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盛唐豪侠传

更新时间:2020-07-18 10:04:18

盛唐豪侠传 连载中

盛唐豪侠传

来源:落初 作者:角仲吕 分类:武侠 主角:聂夔李贤 人气:

主角叫聂夔李贤的小说是《盛唐豪侠传》,它的作者是角仲吕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唐自建立以来武风盛行,江湖人才辈出,门派林立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废太子李贤被逼死于流放之地,引起江湖动荡。江湖变幻,仗剑而行。恩怨几何,物是人非。十七年后,少年初入江湖,凭手中之剑闯荡,谱写一段江湖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城在山中,山在城里,这便是渝州城。

房屋倚山而建,层层叠叠,顺着道路时而上时而下。房屋的高低在这重叠的空间里被重新定义,楼之上还有楼,屋之下也有屋。当你以为站在可以俯瞰全城的地方时,一回头却看到更高的地方还有人。

虽然巴蜀向来很热,但渝州城却是最热的,热得让人觉得产生此时已是夏天的错觉,而城又在山中,在这潮湿的春季,蚊虫显得特别多,好在渝州城的人热情,单凭这一点便能盖过所有的缺点。

聂萧的船在正午之前便已进了城,他带着骰子先到了客店梳洗,他洗了三遍才将全身的污垢洗干净,又换上了新衣,只是他长得不太好看,虽然浓眉大眼,但嘴唇太厚,皮肤太黑,特别是跟聂萧站在一起时,更是显得难看。

渝州城的经济很好,这里水路发达,又是入北方入蜀的必经之地,多有商客在此来往,街市间人来人往,颇为繁华。

骰子已经等不及要学武,但聂萧却不紧不慢地在城中闲逛,他忍不住拦在聂萧的面前说道:“聂大哥,你何时带我去找个师父?”

聂萧笑道:“这要看机缘,哪里是说找就能找得到的?你且安心与我逛逛,明日我去帮你打听城内有什么门派在招弟子。”

骰子瘪嘴道:“还要等明日,不如这样,你先教我些粗浅的,有些底子对也是好的!”

聂萧无奈一笑,抬头望了望,看到远处的山头上有个凉亭,便捡起一块颇重的石头,指着那亭子道:“我去那亭子处等你,你抱着这石头尽可能快的去到那里,我要试试你的底子如何。”

说罢便纵身而起,几个起落便消失在骰子的视线中。

骰子抱着石头掂了掂,少说也有三十斤重,他本就生得瘦,一直抱着已觉得十分重手,此时望着远处那亭子,还在雾里,心里便觉得困难,但一想到要为村子的人报仇,便咬牙走起来。

聂萧向来喜欢喝酒,他去酒楼里打了壶酒,再到亭子里慢慢喝,这渝州城的酒十分香甜,喝下之后令人浑身清爽,可解闷热之感。

亭子里坐着一个俊雅的男人,他一身白衣飘逸,端坐正中,面前摆着一张琴,那琴弦震动却不闻琴声,着实奇怪。

聂萧站在那人身后,闭目饮酒,时而摇头晃脑,时而点头称赞,只见那人抚琴之手越来越快,聂萧忽然睁眼,忍不住将酒往地上一放,将长剑拔出,舞了起来。

看那剑势凌厉,如入战阵之中,似有十面埋伏,以破釜沉舟之意挥剑,带着一往无前势,又感悲凉壮阔。

忽地那白衣人手法变化,聂萧紧随剑招其转,由快而慢,四周树叶随剑而动,带出一种难舍难断,凄苦之意。

白衣人再变,聂萧手中剑势亦变,此时如行云流水,剑剑连贯没有丝毫停顿之处,柔中带刚,如手持银练起舞,赏心悦目,似枯枝发芽,万物复苏。

最后白衣人双手弹跳起落,聂萧将长剑高抛空中,旋转几圈又落在手里,如此几番,如泉水叮咚,剑合身走,身随意行,剑似长虹,如烈日普照。

聂萧用剑将地上的酒挑起,狂饮一口扔向那白衣人,对方伸手接酒,只见那酒葫芦似被牵引,稳稳当当落在他的手里,他浅尝一口,露出笑容。

白衣人起身抱拳道:“知己难遇,在下叶无南,不知兄台姓名?”

聂萧将剑收了,回礼道:“在下聂萧,方才察觉叶兄琴意,忍不住舞起剑来,打扰了。”

叶无南道:“聂兄乃是第一个听懂我无声琴之人,如伯牙遇子期,怎会打扰?聂兄的剑术非凡,更令我佩服。”

两人相视一笑,落座于亭中而谈。

半个时辰之后,只见骰子从路弯处走出来,他满身大汗,走到亭边时终于支撑不住,一把将石头扔在地上,自己则瘫坐地上,累得连话也说不出来。

聂萧见他如此狼狈,便将酒扔了过去,并道:“这段路你走了快一个时辰,慢了些。”

骰子喝了几口酒,发白的嘴唇也恢复了些血色,终于缓过气来:“我只是看起来累,其实还有大把气力呢!”

聂萧笑道:“你已累得连话都说不出,竟还在嘴硬。”

骰子抿了抿嘴,看向叶无南问道:“这人是谁?”

聂萧道:“你不是说问人名字之前要先自报姓名吗?怎的到你自己身上就忘了?”

骰子爬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我叫骰子,你是谁?”

叶无南觉得有趣,答道:“在下叶无南,一个琴师。”

骰子看到亭中的琴,点头道:“以前我和我爹去城里玩时也见过在酒楼里弹琴的琴师。”

叶无南道:“我与他们有些许不同,我从不为了赚钱而弹琴。”

骰子问道:“那你为了什么而弹琴?”

叶无南道:“为了寻求真理。”

骰子道:“那你寻到了吗?”

叶无南摇头:“还差得远。”

骰子又道:“那你能不能弹给我听?”

叶无南问道:“你懂音律?”

骰子摇头道:“不懂,但我现在累得慌,你若能弹首曲子让我解解乏就最好不过了。”

叶无南哈哈一笑,当即坐到琴前,看他双手在琴上抚动,琴音参差而落,一个个单音缓缓飘出,渐渐编织成为一首清明柔和的曲子。

聂萧与骰子听着那琴声只觉浑身舒畅,宛如身处云端,随着清风飘飘荡荡,好像自己融入了那风中,拂过水面,撩动柳枝,清尝晨露,嗅闻花香。不知过了多久,琴声渐弱,最终直至不可闻。

聂萧睁开眼睛,只觉浑身舒畅,四肢百骸通畅,就连之前因内伤未愈的胸口塞闷也舒解了,不禁赞道:“叶兄此曲让人觉得如清风吹拂,令人浑身轻松,神采焕发!在下佩服不已!”

叶无南微笑道:“聂萧过奖了,此曲名曰清风拂,的确有舒缓身心之效。”

骰子伸了个懒腰,此时感觉全身精力充沛,舒服得忍不住大叫了几声。

聂萧道:“不要乱叫,别扰了他人。”

骰子收了声,活动了一下,方才的疲劳已经完全消失,他开心道:“想不到听琴竟有这样的益处,我觉得现在还可以再搬着石头来回一遍!”

聂萧调笑道:“既然如此,那你便搬着石头回去,然后再走回来吧!”

骰子一听,赶紧摆手道:“说笑而已,说笑而已!你看我已将石头搬上来了,你可以开始教我武功了没?”

叶无南听言,发问道:“他是你的徒弟?”

聂萧道:“不是,我与他在泸州的江边遇上,他所在的村子遭山贼屠村,因此无处可去,我便带他来渝州城打算找个地方给他安身,他说要习武为乡亲报仇,我便答应他帮他寻访名师,可他耐不住性子,偏要我教他些粗浅的。”

叶无南叹道:“又是个可怜之人,泸州有一黑虎寨,听闻寨主是个高手,纠集了上百名流寇,专门以打劫为生,不少村子都遭了难,官府也曾多次派人围剿,但他们从不正面迎战,一收到消息便躲藏起来,等风声一过,便又出来祸害百姓!”

骰子愤道:“这群山贼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要亲手将他们都杀了!”

叶无南摇头叹息,他抬头看了看时辰,起身道:“我该回去了,今日很高兴认识二位。”

聂萧道:“认识叶兄亦是我的荣幸。”

骰子见他在收琴,便走上去问道:“明日你在这里弹琴吗?”

叶无南笑道:“我每日都来,你若觉得我弹得还行,明天你来时我还弹给你听。”

二人目送叶无南离去,这山头上只剩他们两人。

骰子虽瘦,却不弱,他的骨骼粗大,身形灵活,手臂比常人要长一些,且手掌极为厚实,十分适合练习拳脚功夫。

聂萧点了点头道:“你的根骨不错,适合练习拳脚功夫,我曾学过一套灵猿拳,虽算不上什么绝技,但若练得纯熟却也算厉害。此拳法以灵活见长,招式大开大合,刚柔交错,需以腰背连通肩臂,力成一线猛发而出。”

聂萧一边讲解一边演示着拳法,只见他一掌打在树上,以内力震下树叶,他一步跳进落叶之中,身法灵活,脚步轻快,腾转挪移于落叶之间,出手迅速令人眼花缭乱,不知何时已抓了满手落叶,又见他将叶子扬在空中,招式开合间劲力贯通一线,激起的劲风不让叶片着地,直到他打完整套拳法,那数十片叶子才得以缓缓落地。

骰子在一旁看得欣喜若狂,不停拍手叫好:“厉害厉害!我若学会了这拳法就再也不怕被人欺负了!”

聂萧道:“拳法只是外功,需配合内功心法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我教你一些呼吸吐纳之法,算是打个根基,等你拜师之后也好更快的去学他家的内功。”

当即聂萧便将一些基本的吐纳之法交给骰子,又将那套灵猿拳拆解传授。

此后的几日,两人天天都来这亭子练武,骰子学得认真也不吵着要去找人拜师,而那叶无南也是日日来此弹琴,这一来二去三人便熟络了起来,可谓相交甚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