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以战之道

更新时间:2020-06-30 08:41:10

以战之道 连载中

以战之道

来源:落初 作者:睹思 分类:玄幻 主角:艾薇格芬尔 人气:

《以战之道》作者:睹思,玄幻类型小说,主角:艾薇格芬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本文为架空奇幻世界,架空世界设定为二战末,无系统,无穿越,无原作光环buff的原创作品,请书友们酌情选择。Mua~)架空国家海顿威帝国处于内乱时期,代表帝国一方的帝国军与不满朝政的黑马卡军展开一次次博弈进行了长达十余年的战争背景。在战乱下,帝国军的豪门巾帼艾薇与黑马卡军的杀手展开一系列跌宕起伏后,观念不同的两人谋合一起为破除这个长达十余年的内乱僵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嗨,户老大、刚才您这么威风哪敢和你相提并论啊。”萨斯特从酒馆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切,你小子进城第一时间不也屁颠屁颠地跑到酒馆里泡马子。”户很随意地坐在门口的阶梯上。

“你别胡说八道啊,你送黛尔姐去医院后,我是过去送完晚餐再去的啊。”萨斯特反驳道。

“哦你还挺有良心的呢.....黛尔怎么样了。”

“情况稳定,今早力量透支过度而已,吊几瓶生理盐水行了;还有将军说有任务,让你等下过去。”

“知道了,我处理完这里我就过去。”户站起来甩了甩手腕看了眼街上零星的明火,再度步入店中,萨斯特也转身隐没在小屋的阴暗角后。

“老板,抱歉啊,出了这么大的岔子,明天我叫军部给您赔偿费”户恭敬道

店老板晃了晃手,说:“小兄弟是我谢谢您了,这点破凳椅不值多少钱,最重要你保护了我的店员。”

“谢谢你啦,小哥。”那名被沙盗头目侮辱过的女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户看见她波澜不惊的表情硬是愣了一下,不够十分钟的时间里像换了个人似的。之前还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不知所措,现在则变得跟靓丽佳人似的。

看着户一脸懵逼的样子,她噗呲一笑:“小哥你太小瞧我了吧,我干这行也快五个年头了,这种事并不是新鲜事。”

她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喝了一小口酒说:“在红土城内像我这样受那群混蛋凌辱的还有大几百人。在以前海顿威军驻守时他们不敢这么猖狂,毕竟在那个米格道斯家那位大人手下没少吃瘪。”

“哦,继续说。”户听到米格道斯时兴致一下子起来了。

“这样的,以前的沙盗比现在好不了哪里去,但以前的沙盗团伙的规模比现在大得多,足足有上千人,每天都在沙漠商道上劫掠途径的商人,稍有抵抗便毫无保留地进行屠杀,对待城里的酒馆酒吧也是。大臣们发动了几次剿匪令,奈何山高皇帝远,附近的城主们没多少人愿意用自己不多的军队去干这号破事,所以他们才能膨胀得这么大。”

“但就在三年前米格道斯刚接任这里管辖权,就在来的第二天晚上,一个巨大的银色怪物将沙盗们的老巢翻了个遍。据说死了七八百的沙盗,最后剩下的残部躲进了石林里才躲过那个银色怪物的追杀。之后三年里,城里的酒馆酒吧再也没怎么发生过什么恶劣事件了。”

户点了点头低声呢喃道:“看来,米格道斯家的女儿不是什么庸才啊。”然后将门边的挂着披风重新披在身上。

“小哥,要走了啊,不再喝点吗。”

“不用了,军部还有点事,谢谢你今晚告诉我了那么多。”

“不客气,下次再来玩啊。”女服务员热情地给了户一个飞吻,户也是笑着摊开右手往空中一裹,将中指食指按在自己被寒风吹得略微发紫的嘴唇上,逗的她咯咯直笑。

红土城红土公馆,原本是米格道斯家老爷子给女儿修的豪华公馆,但沦陷后被黑马卡军当作了临时指挥部。

在辉煌宏达的公馆里,过百平米的餐厅被用来当作黑马卡的总作战室,用昂贵红木制作成的餐桌上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线路和各式各样的电报机,在矩形桌后的图版前一位高官目不转睛地盯着错综复杂的地形图,属于高层指挥官的深蓝军服以及胸前那颗盛开郁金香毫无疑问便是二线战场几个直属指挥官之一的莱克将军,军衔中将。

“一线战场丁达尼的军队又夺回了好几个城市,按照北部帝国军队的态势,北方军部似乎推测他们要开始筹备大反攻了。请求我军派出部队前去增援。”一名少尉军衔的通讯员把电报内容报告给莱克。

莱克点了点头,那名通讯兵敬了个礼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了。

“将军,你看怎么办。虽然我军攻破了这据守百年之久的红土要塞,但这座城的城防已经破坏的七七八八了,想要把守好这个庞然大物至少要留下两万人才能稳健地挡住日月城的海顿威军队。毕竟日月城城主也是帝国的一名虎将,手底下至少有两个师,若再加上米格道斯家族的后勤补给,是块硬骨头。”参谋长邹着眉头分析道

“在理,把第七第八军留下来固守要塞、修筑防御工事,将十二师和十五师调任一线战场。我记得卡姆在那边吧,把指挥权交给他就行了。”莱克坐在椅子上,脱开白手套,准备享用今晚手下人送上来的丰盛晚餐。

“真的没问题吗,将指挥权交给北方人。”参谋长担忧道

“嗨,老哥你跟我才两年,不知道卡姆这号人吧。他是八年前和我在这一起发家的,与我南征北战五个年头,我的部下对他也是了如指掌。他也是在你入职的前一年才调到北方的。不正好,有个熟悉我部下又熟悉北方战局的人,”莱卡将刚烤上的烧鸡扳开一边,将鸡翅扭下来问参谋长:“要不?”

参谋长婉言谢绝,莱克也没多说什么,自顾地啃了起来。参谋长摇了摇头,看着莱克吊儿郎当的样子无奈道:”我去把事情吩咐下去。“

莱克一边嚼着嫩滑的鸡肉对走向门外的参谋长道:”麻烦啦~~“

莱克嚼完鸡翅后,吮了下手指残留的酱汁,整理了一下衣襟,沉声道:”在门外站着干嘛呢,进来啊。“

户从踏进作战室,挺直腰杆对莱克行了个军礼

“报告。”

莱克摆了摆手,转动椅子,懒散道:“嗨,你还对我瞎正经,都说了不必搞得我得罪千万人似的。”

户正色道:“军士礼仪,不可不忘。不知将军唤我过来有何事。”

“喂喂喂,不用摆着这副生人勿近的姿态吧,当哥请你来吃个饭,成不。”莱克把香喷喷的烧鸡端到他面前,晃了晃。但户丝毫不领情,如泰山刻石一样岿然不动。

“好好好,咱说正事。”莱克实在受不了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行为,立刻把角色从滑稽演员转换回了将军的角色。

“刚才,今早战场报告送了过来,我稍微看了一下,有问题。”莱克端起战场报告,表情严肃道

“报告里说,战事在大约3点左右就结束,并且处理战场的那批人是我军直属团部,据他们送来的报告里写道:‘至今日17时整,我军大战告捷,据统计,此次战斗共击毙敌军3071人,俘虏962人。经确认战死人数近七成为米格道斯军。从尸体来看击毙高级军官有3人均为米格道斯军高级军官。米格道斯军8师一团团长犸夫少校,三团团长帕耶迦少校,师长副官麦克大校。我军伤亡较轻,战死战伤者共计829人......”

“都是米格道斯军队的人呐。啧,那女人还真忍心下得了手,壁虎断尾......”户不温不火道

“但这手确实玩得漂亮,连我这种年过四十的大叔也有点佩服这小女孩的决心了。相当的棘手呢。”莱克眉头紧促,沉吟道。

“杀了她吗?”户突然开口,语气依旧十分平和,像是在问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问题。

“慢,这小女孩是米格道斯家的独女,肯定掌握了大量的机密情报。这次的任务不是暗杀,而是监视与套话。监视日月城的军队动向及时向我汇报以及接近艾薇,把机要情报都套出来。”

“还有,必要时候,你可以按照你的意愿妥善处理。“莱克双手合十地看着他:”对你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户点了点头,不语。莱克看着户如清潭般的眼神双手一拍,满意地说:“很好。尽管米格道斯军历来铁桶一个,怎么挤都挤不进去。但如今被我们修理得像只落水狗一样难免会出现些混乱,趁这个大好时机混进去,接近艾薇。我会派萨斯特去帮助你的,事不宜迟,明早就行动。”

“是。”户点了下头,正准备走出作战室时,突然立在离门三步远的地方。

“还有事吗?”莱克问

“将军,今晚可能会麻烦到您。”

莱克努了努嘴,目光再度投向地图“没事,去吧,现在在城内应该没什么事能麻烦到我。”

户没说什么,一个瞬身就连人带影地离开了公馆,没留下一丝痕迹。

“将军,真的好吗,户先生大概是要去去对那群土匪开刀了,不是我们和他们之间不是有协议吗。”坐在最前的通讯兵摘下耳机,忧心忡忡地说。

“协议?老早就撕了。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对那群土鳖装孙子。他们从进城开始,他们那批沙地摩托就得挂上我的名号。我还打算另请杀手的呢,不想让户脏了手。没想到户倒主动请缨了,我反倒乐得清闲。”

莱克抿了口清香的沙茶,淡淡道“这也好啊,以户的能力,他办事我放一百个心。等他完事就到我们演戏咯,毕竟咱要做好人民的好帮手这个角色嘛。”

长乐公馆,原属红土城长乐商会会长的老宅,自长乐商会在此落根至今已有近半个世纪的历史了。尽管院子护理得很好,哥特式的建筑风格加上浓厚沙漠风的建筑,在四层高的楼房前有一片规模不小的花园,喷泉、假山、草皮、各式鲜花......但现在俨然成了沙盗的贼窝,三五成群的沙盗喝得醉醺醺地倒在这充满诗意的院子里,十分煞风景。只有少数的精英时刻保持着清醒守护在院子的深处。

今晚天气特别好,柔和的月光穿插在院子里的玫瑰花丛中。晚风轻送,带起少许的玫瑰花瓣。在这素白的玫瑰花瓣下藏着一双暗含杀机的瞳孔。

户以惊人的速度穿过院子里的小草地,但除了鼾声与流水声之外没有任何一点不和谐声响,户很快就接近这座房子的核心地带。在梁柱上,户观察着过往的沙盗,这些沙盗精神面貌与外头那堆醉鬼有着天壤之别,而且分工有序,几乎把整条走道都看得死死的。

“密不透风?哼。”户抓准交接空隙转出了房子外面,绕到了主房阳台底下,以户的能力三两下就攀到三层高的阳台。一到达阳台,他便猫子身子潜进房内。

这房间果真豪华,眼观至少有百来平米。天花板满是水晶的吊灯足以让人眼馋,更何况摆在角落的老古董了。户一个翻滚滚到了桌子后面,静静观察房内的动静。

在这房间的两个阳台中间放着一张大床,虽然隔着青纱,但婀娜的身姿让人浮想联翩,更何况户自打进这个房间就不曾停息的浪叫。户定晴一看,青纱后面纠缠的身影。

“三个女人,一个男人.....”户立刻作出了判断。

“嘿,宝贝来吧!.”一阵刺耳又恶心的语气传进户的耳里。

户点了点头,确认就是那名在小酒馆里出言不逊、为所欲为的沙盗头目。

一声音量爆棚的娇喘也预示着他已经完事了,他赤裸着身躯走出青纱,走到衣架前把浴袍披在身上,端起书架上的一只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呢喃道:“我说,你看了这么久是不是也欲火焚身了呢。”

户忽然一愣,自己的气息明明隐藏得完美无瑕,竟然被这不入流的瘪三发现了。今天是他出师以来除师傅以外头一次被人识破,看来不是什么地摊货。

户从桌子后面慢慢站起身来,如毒蛇般的眼神注视着他。

“喂喂,用不用这么吓人。要不要给你下下火。”沙盗头目倚着书架指着青纱后的曼妙身形。

“对了,你气息隐藏得确实不错,但你在怎么藏你的身体怎么也藏不住。”他自信满满地指着天花板的水晶饰品,晶莹剔透的水晶借着月光映出户的影子。

原来如此,这瘪三还挺聪明的……

户依旧不为所动,目光从未从他身上撤离,与此同时户脑海里正在构思上百种让这个男人安静死去的办法。

“不管用吗?果然名师出高徒,那老头子果然有两下子。”沙盗头目毫不保留地赞许,“但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神!”

他瞬间举起左轮,正准备扣动扳机时。一道银光一闪而过连带扳机与他右手食指齐齐被切下来。原本本能地想大喊,但一颗樱桃横跨大半个房间,不可思议地闯进他的喉内,压住了声带,让他无法在发出任何的声音。

短短一秒钟就让魁梧的沙盗头目束手无措,但在第二秒来临前,户已经到达了他跟前,幽蓝的瞳孔里杀意涌动。

第二秒...户拔出腰间特制的手枪,用装在枪管下的短刃割断了他的喉咙,但户力道控制得恰到好处,没有一下子割开一个大口子。血沿着伤口流出,一时半会还死不了。

户将瘫倒在地的他提起来,凑在他耳边用十分轻柔阴森的语气说:

“我知道你想叫救兵,别急,一分钟我就让他们下去陪你。”

户散发出让人战栗的杀机,随后轻手轻脚地将他放在地上,一转身就出了房门。一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有叫喊,只有切割皮肤的声音。偌大的庄园里原本只有皎洁的月光与白素玫瑰点缀而成的梦境,此时却被鲜血笼罩,促成了一个令人手脚发麻的屠宰场......

一分钟,户又如鬼魅般出现在沙盗头目面前,户身上没有沾上一点的血迹,甚至可以说一尘不染。但散发着寒光的短刃上挂着的血珠却说明了一切。

完了,全完了。在庄园里百来号沙盗全完了,全悄无声息地死在这男人手里。无论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沙盗精兵还是普通的狗腿,就在这短短的一分钟里。

“果然....是从那个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疯狗...名不虚传....”沙盗头目用尽余生的力气吐出了最后一句话,随后瞳孔放大,用尽了最后一口气。

户缓缓地站起身来,原本杀意如潮的眼神瞬间软了下来,黑色的瞳孔里透露着无尽的悲伤.....当年像沙盗头目这样的人都少惨死在他手下。

户很快就回过神来,抑制住心中的情绪,走到床边,冷漠地说:“你们现在可以走了,那混蛋死了......”

躺在床上的三名年轻女子一愣,一名胆大的女子披着被单走了出来,只见今晚将她们折磨得半死不活的男人现在一动不动躺在那里,借着皎洁的月光她看清了地上的血迹,她没有叫出来。

她径直走到尸体身旁,捡起刚才被户扔过来的银餐刀,往他脑袋用力刺了几下,确认死透后。连忙转回身去,对着另外两位说:“那名恶鬼不知被哪位神明大人施了神通,已经被制裁了,咱们赶紧走。”

两女二话不说穿上衣服就往外跑,虽然门外横死的尸体让她们浑身不舒服,但心里却十分感激那位“神明大人”。

红土城郊外。

“搞定了?”萨斯特咬着牛角包说

“嗯。”

“一如既往地快呢,我才刚出城就搞定了,不过才五分钟。”

“小事,将军会善后的吧。”

“嗯,到时他会将那批沙地摩托耙到自家家里。”

“那就好,走了。”户声影一闪隐入漫漫黑暗中

“哇,不等我吃完这刚出炉的牛角包。”萨斯特可怜巴巴道,也很快跟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