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医

更新时间:2020-08-01 09:36:57

锦医 已完结

锦医

来源:落初 作者:阿恩 分类:言情 主角:叶念锦安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医》是阿恩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念锦安静,书中主要讲述了:幽暗年华,一个女子为复仇而生  明月,一位惊才绝艳的奇女子  这万里锦绣的天下,她曾如一轮明月照映江山  可是这是女子该有的归宿嘛?  纵能手握智珠,她也只如普通女子一般,希望有一个家,可归处何寻?  是指点江河的君主,还是能牵着她映照明月的少年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居然还活着!他居然还有脸来这个里寻欢做乐,难不成,他忘记自己在这里做过什么嘛?

他在这里杀害了与他朝夕相对的妻子,杀害了教授他医艺的师父……

难不成他就不曾午夜梦回中有过一点一滴的悔意,应该是没有的吧,若然有过一点半星的后悔或是愧疚,他怎么还有脸来这个地方寻欢做乐。或许他早就忘记了他曾经在这里跟着他的师父学习医术,忘记了他曾经以入赘的方式娶了师父的独女为妻,住进这府里近三年,忘记了他曾经的师父,后来的岳父这一家人对他的照顾与恩情。

更不记得在这里执过一个名唤念锦的女子之手,然后又用万安又用自己的双手沾满了这些他曾经亲人的血液,这样的人居然还会在这里故地重游,只为了狎好官妓。

叶念锦回想着这一切,脸上一片漠然,只是看着左侧香炉中檀香冉冉,满脸的决意,耳里似又回响起那鲜血弥漫时自己的誓言:

万安,你不用和我说什么夫妻之情,我永不原谅你,我今若死后必为厉鬼,使君等日夜难安。

言罢一眼横扫过那些仇敌的脸孔,好让自己能记住他们的样貌,在过去的十七年中,没有一日可以或忘,只是让困在那屋里寸步难行,她只能在寂寞的仇恨里煎熬自己。

或是上天终还是公平的,有感她叶氏一门死的冤屈,所以现在她终于有机会了,终于有机会了!不是嘛?

老鸨还在唠叨的叮嘱着什么,可是叶念锦却没有什么心思仔细听,就在刚才她动弹的那一次里,她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沉重还有疼痛,她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现在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只不过,她受了伤,这样的伤在她看来,其实并不是什么大事,要知道她的父亲可是以二十岁少年之身便出任太医院院判之职,少负奇名,素有再世药王之称的神医叶兰歌。

所以在香芙请来了那个所谓的张医师的时候,看着他那颤抖着把脉的手,还有开药时的样子,叶念锦几乎有出声提醒的冲动,可是却还是生生忍住了,她不知道这个身子原来是谁,会不会医术,可不能让人看穿了,真让人知道她是从地狱回来的恶鬼,会怎么样呢?

她不愿意深想这个问题,既然大家都认为她是明月姑娘,那她以后就是明月姑娘又如何?

她不在意借用一下她的身躯与身份,只要能离开那院子,只要能报仇,这些本就不重要。

不过,说起来这老鸨对她——明月姑娘,还真是客气,想来,这身子应该不会是香芙这类的小丫头,要不是这里当红的姑娘,便是有名的乐师,不过这两者比较起来,她当然更希望自己是个乐师。

就在这时候,突然在雨声哗哗中传来一阵喧哗,老鸨抬了抬眼,示意香芙出去看看,就在这时候,已经看见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不是说了嘛,我要你们这里的头牌明月过来献唱,怎么得,嫌爷的银子臭是不是?爷的银子臭,万大人的银子总不臭吧,不给爷面子,也不给万大人面子?”

这男子年纪约摸三十五六岁了,中等个子,穿着一件蓝布便装,腰间扎着一条很宽的玄色带;圆脸盘上,宽宽的浓眉下边,闪动着一对精明、深沉的眼睛,特别在他说话的时候,露出满口洁白的牙齿,一看便知道是保养的极好的,这样的人一般多数是富商,因为当朝有规,商为贱民,不可着锦衣,所以便是再富,也只能穿布衣,可是在其他方面,却是可以极讲究的。看他这般讨好万安,想来多数是药材商人。

老鸨只能无奈的说道:“黄员外,迎雪那里有这个胆子呀,你呀,你自己嗅嗅看,这明月的屋里全是药味,就知道了,我们姑娘是真病了。”

“哼,真病了?让某家看看。”虽说老鸨打着哈哈,可是这黄员外却是一步不让,只是继续说道:“便是病了又如何,爬起来给各位爷们敬个酒,也算全了礼数,我们来捧过她的场多少次了,她每次不是病了,就是去这去那了,真是瞧不起我们这些爷们了是不是?左右不过是个乐妓,真以为得了些名声,真就能把我们这些花钱的爷们不放在眼里了?”

“黄员外呀,你瞧瞧你这话说的,可让迎雪还有地站没有,唉,你看看,这医师,还没走呢,不信你问问他,只是我们姑娘总归还是没有招过姑爷,虽然说我们教坊里的姑娘不能说是冰清玉洁吧,但没开脸的清倌儿,还是要讲究几分的,你想想她是伤在了胸上,这样让你看来看去,以后我们明月可怎么招姑爷呀”

说到这里,老鸨明显感到自己怀里的明月微微动了一下,但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黄员外听到这话,却是一脸邪气的一笑,然后说道:“那怕什么,不成,爷们给你们当姑爷就是了,让爷们拔了明月的头筹,爷们能亏了你?不是我说的,迎雪呀,你眼皮子也太浅了些,在这里呆的久了,你还不曾瞧明白嘛?我们这些商人,虽然名不大,可是出手从来不比其他人小气。”

老鸨陪笑了一下,扶着明月在帐里坐好,然后走过去扶着黄员外说道:“行行,我迎雪呀,素来最公道,价高者得,不过,黄员外,你今天就赶紧回去陪万大人喝几杯吧,要不久了,万大人还以为你在这里忙着偷香窃玉,把他忘记了呢。小心万大人饶不了你。”

说着又用自己丰满的胸在黄员外的手臂上微微蹭了一下,那一动作,说不出的风情万种,看的黄员外立时都酸弱了几分,也不记得再继续坚持要明月出去的话了,不由自主的跟着老鸨便出了屋子,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还在帐里的“明月”不由有些难过的闭上了双眼,看来她不但是姑娘,还是一个快要开脸的头牌姑娘。

张大夫又叮嘱了一侧的香芙说了说用药的禁忌,正在这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便听老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万大人,我们明月只是有点小病,那里敢劳动大人呀,别,别,别。”

万安来了!她心里一震,不由睁大了双眼,好要看清楚自己过去的夫君,现在的仇敌,十七年不见了……

多少岁月如尘,繁华似梦……

岁月在万安的身上也留下了不少痕迹,他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原来清瘦的身材也微有些发福了,只崩的他身上的那件玄色锦缎衫子紧紧的显出腰上的浮肉,只一双眼睛还是闪闪有神,他一走进来,就打量了一眼依在榻上的明月,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若是别人,自然不一定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可是她是谁呀?

他们少年一起学艺,后来又做了几年的夫妻,她怎么会不知道,他的这个小动作,代表着他在思索,想到这里,她的心里不由一动,她十分了解万安不是十分好色的男人,在他心里权势,金钱都比女人重要的多,可是今天他们这样一而再,再而三不顾身份,坚持的要见明月可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就在这时候又有一个女子跟了进来,她身着绛红绣金宫装,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一头青丝梳成华髻,繁丽雍容,一头的金华玉珠,莹亮如雪,星星点点在发间闪烁,灯光的照映下,令人目晕。她步伐轻盈,手中却是紧紧撕扯着绢帕,柳眉倒竖,美眸含威,三两步就走了进来,然后说道:“万大人,您这样,可是不满意紫薇?”

“你这小浪妮子,火气好盛呵……”老鸨跟着万安一道进了屋里,调笑的嗔了紫薇一句,声音清脆,却又说不尽的慵懒妩媚。

看见老鸨已经拦在屋里,紫薇明显也松快了几分,放慢了步子,慢条斯理走来,她身着的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此时步态生莲,更显出不盈一握,仿佛弱不禁风,只那眼中的笑意更添了几分明媚,端的是个美佳人。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目的,但是明月可以感觉到得,他们都不想这几个人为难自己,所以她不由对老鸨与紫薇多打量了几眼。

“万大人。”老鸨看见紫薇拦住了万安,便赶紧在一侧沏了新茶,送到了万安面前,自有后面跟进来的小婢们摆好端到了万安面前,老鸨一边送茶一边说道:“万大人,你且坐在这里,让明月以茶代酒敬您一杯,也算是她给您赔个不是,回头等她身子好些,再登门道歉,您看可行?”

“叮”的一声脆响,万安端起了杯子,又放下了上面的盖碗。接着徐徐吸了一口气,那种样子,本来应该是极失礼的,可是由他做来,却显出这么多年居于高位时练就的风雅姿仪,那动作好像是微风拂开了柳树的枝条,慢慢悠悠的做出来说不出的好看,可是那动作一出,一直笑着的老鸨与紫薇一起呆了呆,明月不是长在这教坊司里的人,自然不知道这些恩客与老鸨之间俗例,要是万安受了这茶,今天这事,也就算过去了,可是万安这样子,显是不受的。

其实万安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往日里,老鸨对这位万大人没什么太深的印像,来这里的人,他年岁不是最老的,也不是最青的,不难伺候,当然,出手也不阔气,最重要的是,他的职位不高不低,实在没什么能让人记忆深刻些的地方,便是他总请去相伴的紫薇,对他的印像也近乎是止于此,可是今天,他似乎十分不好讲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