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错嫁之情殇

更新时间:2020-03-23 10:44:50

错嫁之情殇 已完结

错嫁之情殇

来源:落初 作者:姬秋 分类:言情 主角:玉岚悦嘉儿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姬秋原创的言情小说《错嫁之情殇》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玉岚悦嘉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十年前的那场相遇,她为他挡了一箭,本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一场蓄意的刺杀交织在一起,十年后她带着求来的婚约,然而十年的空白,她错过的不仅是年幼时的承诺,还有十年的时间里他生命岁月的际遇,他把另外一个女子错当成是她,他给予她的是疼宠与怜爱,是无限的包容,年幼的承诺成为她一生的执念,她所追求的幸福原来却是破坏有情人的利剑,伤的却是三个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好了,都站着做什么,还不坐下喝酒,这可是恒王大喜之日。”正主走了,苍泽铭只好发话,不然还不知道婚宴要乱成什么样子。

而苍泽铭自己,却在说完话以后,独自离开了。

“呜呜,恒哥哥,玉姐姐是不是不喜欢月儿,我,我……”正在新房的刘月趴在苍泽恒的怀里委屈的哭泣,苍泽恒只能怜惜的安抚着。“月儿,这不是你的错,不哭,都是那个女人。乖,月儿,你一哭,我的心都痛了。”

“嗯,嗯,恒哥哥,月儿不哭,不哭”刘月死劲的想要咽下眼泪,泪水就是不听话的越流越急,苍泽恒见了更是怜惜了,一把抱住了刘月,低头轻轻的吻去了刘月的眼泪,倒弄得刘月一脸的羞红,也不再哭了。

“等等,恒哥哥,还是把玉姐姐放出来吧,今天是我们大喜之日,月儿不想闹了不愉快,而且我们新婚就把姐姐送进了地牢,月儿觉得不吉利。”知道简单的说,苍泽恒是不会她愿放玉岚悦出来,所以刘月专挑今天是大喜之日的的说,缠了好久才让苍泽恒同意放玉岚悦出来,但却要被禁足,禁足其实是好听的,实话就是软禁。为了实施计划,刘月又劝了好久叫苍泽恒出去招待客人,新房这才剩下刘月一人。

陈腐的霉味,阴暗的湿气,恶臭熏天。那些已经死去却还未来得及处理的腐烂尸体,在阴暗潮湿的环境下,更是快速的腐败,蠕虫翻涌爬行,蛇鼠横行,让人一阵反胃。这里是连狱卒都不想驻足的地方,这里便是恒王府关押重犯的私设地牢,连一丝阳光都无法渗透的恐怖地牢。

地牢位于恒王府西南方一个隐蔽的山林里,平时是没有什么犯人的,已经荒废很久,陈腐的霉味已经到了让人呼吸都困难的地步。这里似乎早就被人遗忘,沉寂的让人想起了乱葬岗,阴森、悚然。

在地牢最深处,那用来关押最重要犯人的,最为肮脏、阴沉、潮湿的囚牢,玉岚悦呆呆的坐着,低垂的头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是落寞、是忧伤、是不甘、是怨恨,无从而知。她只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低垂的头似乎正是在专注的看着,她的手现在还略微的刺痛着。

在刘月敬酒,她的手指接触到她的手后,她的手居然突然剧烈的疼痛,于是接到手上的酒杯掉了,可是她没有挥开刘月的喜帕,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小姐。”嘉儿的哽咽声音传来,打断了玉岚悦的思绪,玉岚悦抬起已经红肿的脸颊,莫名的看着嘉儿。“嘉儿,你怎么过来了。难道他把你也关进来了?”

“快点儿,要是被王爷发现你来地牢,我们都要没命。”玉王妃在婚礼上居然拂了刘王妃的喜帕,那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儿,还不知道王爷怎么处罚玉王妃,要不是看在嘉儿苦苦哀求的份上,他哪敢藐视王爷的命令,独自放嘉儿来地牢看玉王妃。

呼,还好嘉儿没有一起被关进来,这个地方嘉儿怎么受得了。玉岚悦听到侍卫的呵斥,这才放下心来。

“小,小姐,王爷他怎么能那么狠心,您也是他的王妃啊。”

“我是他的王妃,可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不是吗?好了嘉儿,不要哭了,会没事的。”她已经不奢求了,居然他都已经忘却,如此无情,那她还有什么期盼的。既然谁都不能当她的依靠,那她就依靠她自己,十年来她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有什么好忧伤、难过的。

经过了婚宴上那些人的讽刺,以及苍泽恒两次的无情,玉岚悦已经决定放下,即使现在还有些心痛,但那又如何,时间会改变一切,她收回以前还在期盼的念想。从此以后,她只要求好好的活着。

可是玉岚悦决定放下,并不代表着,别人会轻易的放过她。比如已经厌恶她的苍泽恒,比如暗地视玉岚悦为死敌的刘月,比如此时正无比担心她的嘉儿。

“可是小姐,您……”嘉儿终究是不甘的,她的小姐怎么可以受那么大的委屈,她才是圣上钦赐的恒王妃,是那个刘月把她的小姐害成这样的,如果不是她要敬酒,怎么会发生那种事情,小姐才遭受了宾客的讽刺,情绪不稳,又要受她的炫耀,小姐怎么受得了。

“嘉儿,快回去吧。不要让王爷发现了,我没事的,忘记小姐的身份了吗,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是了,老爷是太傅,是皇上与王爷的老师,现在小少爷又手握重兵,小姐一定会没是的。

“走了,走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要被王爷发现了。”外面的侍卫催促。“小姐,这是嘉儿带的膏药,您用着,是嘉儿没用,小姐,嘉儿等您出来。”嘉儿也怕被恒王发现,倒是受罪的肯定是小姐,于是急忙的把带来的药膏塞给玉岚悦,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哎,玉岚悦这才扶着脸上的红肿,兀自叹息,并没有抹上嘉儿送来的膏药。

“哟,小姑娘韧性不错,身中绝死之毒,居然还能如此润色的活下来。”一道突兀的声音响起,倒是吓了玉岚悦一跳。

玉岚悦转身才看到,原来地牢居然还有另外一个人,花白的头发,佝偻的身躯,气息飘渺,难怪她一直都没有发现,要不是她自己出声,或许她会一直忽略。

她刚刚说她身中绝死之毒?她怎么会知道。“前辈,你……”勿怪玉岚悦惊呼,她的毒可是连她的师傅,江湖上的酒神医都束手无策,只研制了毒发时能缓解疼痛的药丸,这个老人是谁,居然远远的就察觉到她身中剧毒?

“啧啧,咳咳,小娃娃,老妇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也治不好你那毒,不过身为习武之人,被人暗算都没有发觉,啧啧……”老妇人原本屈身地牢一隅之地沉睡,从玉岚悦送进来那会,便已经惊醒,并且暗暗的观察起来,这一看便发现玉岚悦身中剧毒。原本她也没有那个好心提醒,只是细一看之下,却发现玉岚悦中毒年月久远,本早不该活在人世,可此时却活生生的摆在她的面前,那种韧性让她想起了年轻的自己,这才出声惊扰了玉岚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