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一江春水须尽欢

更新时间:2020-07-30 08:34:26

一江春水须尽欢 连载中

一江春水须尽欢

来源:微小宝 作者:月轻涯 分类:其他 主角:夏何欢伏翼 人气:

《一江春水须尽欢》作者:月轻涯,其他类型小说,主角:夏何欢伏翼,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已故圣清主的独女,竟然没能继承她爹的无边法力,反而废柴至极? 她只是一株合欢花,能治病救人便可,无情无欲也罢。 没有性别是闹哪样? 偏偏上清主老头说,要这样的她,爱上一人愿为其死,恨上一人愿放其生,才能化解这种坑爹的尴尬。 谁与她不悔轮回? 他红影踏莲,肆意杀伐,独宠她。 他龙袍金铠,袖手天下,只为她。 他白衣翩跹,温软如玉,不放她。 “吃我吧,大补!” “往后不许再给别人吃!” “好的,大魔王!” “叫本王夫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谁敢说你渣渣,老子废了他!” 扶翼前一刻还凶神恶煞,下一刻便笑眯眯地拉着夏何欢,两人一起盘腿坐到了床榻上去。 窗台上的白洵玥立刻炸开了锅。 “喂喂,小翼翼你修炼归修炼,可不要占小欢欢的便宜!小欢欢和小华华可是生死相许的缘分,我是小华华的好哥们,一定会帮他看着你的!” “除非本座死了,否则,谁都别想惦记本座的欢儿!”扶翼斜睨了一眼窗台上的兔子,邪魅的眸光中带着令人心惊肉跳的霸气。 白洵玥刚要争辩,扶翼忽然广袖一拂。 啪! 窗户便被扶翼放了下来,直接把白洵玥砸翻到了窗外的泥地上,落了一身的尘土,好好的雪白的小兔抽,瞬间丑了好几个台阶。 白洵玥一急,便变身回了人的模样。 他对着门窗紧闭的东厢房自言自语道:“哼,我才不担心呢!小欢欢现在完全没长熟,小翼翼你就算想吃也吃不着!倒是你这么匆匆赶回来,那株绎仙草铁定还没长成!我正好偷偷抢过来!嘿嘿……“ 言罢,白洵玥身子一晃,就这么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 这边,帝炽华也回到了他的西厢房。 屋子里的陈设十分简单,桌子上还放着他写的遗诏。 若是明日不能得到夏何欢的救治,而白洵玥也没能及时弄来仙草的话,就是用得上他这到遗诏的时刻了…… 要不要让夏何欢给他救治? 帝炽华坐在床榻边沉思了片刻,随即拍案起身。 当然是要! 只不过,一定要等夏何欢把那颗有四千年修为的内丹完全消化之后,大概最快也需要十二个时辰吧? 他有这个耐心。 与此同时,人间富丽堂皇风华国王宫内,一众大臣阁老、文臣武将已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耐心尽失。 “王上去魔族寻找玄清石都已经半月有余,为何还没有回来啊?” “再过一月就是鬼族公主夜媛和王上的联姻之日,要是王上还没回来,恐怕这婚事就要变战事,人间都要生灵涂炭了。” “要不,我们另立一位代为行政的新王上,暂时应付一下鬼族的联姻之事,以免百姓遭殃如何?” “……” 众说纷纭之中,一个身穿着鹅黄色绣百蝶度花长裙,头戴着金丝雀冠,腰佩凤灵剑的妙龄女子,猛地站了出来,一张口便怒斥群臣。 “你们住口!一群昏庸之辈!王上只不过是失踪了半月,你们就要造反了?” “……” 大殿被这女子一喝问,当真沉寂了许久。 直到位高权重的李阁老轻轻哼了一声,众人才又复议了起来。 “平南王郡主,你这话说的轻巧!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何况现在又是内忧外患之际,怎么可能让我们坐视不管,任由我们天下第一大国就此衰败下去?” “我已派出三十队魑魅骑兵,十日之内必定能将王上安全带回!到时候你们再啰嗦也不迟!”平南王郡主掷地有声地道。 李阁老又哼了哼:“你可敢立下军令状?” 平南王郡主二话不说,一把抽出了她腰间的凤灵剑,丢在了李阁老的脚下,腰间只剩一个剑鞘空客。 “十日之内不能找到王上,你就用这把剑来砍我的项上人头!” “好!那便静待佳音!”李阁老皮笑肉不笑地拱手一拜。 平南王郡主完全不在意地众人质疑的目光,只潇洒地转身,急匆匆地踏出了王殿。 半个时辰之后,三十队黑衣骑兵便从风华国的四面八方出发,极速奔向远方。 南平郡主领的那队魑魅骑兵所去的方向,正巧是茶庄所在的方向…… 茶庄的东厢房之中。 夏何欢打了个哈欠,一脸的倦意。 “扶翼哥哥,我们都坐了有两个时辰了,天都黑了,什么时候能好啊?” “欢儿乖,别说话,别乱动!我才帮你融合了一千年的灵力,至少还需要十个时辰才能完全融合那颗内丹。”扶翼温柔地哄着,实际上,他自己都已经是满头大汗,面色惨白。 夏何欢看出扶翼神色异常,便使劲嗅了嗅。 竟然闻到了空气中有细微的血腥气…… 下一刻,夏何欢也不乖乖盘腿打坐了,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冲到了扶翼的身上,揪着扶翼的衣领子就往下扒拉。 “欢儿,欢儿别闹!我今日不想换女装给你看……” “你别想岔开话题,我鼻子可灵了!扶翼哥哥你一定是受伤了!” “好好好,我不瞒你,你别乱扒了,回头毒伤没什么大不了的,急火攻心可是真的会了我的半条命……” 扶翼一脸无奈地压住夏何欢的那两只不安份的爪子。 夏何欢虽不知道扶翼说的急火攻心是什么病,可是看神情他不像说假话,便只好老老实实停了下来。 “那你自己脱。” “……” 扶翼心头一跳,废了极大的定力才忍住自己的浮想联翩。 他依旧保持着双腿盘坐的姿势,缓慢而优雅地抬手,一点点将外袍的衣带解开。然后是内袍的衣带,最后连亵衣也解开。 直到敞开了所有的衣袍,露出了饱满而白皙的前胸,才停下来。 夏何欢凑上去观察了下,还用手指戳了戳:“伤口在哪?” 扶翼的脸‘蹭’地一下红了。 一向率性而为的扶翼,竟然也支支吾吾了起来:“其实吧,我是去给你采凤凰花的时候受伤的,不过当时我想只是被凶兽咬了一口而已,我本身也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就没当回事……” “好啰嗦,你就说伤口在哪里吧!” “在……后面……”扶翼捂住了自己的屁股,邪魅的俏脸此时已经变成了害羞的大红脸。 夏何欢也没感觉有什么难为情的,伸手就要拉开扶翼的衣服去给他的屁股上药。 “你别挡着,快给我看看啊!若是药得深,还是要用些别的药才行的!” “欢儿你……你还是让我死了吧!” 扶翼欲哭无泪,竟然起身想逃出屋子去。 拒绝就医? 绝对不行! 夏何欢执着地去捉扶翼,两人在屋子里你追我躲,屋子里的东西都被撞得七零八落,动静大得西厢房那边都能听见声音。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