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体育 > 冠军教父

更新时间:2020-05-21 15:44:40

冠军教父 已完结

冠军教父

来源:落初 作者:林海听涛 分类:体育 主角:唐恩托尼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冠军教父》是林海听涛最新写的一本体育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恩托尼,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关于追求胜利的故事。  ——“我唯胜利论。我只追求胜利,只要能够获胜,全攻全守还是防守反击我都不在乎。职业足球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胜利,追求胜利的极致就是冠军。我是教练,不想丢掉工作,或者被人遗忘,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带领球队取得一场场胜利,取得一个个冠军!”  主角并不讨人喜欢。  ——“……我们做了一次被托尼-唐恩教练认为非常无聊的调查。在街头随机采访中,选择‘我讨厌托尼-唐恩’的人占了百分之九十三,而选择‘这家伙还不错,我喜欢’的人仅有百分之七。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人选择‘托尼-唐恩是谁?我不认识他’这一选项。马克,你知道为什么唐恩教练会认为我们的调查很无聊了吧?”《每日电讯报》的记者斯派克在接受BBC采访的时候哈哈大笑说。  但是也有人疯狂的热爱他。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托尼-唐恩被迫谈到前段时间《每日电讯报》的那次街头采访,他的回答是:“我很高兴,在英格兰诺丁汉森林队的球迷占了百分之七。”  而他本人似乎并不在意人们怎么看他。  ——“你们想让我说什么?承认自己并不受人欢迎,走到哪儿都是嘘声和中指。你们以为我会害怕?错了!害怕的是你们,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维尔福德训练基地的老门卫伊恩·麦克唐纳在比赛开始之前就打开了收音机,将音量开到最大,坐在门卫室里面安心听比赛。这个时候入选了球队大名单的球员们都在城市球场,没有入选的也都在家里或者其它什么地方。训练基地静悄悄的,只有从门卫室内传出的解说声音。

他还记得托尼·唐恩上午给他的笑容和承诺:“你会在收音机里听到我们一个接一个进球的消息的。”这让他充满了期待。

比赛开始不久,他果然听到了一个接一个进球的消息从收音机中传出。但这不是森林队的进球,而是客队西汉姆的。比赛才进行了半个小时,他所喜爱的球队就被做客的西汉姆灌了三个球。

他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

“杰梅恩·迪福,迪福,射门!球进了!真是一次漂亮的突袭!”

“迪福在禁区外面拿球……他突然启动,过了!会是2:0吗?Yes!杰梅恩·迪福,他梅开二度!西汉姆2:0领先诺丁汉森林!”

“Unbelievable!Unbelievable!!一脚禁区外围的凌空抽射!来自乔·科尔!真难以相信他才二十一岁!他是英格兰足球未来的至宝!这是西汉姆本场比赛的第三个进球,他们完全控制了比赛,森林队毫无机会!3:0,比赛提前结束!”

提前结束?你这个混蛋解说员,你在说什么?比赛只开始了三十分钟,我们还有六十分钟可以扳回来呢!麦克唐纳从来没有这么信任过代理主教练托尼·唐恩,此时此刻他相信这个男人可以兑现承诺。

他对这收音机挥挥拳头,就好像他也站在城市球场的看台上和身边的同伴们一起向客队示威。自从做训练基地的看门人,他已经有些年月没去过城市球场看球了。

城市球场几乎被嘘声淹没了。唐恩对这嘘声再熟悉不过了,三天前他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时候,围绕在自己耳边的就是这些嘘声。来自主队球迷的嘘声,发泄不满的对象不是客队西汉姆,而是主队诺丁汉森林。

在球场的一个角落,一群身穿西汉姆联队球衣的球员们簇拥着他们的队长,正在庆祝进球,庆祝他们本场比赛的第三个进球。

德斯·沃克懊恼的抱着头坐在唐恩身边,这场比赛从赛前准备到战术都是他安排的,唐恩说相信他,他很想用胜利来回报主教练对自己的信任,没想到上半场还没有结束,得到的却是一次被屠杀。

电子记分板上的0:3比分是红色的,鲜血淋漓。而向教练席上竖起的中指仿佛诺丁汉东北舍伍德森林中茂密的参天大树。让主队球迷愤怒的不单单是这个比分,还有场上球员们的表现。

唐恩在场下看的很清楚,如果他是森林队的铁杆球迷,面对这样的上半场三十分钟,他也只能用脏话和中指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他甚至怀疑场上的十一个人和自己一样,没有睡好觉。他们晚上集体出去嫖妓了吗?这群混蛋!他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想着。

唐恩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对面场边一架摄像机对准了他,将他的面部表情用特写镜头放在了转播屏幕中。负责解说这场比赛的人还是解说森林队上一场联赛的英格兰BBC著名足球解说员约翰·莫特森,他以言辞犀利,充满激Qing的解说风格出名。他刚刚用一系列溢美之词赞叹完了了西汉姆年轻队长乔·科尔的进球,这也是西汉姆联在本场比赛中的第三个进球。他甚至下了这样的结论:“这场比赛已经结束了!尽管森林队拥有非常辉煌的历史,但是如今的他们却像可怜虫一样在乔科尔脚下苟延残喘,担心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来到的下一波攻势!看看这样的森林队,看看他们身上的红色球衣,这真令人心痛!”

“托尼·唐恩教练似乎也对球队的表现相当不满。那么就请拿出点什么办法来吧!别总是在教练席上龇牙皱眉,你牙痛吗?事实上,这场比赛我们只看到他的助理教练德斯·沃克频繁起身指挥比赛,到底谁才是主教练?但有谁指望一个刚刚从球员位置上退下来的菜鸟新丁能够指挥甲级球队打败一支超级球队?赛前人们关于森林队代理主教练水平不够的质疑并非空Xue来风。托尼·唐恩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给球队带来丝毫改变,他甚至还不如他的前任保罗·哈特——据说唐恩教练的上任就是因为保罗·哈特向主席多格蒂力荐。我要说的是,保罗你看球员的眼光一向很准,但在看教练方面还有待提高!”

如果唐恩听到他被这么贬低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当场和这位著名的解说员吵起来呢……但是现在的他没心思去考虑别人如何评价他。他必须要改变场上的颓势。他知道西汉姆很厉害,只是看看这些人的名字,就知道他们有多厉害了。但这不是森林队应该失败的理由。

失败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好!

唐恩低声嘟囔着这句话。

沃克把头偏向他,他似乎听到了,但是又没有听清。“什么?”他问。

“没什么。”唐恩摇摇头。

“托尼,你得想个什么办法了,这样下去不行。”沃克把嘴凑到唐恩耳边,低声对他说。“鲍耶是打定主意看戏了,我觉得他巴不得这场比赛输掉!”

“你说的不错,那个老头子确实这么想的。但现在我也毫无办法。”

沃克对唐恩的回答很失望,主教练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当他对一件事失去控制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走到末路的时候。

“你认为凭我们的防守球员能够防住乔·科尔、李·鲍耶、迪卡尼奥和杰梅恩·迪福吗?”

沃克摇摇头,实事求是地讲,他的球队确实没法和这样一支超级球队抗衡。听听这些人的名字,要么是成名许久的老牌球星,要么就是全英格兰的新秀。

“还有,你认为就凭我们的前锋、前卫能够穿越卡里克、伊安·皮尔斯、托马斯·雷普卡、大卫·詹姆斯的防守,然后破门得分吗?”

沃克继续摇头,这条防线是国家队级别的,詹姆斯是英格兰国门,托马斯·雷普卡是捷克国家队成员,卡里克还在三年之后的夏天转会去了曼联。整个上半场森林队的两个主力前锋只有三次射门的机会,他们射出去的球甚至让詹姆斯没机会热身。

西汉姆联队凭借他们队中一群天才球员轻松控制了比赛节奏,接管了场上的控球权,森林队只能跟着他们踢出去的足球来回奔波,在这种毫无意义的跑动中消耗体力和斗志。别看西汉姆在英超混得极惨,上半赛季二十一轮才得到了十六分,位列联赛倒数第一。但是在甲级球队面前还是能够耍耍威风,发泄一下被人欺负的郁闷。

比赛刚刚开始十七分钟西汉姆联就取得了领先,速度奇快的年轻前锋杰梅恩·迪福轻松突破了森林队笨拙的后防线,为球队带来了第一个进球。五分钟之后,迪福卷土重来,再次利用速度突破防线梅开二度。看着这个后来入选了英格兰代表队的新秀在场上卖力表现自己,唐恩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他知道日后这个年轻人取的成就。让唐恩觉得很无力的是,今天这支西汉姆联中不乏天才和强人,自己的森林队要和这样的对手比赛,可真是辛苦。

看着西汉姆联队的球员在场上闲庭信步一样把球传来传去,乔科尔更是在寥寥可数的客队球迷前面表演起来了脚后跟传球与过人。听着不时从西汉姆球迷看台上传来的笑声和其他看台上的嘘声,唐恩有种错觉:这究竟是谁的主场啊?

这样的情况让他很愤怒。虽然他没有亲自在场上被乔科尔等人过了一遍又一遍,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被侮辱了。因为他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他的球队在场上被人欺负责任肯定在主教练,这和他自己被欺负了是一样的。

迈克尔·道森是森林队目前为止最努力的球员,无奈他一个人根本无力阻挡西汉姆潮水般的攻势。三个失球他的责任不大,是球队整体太差。看了这三十多分钟的比赛,唐恩决定下场比赛的时候把队长袖标交给这位年轻人。既然二十一岁的乔·科尔能做“铁锤帮”的队长,为什么十九岁的迈克尔·道森不行?一个充满了斗志,从森林青训体系走出来的天才,还有谁比他更适合带领目前这支球队?

在城市球场靠近特伦特河畔的北看台是森林队球迷的主看台,那上面最顶层有一排被玻璃窗封闭起来的长廊,两派陈旧但是整洁的座椅,两个电视机,这就是城市球场的包厢了。和那些豪门球队的球场包厢比起来,森林队的主场包厢只能用寒碜来形容。

这样糟糕的比赛,自然不会有人坐在这里看球。如今包厢中只有两个人,他们没有坐在椅子上,而是选择了站的姿势——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球场。

他们就是这支球队的主席先生尼格尔·多格蒂和他的儿子埃文·多格蒂。

埃文·多格蒂瞟了一眼角落中的那台电视机,然后把目光投向了球场。“这就是你所热爱的球队,曾经拥有无限辉煌的诺丁汉森林队?”他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奚落,和那天唐恩所见的彬彬有礼的肯尼完全不同。

他这话是说给他父亲听的。老多格蒂却并不在意儿子对他的奚落,自顾自说着自己的话,他说话的时候头总是在不停的轻点。“中场休息的时候你和我去更衣室,我需要让你和球员们见个面。”

埃文知道他的话又被自己的父亲忽视了,“可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何况现在也不是大家见面的好时机。”他还是劝道,希望父亲打消让自己和那些球员、教练集体见面的打算。

尼格尔·多格蒂没有回答他儿子的话,只是很投入的看比赛。

埃文看到自己父亲的模样,只好耸耸肩,叹口气。对于场上无聊乏味一边倒的比赛,他没有丝毫兴趣。他干脆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喝着球场供应的可乐,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身处之地。

这简陋的包厢,简陋的球场,水平低劣的赛事,毫无吸引力的球队……真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球队,并甘愿为她投入上千万英镑——他可从来没在自己的儿子身上投资这么多钱。

他在NBA看球的时候,最早是芝加哥公牛的球迷,随后又成了洛杉矶湖人的球迷,最近一年他有成为圣安东尼奥马刺FANS的迹象,尽管他本人的家和公司所在地都在休斯敦。频繁更换喜欢球队的唯一理由就是上一支球队缺乏有足够号召力的球星,和冠军。在他看来,喜欢那些毫不出名,没有球星,甚至在第五级别联赛里面厮混的球队是难以理解,不可思议的。他们能从对这种球队的追捧迷恋中得到什么快感和利益吗?不能享受球星带来的精彩表演,没有一个接一个的冠军奖杯作为整个夏天的快乐回忆,没有辉煌的战绩让他们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他看了看脚下和对面看台上密密麻麻的人头,还有无数双伸出来挥舞的手臂,这么烂的比赛竟然都满座了。他轻轻摇摇头。

这成千上万个像我父亲那样的人究竟图个什么呢?每个周末的下午,就这样坐在简陋的球场看台上虚度光阴,然后一点点老去。真可悲。

让莫特森疑惑的是,唐恩在和沃克说完话之后,却压根没有任何表示。就连之前很活跃的沃克都仿佛把屁股粘在座椅上一样,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球场,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做。

这很奇怪,看到自己的球队输成这种惨样,他们不着急吗?他们不生气吗?他们总要表现点什么情绪出来吧?但是没有。特写镜头在唐恩和沃克脸上扫过来扫过去,这两人出神的看着球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觉得没面子的莫特森只好嘟囔道:“他们是从杜莎夫人蜡像馆跑出来的吗?”

西汉姆联的主教练格伦·罗德很满意自己球队的表现,上半赛季的不堪似乎已经被这群小伙子们甩到了脑后。他和托尼·唐恩有着相同的执教经历,他们都是因为前任战绩不佳,而从青年队抽调上来救急的。在两个教练的较量中,他尽占上风。这是他执教的第一场比赛,这开局很不错,他相信只要球队在后半赛季打出今天上半场这种水平,保级不成问题。

他站在场边,踌躇满志的开始考虑下一场英超联赛了。

唐恩瞟了眼站在场边指挥比赛的罗德,白白净净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风度翩翩。这个人他认识,在来之前就认识了。此人后来成了纽卡斯尔的主教练,不过在成为纽卡斯尔主教练之前是喜鹊青年军的主管,索内斯因为战绩不佳被解职之后,他顶替上来。坐在了“这世界上最有吸引力的位置”上,但成绩并不怎么样,他比前任运气好一点的地方在于,当他成绩不好的时候他还有球队面临大面积伤病做借口,球队内部都支持他。但最后他还是辞职了,因为成绩实在太差,他的球队更是创造了一项纽卡斯尔自1951年以来的历史纪录——连续主场不进球纪录:500分钟。

唐恩因为知道罗德的这番经历,所以他了解罗德没什么好怕的,西汉姆现在打得好,和那个绅士模样的教练没什么关系。只是因为他们拥有一批才华横溢的球员而已。

不管场上的那些球员,我们只需看看西汉姆替补席上坐的那些人,就知道这支球队的实力了:英格兰2002世界杯国脚辛克莱尔;马里国脚,后来成了西甲著名射手,帮助塞维利亚两夺欧洲联盟杯的,成为06-07赛季西甲双冠王的功臣卡努特。看看这些名字,然后再看看赛季结束之后这支球队的排名:倒数第三,他们降级了。

在球队0:5被埃弗顿,1:7被布莱克本屠杀之后,这位主教练声称球队成绩差不是他的责任,而是因为他的前任老雷德克纳普买的人太差劲。但他的水平低劣不是一两个人戴着有色眼镜得出的“谬论”,整个英格兰媒体对于他的批评和质疑就没停过。就唐恩观察的这上半场来看,也对此坚信不疑了。

唐恩耸耸肩,他已经找到了对付这支球队的办法。但现在不是调整的时候,反正距离中场休息只有五分钟了,等到了更衣室他要好好敲打敲打这些没睡醒的球员。

他突然听到从自己身后传来了非常刺耳清晰的嘘声,嘘声之后就是一连串的骂声。他觉得很奇怪,之前身后还很安静的,怎么突然热闹起来了?

他回头去看声音的源头,结果看到了在身后看台上对他扮鬼脸比中指的迈克尔等人。那人头上的纱布实在太显眼了……

“滚回你的青年队吧!这是成年队,不是你这种小孩子该来的地方,回妈咪身边撒娇吧!哇哈哈!!”

“喔——喔——”身边的人跟着起哄。这些人大多数都是那天在酒吧里面嘲笑他的,另外还有一些人很陌生,但肯定和迈克尔他们是一伙儿的。

沃克也被后面的骂声吸引了注意力。他站起身高声呵斥那些人:“迈克尔,你们在干什么?!”

迈克尔毫不理会沃克,他偏偏头:“德斯,你最好别插手,这是我们和主教练先生之间的私人恩怨。”

“私人恩怨?你们一群人和一个人的私人恩怨?”沃克哼道。

“好了,别理他们。”唐恩把沃克拉了下来。

“托尼,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你从不和任何人闹矛盾,吵架的。而且迈克尔也是忠实的森林队球迷,为什么他们会那么讨厌你?”

“没什么,我在伯恩斯的酒吧泼了那个领头的一脸酒,接着和他打了一架——很短暂就结束了,我一拳把他击倒在地,然后又管左边那个胖子叫‘肥猪’。”唐恩说的轻描淡写,沃克听得嘴巴张得可以香下一只皮球。他印象中的唐恩厌恶喝酒、抽烟,而且从不会和别人动气,更别说直接动手打人了。这是怎么了?

唐恩知道沃克很诧异,只要熟悉他的人听到上面那些话都会觉得诧异。“以后我再给你解释,现在我们先看球,我找到对付他们的办法了。”

沃克又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后面看台上闹腾的迈克尔等人,然后安心看球。

英格兰球场有一个特点,教练席很少会设在球场和看台之间的空白地带,和我们所熟知的大多数球场不一样,他们的教练席是设在看台上的,周围都是普通球迷的座位,球员通道两侧被隔出来做教练席、替补席。除非指挥比赛,教练员都是坐在看台上的。森林队的主场城市球场以前并不是这样的,他们的教练席在看台下面,场边,甚至比球场水平线还低——教练席仿佛在场边挖的一个坑,上面罩个水泥顶篷遮阳挡雨。后来因为96年英格兰欧锦赛,才改建成大多数英国球场那样,教练席和球迷看台非常近。这样拉近了球迷们的距离,有利有弊。唐恩现在就在忍受着“弊”的一面。坐在教练席后面的迈克尔等人一刻不停的用嘘声和各种花样的骂声来羞辱着他,挑战他的忍耐力。

就连球队的替补球员都忍不住好几次站起身回头瞪他们了,唐恩依然头也不回的看球。

“你这个懦夫,不折不扣的胆小鬼!你看到没有,我在骂你,骂你全家!有本事你就再过来给我一拳啊!当初你揍我的勇气去哪儿了?废物!你这个杂种!狗娘养的!***混蛋!”迈克尔高声骂着,甚至吸引了电视转播的镜头。

于是他在看台上方手舞足蹈的叫骂,而唐恩在他下面不足三米的位置上抱胸安坐的画面进了无数人的电视。在自己酒吧帮忙的伯恩斯也看到了这一幕,酒吧里面响起了一阵为迈克尔叫好的声音,而伯恩斯看着一屋子人头,也只能轻轻摇摇头。

也许真像迈克尔他们骂得那样,唐恩是“不折不扣的胆小鬼”“懦夫”,连回击都不敢。他的表现让不少球员有些失望。老实说迈克尔骂的太难听了,就算是和这个球迷头子认识的球员都听不下去。但唐恩教练还是坐在位置上,挪都没挪一下,仿佛完全听不到那些人的骂声一样。

莫特森看到场边这一幕,又兴奋起来。“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只要托尼·唐恩教练出场,那么最精彩的时刻肯定不是在场上,而是他的教练席周围十码的范围。现在他教练席后面发生了一些骚动,似乎有球迷在对他说些什么,看他们情绪激动的样子,无论如何不会是好话。我想明天晚上的《今日比赛》节目,我们可以请来唇语专家解读一番他们在说些什么。如果这场比赛西汉姆客场3:0击败对手,那没有丝毫值得报道的地方,因为他们理应获胜。倒是这场边的突发事件值得我们大家关注关注。”

比赛的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场上形式依然对诺丁汉森林不利,但是西汉姆在三球领先之后也放慢了进攻的脚步,他们宁肯在场上悠闲的倒脚,也不愿意把足球向前踢了。也许球员们和主教练一样,都开始考虑下一场英超比赛了。

主队教练席后面的骂声也依然没有消停过,不少球员甚至不得不主动请求去场边热身,逃离那令人难堪的替补席。唐恩没有对他们的请求作出任何表示,沃克只能叹叹气,让所有替补球员都去热身。顿时替补席上空了一半,只剩教练组的成员了。

德斯·沃克有些担心的看了看唐恩,他觉得唐恩一直有些不对劲。脸色似乎很不好看,阴沉的就像前两天的天气。

眼光下移的时候他看到唐恩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因为过于用力,指关节甚至都发白了……

裁判的哨音给所有人一个解脱,这令人难受的上半场结束了。

唐恩第一个站起来走下教练席,把那些还在对他进行辱骂的球迷们抛在身后,率先走进了通道。沃克瞪了迈克尔他们一眼,然后站在场边安慰下场的球员,拍拍这个,拍拍那个,摇摇头,叹口气。告诉他们和超级球队打输三个球也是正常的。

反正我们是甲级球队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