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如果你在如果我来

更新时间:2020-06-30 08:40:26

如果你在如果我来 连载中

如果你在如果我来

来源:落初 作者:赵子璐 分类:言情 主角:桑朴 人气:

完结小说《如果你在如果我来》是赵子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桑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再与苏棫朴相见——他站在楼上,俯着身子看着下面。而我便是楼下众多安装工的一员。清一色的男人中间就我一个女的,穿着公司统一配发的帽子与绿色工作服。直到他从楼上下来,一副不咸不淡的语气:“没想到,你竟然做了组装工。”我才知道,我与他是真的分道扬镳了。我说:“是啊,做组装工有什么不好,锻炼身体又能挣钱。”看着他的脸色一青一百,我知道我终于赢了一局。他说:“你开心就好。”如果我没听错,他的话里好像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这不禁让我想到,如果拿我现在的情况写篇文章,可以这么取名《惊!某名牌大学女学生毕业竟去做组装工!》,应该能获得不错的浏览量。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自嘲了一下,抬头就对上他凌厉的目光。&n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001SD危机

“新工服什么时候能发送到员工手里?”苏棫朴问。

“合作厂商回复的是一周。”陈光回道。

“三天,三天内送不来货,就没有下次合作了。”

“好的小苏总。”

“上半年和下半年的销售数据分析出来了吗?”

“出来了。上半年定制销售1200万,下半年迄今为止定制销售1000万,均单值2.8万,成单率64%,二次上门率100%......”

苏棫朴眉头紧皱。

SD创立于1988年,说起来已经将近30年了。

刚创业那个时候,是生意最好做的时候。

市面上企业少,卖场少,消费者可选择性不多,新产品一面试往往是供不应求。

后来在国家政策扶持下,各大家具制造厂商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

有点实力的自己研发,没有实力的东模仿西借鉴,也能在市场上分一杯羹。

再后来,各大家居卖场开始进入市场,它们对家居建材资源进行了整合,价格逐渐变得透明。

消费者的需求随之变化,从刚开始对家具的刚需演变到后来对家具风格、材质、外观、性价比的追求。

传统销售模式受到冲击,各大商家五花八门的促销活动随即应运而生:

什么元旦、315、五一、十一......

什么团购、厂购......

只要过节,就要卖货;不过节,创造条件也要过节。

过节,等于卖货。

这样的风气一直持续到2016年年初,家居行业迎来了又一个风向浪潮,全屋定制整屋设计之风盛行,私人订制量体裁衣不再只是高端人群的代名词。

于是,2016年12月31日,SD这个专做高端实木家具的老牌家具品牌,在城东万珊家居开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家高端实木全屋定制店面,号称全屋定制1.0。

2017年12月31日,在城西长虹家居开了自己的第二家高端实木全屋定制店面,号称全屋定制2.0。

马上要到2018年12月31日了,城西万珊家居正在筹备第三家高端实木全屋定制店面,号称全屋定制3.0。

迄今为止,形势不容乐观。

单量、设计、产能、安装、售后,都是如今SD正在面临的困难。

苏棫朴算是临危受命。

他在日本学的管理,又兼修的设计,在这个时候,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做这个救命稻草了。

002

SD在汉城大大小小一共有28家门店。其中长虹的5间店面和万珊的6间店面,贡献了一半以上的业绩。

苏棫朴此刻就站在城西的长虹定制店面,他的面前站着驻店设计师和店面销售,一前一后站了两排,一共16人。

苏棫朴问:“哪位是设计部总经理。”

一个扎着小辫的中年胖男人站了出来,对苏棫朴道:“小苏总,我就是。”

“秦总......”

“秦至方。”

“咱们上去聊。”

2.0店面坐落在城西长虹顶层,是个复式的店面。

一楼正常摆放的都是SD的定制产品,入户柜、榻榻米、橱柜、衣帽间等等一应俱全。

二楼的功能更加多元,除了两间风格不一的单独VIP会客室,剩下的公共空间被大致分成了四块,设计区、儿童游乐区、软装区和烘焙区。

可是,除了两个会客室,其他的公共空间好像并没有起到他们该有的作用。满地的图册、书本、图纸,杂乱无章。

门板展示区的地方放着一块做好的名牌,上面镶着几个发光的大字“吉吉室内工作室”。

七八个打扮前卫潮流的人,分坐在三张设计台前,四仰八叉,没有正形。

苏棫朴只是淡淡的环顾一周,便被秦至方请到了新中式会客室。

黑檀木的茶台上覆着一层斑驳的茶垢,茶凳跟茶柜上落了一层痕迹不均的土。

见秦至方要关门,苏棫朴说:“不用了,我就几句话。”

“您说。”秦至方说着烧开了壶中的水,将茶壶中的陈茶倒进了垃圾桶里。

“桑黎阳之前,是长虹的设计主管对吧。”

“对,只不过她现在不在这里了,申请去跟安装了。”

“为什么呢?”

秦至方一笑:“小苏总这个您怕是问错人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呢,说调走就调走了,我也觉得很是突然。”

语气里有不齿,有嘲讽,有幸灾乐祸。

秦至方将茶壶中的水倒在茶台表面,茶渍一点点的被冲淡。

推拉门突然被推开,一个戴着帽子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进来:“秦总……”

看到苏棫朴,他一愣:“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人。”说着就要退出去。

苏棫朴拦住了他,起身道:“你们忙。”

003

“秦至方,1980年生人,学的是酒店管理,从国外留学回来以后一直在各大五星级酒店任职;三年前回汉城,先后自己开了酒店、民宿等等,因经营不善被迫关门;两年前转行到家居行业,专门做进口家居渠道业务,先后在BOOM电器,LINDA橱柜任渠道经理;去年6月份空降至SD担任全屋定制部总经理,负责整个汉城市的定制版块。”

陈光说完,又补充了一句,“秦伯益是他父亲。”

“谁?”

“秦伯益,前汉城市老领导,今年11月份任职期满刚刚退休。”

没想到。

“既然如此,秦至方为什么来SD了?”

“秦伯益与大老板是至交。”

这倒是值得让人深思。

苏棫朴让陈光调来了一系列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在秦至方任职期间,部门员工离职率高的吓人,流失的技术人员先后被菲林大家居、艾森大家居等行业巨头挖走。

“据我所知,咱们给员工开的薪水在行业内部并不低啊!”

“是的小苏总,因为正在推广全屋定制的关键阶段,相关技术人员的薪酬只能说是只高不低。”

“吉吉工作室,又是怎么回事?”

“6月份秦总入职以来,他所有的人脉也自然而然跟着来了,吉吉工作室就在其中。吉吉工作室创始人名叫周喆,很年轻,国内一所不入流的大学毕业后又出国去镀了一层金。今年3月份之前的工作室合约到期后入驻的SD2.0店面。秦总当时出具的可行性报告上写的是,SD与吉吉能达到双赢。”

“继续。”

“吉吉入驻SD九个月以来,场地租金、水电都是SD在负担,从3月份到现在一共成交了1个订单,共计16万;因为不可抗力等因素,搞黄了SD九个订单。”

苏棫朴一笑:“挺有意思。”

“据不完全统计,他们把店面的订单切到渠道去做,从中间互拿回扣。”

陈光说完,一脸正气的看着苏棫朴。

“为啥这种表情,你不应该见惯不惯了。”

陈光瘪了瘪嘴,没回应。

004八毛

桑黎阳与邴八毛合租的房子在外环线边上,别墅群里的一个小独栋。当初看房子的时候,桑黎阳站在阳台上看向窗外,满眼都是湖景。当时她一下就决定了,她要租在这里。

邴八毛就不一样了——

她的眼光一开始就瞄准了别墅群旁边城中村的小吃街,便宜、品种多样、好吃量大。市里面哪有这样的地方?

邴八毛的人生信条就是“民以食为天,什么都不能大过天”。

邴八毛其实并不叫邴八毛,原名邴越。八毛的由来只是因为有一天她去买烧饼,刷微博正好刷到了爱豆回复她的评论,于是她一时间振奋过头老板转账过去了八块。等反应过来她又屁颠屁颠跑去问老板要钱了,由此错过了公交车,于是自然而然的迟到了,被领导扣了八十。

那天晚上正好邴越公司团建,等团建回来,邴越一身酒气,她顺手拿起门口的卸妆水跳上沙发,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她拿起卸妆水说:“Everybody,大家晚上好,欢迎你们来到邴仙女的演唱会。”

“嗯,好。”桑黎阳附和的拍拍手。

“来,大声喊出我的名字,我是谁。”

“邴越,邴仙女!”

“嘁,我改名儿了,从今天起,我叫邴八毛。”

看到桑黎阳疑惑的神情,邴越又是唱又是说,桑黎阳才算是理清楚了整个故事脉络。

“那你叫什么八毛,你不应该叫八块吗?”

“你傻啊,八毛比八块好听多了好么。”

“叫八十也行啊。”

“桑黎阳你智障吗,还提八十。”邴越白了桑黎阳一眼,“我就是个二B,追什么爱豆。从今天起老娘脱粉了,回粉算我输。”

说着邴越倒在沙发上,嘴里还喃喃道:“八十,得买一百个烧饼了。”

桑黎阳心里暗自肺腑,邴越的价值观真的能令人跌破眼镜,平时给爱豆打榜大几千上万的往里氪,这会因为心疼八十就脱粉了。

真是她不能理解的世界啊。

005

邴八毛与桑黎阳是高中同学,家境殷实,父母常年做出口贸易生意。大学毕业后回了汉城,专业是外贸交易。

用她的话来说从小循规蹈矩,在家长眼里属于“别人家的小孩”。可是成年了,她反而叛逆了。

她不愿意去自家公司上班,也不愿意住家里。

于是毕业去了学长的自媒体公司,跟一群人创业;也从家里搬了出来,跟桑黎阳合租。

桑黎阳出来租房的理由就更简单了,离公司近,步行十来分钟的路程。她晕车,不愿意折腾。俩人微信一聊,情投意合。至于邴八毛还存着什么小心思,那是就是桑黎阳做的一手好菜。

自从桑黎阳生了一回病以后,家里人对桑黎阳的要求就一条,身心健康就行。

很多外地上学的孩子羡慕本地人,但是本地人也羡慕外地人:自由、独立、远离父母的绝对控制。

新工服意想不到的来的很快,没两天便发到了员工手里。桑黎阳把工服拿回了家,扔进了洗衣机。

邴八毛在试刚买回来的粉底液,看到桑黎阳抱回来的工服就开始嚷嚷:“我说你,不会就一直干安装工吧?”

“那怎么了?”

“我去,大姐,你是个女人啊,你能不能稍微收拾下自己啊。”说着邴八毛凑了过来,“你看看你,这有两个月没,都黑成什么样了。”

“做设计师不好吗?为啥非得去遭那个罪。”

桑黎阳没理会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跟你说话呢。”邴八毛说着往桑黎阳脸上抹了点粉底液。

“我见着苏棫朴了。”

“啊,谁?”邴八毛一下子激动的跳了起来,“在哪见的?”

“就在工厂。”桑黎阳顿了顿,“他竟然是我们大老板的儿子。”

“我去,这么劲爆的吗?没看出来这小子隐藏的挺深啊。”邴八毛一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那这么说他成你领导了?”

“算是吧,也不是我直属领导。”

“咳咳,桑黎阳,没想过旧情复燃一下?”

“我跟他有什么情可复的。”

嘴上这么说,桑黎阳脑子里却正在高速运转——

好像所有人都以为,她跟苏棫朴有过曾经一样。

“哇,桑黎阳,我发现你这个女人真的太可怕了,穿上裤子真是六亲不认。”

“胡说八道什么呢邴八毛,我给你个机会请你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我说的不对吗桑黎阳,苏棫朴到底哪里想不开看上你了。”

桑黎阳也不知道苏棫朴为什么看上她了,如今看来,他高学历、长得好、家世好、人品好、又年轻......

桑黎阳比苏棫朴大了两岁,这两岁像是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鸿沟。

她睡不着,起身坐在椅子上发愣,邴八毛说自己晒黑了,她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确实是好像有那么一些。

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条细纹。

女人果然一过了25就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衰老,真是怎么都躲不过的魔咒。

其实,桑黎阳也不是一开始就跟苏棫朴是同班同学。

006

自从邴八毛知道了苏棫朴回来并且做了桑黎阳领导以后,她有意无意都表示出对桑黎阳的关心。

“小桑,我今天去你们公司找你啊?”

“小桑,我今天休息,给你送饭啊?”

“小桑......”

“小桑?”

“桑黎阳!”

桑黎阳听的都烦了,她冲着邴八毛说:“你干脆别叫八毛了,改叫八婆吧,好不好。”

“我去,大姐,你真的就这么跟他无疾而终了?”邴八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那上高中的时候你俩的眉来眼去都是什么?”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等到时候可有你后悔的。”

“你别整的好像我跟他有过什么似的。”

“朽木不可雕也,你知道说谁吗?说的就是你,你就是朽木。”

“对,我是朽木,你这个巧手匠还管我这个朽木干什么。”

其实邴八毛也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对他俩的事这么上心,高中的时候俩人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说陌路就陌路。

她不能接受。

她并不知道苏棫朴与桑黎阳之间发生了什么,只是单纯的觉得,俩人金童玉女、郎才女貌,就应该在一起。

可是桑黎阳说:“我都提辞职了,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为什么?那个姓秦的又欺负你了?”

“我都申请调岗了,他手也不能伸那么长。”

“那为什么?”

“不为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