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重生正道栋梁

更新时间:2020-07-22 09:42:19

重生正道栋梁 连载中

重生正道栋梁

来源:落初 作者:劣者有点毒 分类:武侠 主角:江玄玄冰 人气:

主角是江玄玄冰的小说《重生正道栋梁》此文是劣者有点毒原创的武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练气宗师江玄偶然得到正魔两道无上秘法,本可解决自身功法留下的隐患却在关键时刻遭人暗算,人死灯灭,重生少年后江玄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秘法是真,设局杀人也是真,只是背后的阴谋者没有想到的是,江玄不仅得到了秘法,还带着它重新回到了江玄初次练气之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潮汐争涌,刀剑争锋,名剑谷内,刀光剑影,日月无光。

名家论器,论用武之器,论杀伐之器。千百年来早有定论,剑为百器之首,然而刀与枪才是战场上饮血最多的武器。

剑为君子所喜,刀为侠客所钟,枪为武将所倚,三者之争自然由来已久,武林中的刀剑之争更是无止无休,尤其在这名家论器大会之上。

名剑谷之外,一个熟悉人影缓缓到来。

江玄以三教失察为由平息了事端,然而来名家论法的目的是为了印证黑白宝玉消息的来源,江舟行等人暂留天坛与三教之人交涉,三教主事却对黑白宝玉的下落语焉不详。

看起来幕后之人是不会在此时露出马脚了,于是江玄独自一人来到了名剑谷,这里,或许有一位故人还在苦苦追寻刀剑之道。

“尸泊巨港岸,血满长城窟,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

名剑谷内,一声悠悠长叹,叹息人生遗憾。

“想不到刀剑无双的玉泽君也会作此妇人之态。”

一声戏谑,来自一个陌生的人,可为何他的神色却似相交数年的老友一般,玉泽君疑惑了,收起刚才的悲伤之态,问道:“我认识你?还是说你认识我?”

“不,过去的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但现在,我想你已经记得我了,我叫江玄。”

江玄见老友玉泽君仍然在此地,不由想起前世与他的相识。

“江玄?玄冰气宗的少宗主?你不去前面观看名家论器却跑到谷内禁地,想做什么?”

说完,玉泽君缓缓拔起石台上的刀剑。

江玄见状,笑道:“看来还是要打过一场才行了。”

不打不相识,一如前世那般。江玄气走全身经脉,七魄之限犹可撼动天地,顿时化纳此地风云之气攻向玉泽君薄弱之处。

相知数年,江玄自然知晓玉泽君刀剑路数,同是先天顶峰,以前都是平分秋色,可这次江玄就要占一占重生的便宜了。

玉泽君见来者不由分说攻向自己招数罩门,两眼懵逼,手中刀剑齐出,却是难当玄冰寒气之威,渐落下风。

“如何?”

江玄见火候已至,停下攻势,撤身回守。

“我输了,先机既逝,我不该应招的。”

玉泽君坦坦荡荡,毫不避讳自己的失败。

“嚯?那你是不是觉得由你先手,就不会败了?”

江玄一脸笑意地看着玉泽君。

“你对我的招数十分熟悉,我没有把握。”玉泽君淡淡说道,似是看出江玄的善意,同时认同了对手的实力。

“呵,你倒是狡猾,可知晓某一件事本身也是一种实力,然而就算我不知道,等我突破至玄冰寒鉴第八层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到那时,定让你心服口服。”

江玄承认自己确实是因为对他知根知底才赢得这次,可自己有着无相大化魔体不日便能突破先天,而玉泽君到前世自己死的时候还在先天顶峰停步不前呢。

“玉泽君并不在意输赢,刀剑之下,唯有生死。”

他闭上眼睛,一种隐晦的杀机充斥整片禁地。

江玄很慌,因为玉泽君动真格的了,要知道在前世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只得勉强笑道:“你果然藏拙了。”

“你听说过单锋剑吗?”

“那是什么?”

“名剑谷多年论器,有些人早就得出了答案,刀剑殊途同归,其结果便是单锋剑!刀剑虽形制不同,但其理相同,伤人取命,但单锋剑之所以为单锋,并非只求其强,实则为隐锋。其形如此,其理更显超脱。我虽然不用单锋剑之形,却已通晓隐锋之理,此刀,此剑,亦是单锋。”

玉泽君收起杀机,慢慢给江玄科普了一波单锋剑。

“这东西怎么听起来有点邪乎啊,那外面那些争刀剑之名的人是在干嘛?”江玄疑惑道。

“一群狭隘之人罢了,只看得到刀剑之形,却看不到刀剑共理。”玉泽君嘲讽道。

“我看未必,武林大事的背后少不了有心人的煽风点火。”江玄又是戏谑道。

轰!突闻一声天雷震荡,名剑谷内杀机四起。

一道身影立于云端俯瞰名剑论器大会众人,只见他脚踩浮云,手握一柄只开了一面刃的单锋剑,劈山断岳而来。

“好大的声势啊。”江玄见状嘲弄道。

“徒具其形的单锋剑罢了。”一旁的玉泽君也是不屑地看着那人。

“我,名剑谷之主,司空无涯,偶得无上单锋剑式,今日,正式为百器之争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单锋剑,才是百器之首,刀剑之君!”

司空无涯依仗着自己先天顶峰的实力力压群雄,强势终结刀剑之争,反对者皆被一剑枭首。霎时,名剑谷血流成河,沁入名山。

“我滴个乖乖,我还以为他要挑起刀剑之争,没想到是自己跳出来作妖!”江玄见状无语。

“今日一役,名剑谷自绝于剑界矣,司空无涯,没想到你还是执意要如此。”玉泽君无奈叹道。

“名剑谷之主,今日之事,我听雨剑宗记下了,走!”习松抱着南宫源的尸体,欲率门人离开,却是不料!

“我让你们走了吗?今日,我名剑谷正式登上剑道宗门首座,尔等签下此协议方能下山!”

司空无涯大手一挥,一张张协议书落入各个宗门主事人手中。

原本沉稳冷静的习松快速扫过几眼协议,却是不禁大怒,撕毁协议书骂道:“名剑谷不当人子!欲要吾等宗门俯首称臣,年年供奉,下辈子吧!”

“好胆!”一边的名剑谷之人喝到。

“敬酒不吃吃罚酒,即便是听雨剑印明轩,也不敢在我的面前大放厥词,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怒上心头,司空无涯极式上手,欲要以单锋之剑杀鸡儆猴!

就在此时!

“尸泊巨港岸,血满长城窟。但见沙场死,谁怜塞上孤。”

一道不世身影出现在习松等人身前,竟是!

“百年悲笑玉泽君!你要阻我统一剑界?”司空无涯停下极式,犹疑地问道。

“司空无涯,统一剑界的伟业你本可徐徐图之,何必如此,今日一役已经死了这么多同道,我已经知道你之决心,其余之人对你已经不构成威胁,玉泽君实不愿你再造杀业。”玉泽君劝说道。

“念在你与我数年同修的份上我可以容忍你这一次。”司空无涯冷淡地说道。

“哦?你要与我动武?”玉泽君淡淡一笑。

“哼。”一声冷笑,司空无涯隐入谷内。

玉泽君见状,摇了摇头,一步一步离开了这个所谓的剑道圣地,口中呢喃着入世之语:

“登山见千里,怀古心悠哉。谁言未忘祸,磨灭成尘埃。”

目送玉泽君离开的江玄微微一笑道:“还是那样喜欢独来独往么,不过既然已经结下善缘,日后的北荒战场上就有一位可靠的盟友了,好友,我期待下一次和你的再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