说什么?约会?咱们天天一起破案,不就是在约会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早晨差一刻钟半点三十分,丁小钱在丁一劲的护送下出现在刑侦一队。

依旧是白色半袖衬衫和黑色裤子的搭配,脚上却换了一双黑色平跟鞋。若说与昨日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她眼镜都无法遮挡的黑眼圈。

“丁儿,第一天上班不适应吧,喝咖啡么?我给你泡一杯,提提神。”热情的小胡凑过去献着殷勤。

老连则说:“咖啡对身体不好,连叔这有茶,来一泡!”

丁小钱声都没吭就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了,拎着路上买来的汽水进了队长办公室,有几个点她需要和徐子谦探讨一下,昨夜没得到解决,她已经憋了一晚上了。

老连倒还好,小胡则有点挂不住了,嘟囔了句:“这姑娘,太不近人情了。”

丁小钱并不是不懂礼貌,她只是懒得讲话,而且她脑子里被昨天的案子充斥得满满的,更加懒得思考别的事情。

丁小钱自觉地敲门进入,徐子谦还未到,丁小钱放下汽水,转身出去拿资料。等到再次进来时,发现自己刚才拿来的汽水已经剩下半瓶,并且被徐子谦握着。

徐子谦回头看见丁小钱盯着自己手里的汽水,又抬手灌了一口。宿醉之后喝瓶碳酸饮料把酒嗝顶出来的感觉真爽。

丁小钱平静地盯着那瓶汽水,幽幽开口:“那是我的汽水。”

徐子谦又喝了一口,坦然地放下瓶子,好似没听到丁小钱的话,问:“资料拿来了吗?”

说到案件,丁小钱立刻抛下所有其他杂念,双眼中闪过认真光芒。

“是的,师父,关于这个案子的疑点……”

“关于这个案子的疑点我已经看过报告了,但你的报告上只单纯的从量刑方面提出怀疑,没有更全面更合理的提出疑问。”

徐子谦打断丁小钱的话,对她的报告进行着补充:“学术研究显示,大部分精神疾病患者没办法完成整个性交过程;由于基因问题,精神疾病患者绝少患有类风湿关节炎。你可以从这两个方面去取证,就能提出你的初步怀疑。至于你提出疑点的理由,根本只是假设。你要知道,假设是不成立的,不能成为呈堂证供。”

丁小钱如醍醐灌顶,她一直自认自己专业课程学习得非常不错,眼下看来,强中自有强中手,张院长让自己跟着徐子谦学习果真是最英明的决定。

“师父,你怎么会想到这些?”她认真地问。

“经验。”徐子谦淡淡地回答:“经历得多了自然就懂了。”

丁小钱半知半解地点了点头,徐子谦这两句话无疑是最大的提点。既让疑点完全合理化,又指出了她在案件中分析的不足。

她斗志昂扬起来,立刻起身道:“师父,我想去康宁医院那边一趟。”

徐子谦点了点头,忽然道:“等会儿。”

丁小钱安静地等着,徐子谦则起身出了门,没一会儿再度返回,手里拎着不下十瓶汽水,一股脑放在丁小钱面前。

“喝。”

刚刚被嫌弃,徐子谦不想占人便宜,何况还是新徒弟,他可不想被传出利用身份逼迫徒弟这种事情。

丁小钱听话地打开一瓶,慢慢地喝着。一瓶喝罢,又拧开了一瓶,继续。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听到两人轻微的呼吸声以及丁小钱吞咽汽水时的声音。

桌面上已经第四个空瓶了,徐子谦从口袋里也掏出一瓶,拧开之后学着丁小钱的样子,慢慢地喝起来。他仔细地品着其中的味道,没觉得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为什么她喝起来没完?

第六个空瓶放下,丁小钱匀速的动作终于暂停,徐子谦这才有机会问:“味道很好喝?”

丁小钱轻轻打了个嗝,微微摇头:“一般。”

徐子谦又问:“有那么渴?”

丁小钱再度摇头:“不渴啊!”

徐子谦阅人无数,破案无数,第一次遇见他完全搞不明白的人,声音略提高:“不渴喝这么多!”

“你让喝的!”她声音不大,却异常坚定,脸上那副理所当然的表情竟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子谦深呼吸两口气,他觉得很有必要和张院长沟通一下,究竟把丁小钱派到他身边是来学习侦破的,还是为了刺激他的。

他不说话,丁小钱也沉默。许久,徐子谦注意到丁小钱,忽然意识到自己没放话让她出去,她肯定又是等命令呢。

“还有事吗?”看着她欲言又止,他问。

“什么时候可以让我去卫生间?”她有些难为情,却不得不提。

徐子谦赶紧摆手让她走人。

康宁医院里,黎光情绪明显较之昨日平静了许多。丁小钱和驾车带她来的同事一起进了病房,选了一个绝对安全的距离,打开卷宗。

黎光的口供还算清晰,他称自己曾经有精神病史,但一年前康复,没有再复诊。之后一直在天马科技有限公司做推销员,三个月前开始幻听。因为怕失去工作而继续硬撑,每天过得都很辛苦。

而谈到昨天的强奸过程,黎光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昨天,我正在南区发传单,刚好有几个高中生放学从我身边经过……”他吞咽了口唾沫,脸上带着后怕和懊恼的表情,偷瞄了丁小钱一眼才继续说:“可谁知道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不停地在我耳边重复着说,走在中间的那个高中生表面清纯,背地里龌龊,罪孽深重,我必须要惩罚她,一定要惩罚她才可以!”

黎光低着的头开始用力左右摇晃,想要驱赶走耳边声音一样。

丁小钱十分平静地看着坐在床上的黎光,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绪。

黎光忽然抬头,满脸痛苦的表情一瞬间变得狰狞,就连说话声音都变了:“她是贱人,我必须要惩罚她,只有惩罚她才能救赎她,才能洗干净她身上的罪孽……”

他嘿嘿一笑,露出牙齿,表情阴森:“我一路尾随她,她毫无察觉。我一直跟着她到她家门口,趁着她开门的机会上去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拖到了天台上面……”

他的表情忽然一变,一脸害怕地用原来的声音急切地解释:“我也不想的……可Mafia说我如果不这么做,就会杀了我老婆,杀了我女儿的……”

好似川剧变脸一样,他瞬间又是满脸狰狞:“我把她带到天台,那个贱人居然还敢挣扎。我把她丢在地上,扯她的衣服,她居然用脚踹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