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宠你养你深爱你

更新时间:2020-07-29 08:31:45

宠你养你深爱你 连载中

宠你养你深爱你

来源:微小宝 作者:软软 分类:其他 主角:许韵歌钟又晴 人气:

《宠你养你深爱你》由网络作家软软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许韵歌钟又晴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结婚几年,她为前夫放弃一切,却终成弃妇,狼狈出局。 离婚第一年,她被一个男人强硬霸道绑架到床上,翻云覆雨后收获一枚求婚戒指。 “你毁掉了我一个孩子,你要用一生偿还。” 男人眸中的冷漠,清晰地映在她的双瞳。 原来,离婚只是她坠入地狱的开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梳洗过后,许韵歌坐在梳妆台前,久违地为自己化了个格外精致的妆容,穿上一条红黑拼色的连衣裙,还精心搭配了一条皮质腰带。

她踩着一双恨天高,站在穿衣镜前,看着烈焰红唇可谓气场全开的自己,笑了笑。

解决完薛承安那些旧情人,该去找他的新欢们算算总账了。

她开着车,往薛承安最近购置的几处房产走。

先是去了正北名苑的复式公寓,这里住着个叫Laro的女人,曾经拿验孕单来嘲讽许韵歌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

听到门铃,Laro一身丝绸睡衣开了门。

还没看清门外的人,一沓纸狠狠摔脸上,锐利的边角直接在她娇嫩的脸蛋上划下一道红痕。

“啊——”

Laro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许韵歌,气得脸都涨红了。

“你是……许韵歌?”Laro咬牙切齿:“你疯了吗你!我要告诉薛总……”

没想到许韵歌打扮起来竟然这么好看?同为女人的她竟然有些嫉妒了。

“熟悉吗?这是你当初寄给我的验孕单。”许韵歌冷笑一声:“以薛承安的本事,以后能留给你孩子的资产估计也不多,再和其他兄弟姐妹一瓜分,还能剩多少呢?你这个妈以后可靠什么生活啊。”

Laro歇斯底里地喊:“许韵歌!你居然敢诅咒我们,你就不怕我告诉承安,让他把你扫地出门吗!”

许韵歌脸上笑意更盛,却未达到眼底。

她上前一步揪住Laro的头发,逼迫Laro仰起头来看着她:“不用你为我操心,你有这闲工夫,倒不如去问问薛承安,要是我和他离了婚,他还能剩多少资产,盛世没了我还能运作多久。”

Laro被她这慑人的气场吓得浑身紧绷。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今天的许韵歌格外不好惹,如果她反抗,许韵歌这个疯子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这是她纠缠薛承安的重要倚仗,她绝不能因为一时冲动做出可能伤害孩子的事情。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Laro是想着忍耐,但许韵歌今天大老远过来,可不是为了跟她纯聊天。

“许小姐,我为之前的不礼貌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孩子是无辜的……”

许韵歌嗤笑一声,用手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脸。

“我见过太多他的情人在我面前装可怜了,不得不说,你是演技最烂的一个。还是颐指气使的泼妇形象比较适合你。”

“你!”Laro轻易被激怒,本性瞬间暴露:“你赶紧滚!不然我就报警了,说你私闯民宅,还妄图伤害孕妇!”

许韵歌闻言,一拳朝Laro隆起的肚子上挥去!

她把控好力道和角度,不会真的打到Laro,但已经把Laro吓得不轻了。

Laro尖叫着往后退,慌乱下绊倒了自己,跌坐在地,双手紧紧捂着小腹,气得浑身直哆嗦。

“你这个疯女人!你居然真的敢动我!我肚子里可是薛承安的孩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许韵歌被她尖细的嗓音刺得耳膜生疼,不耐地用手揉了揉耳朵。

她俯下身,捏着Laro的下颌,逼她和自己对视,挑眉说:“薛承安傻,我可不傻,没戳穿你只是我懒。”

Laro脸色惨白一片,万万没想到,许韵歌居然知道她给薛承安戴了绿帽。

从正北名苑出来,听着脚下高跟鞋在台阶上踩过的咔哒咔哒声,许韵歌神清气爽,思考着接下来该去哪里。

抢了项目的Amy还在盛世上班,她没必要回盛世看Amy那张得意得鼻孔朝天的脸。

钟又晴和薛承安在那之后人间蒸发一样,简直要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在外面同归于尽了。

这么一想,暂时也没什么帐可清算了。

许韵歌上了车,还是决定去盛世把自己办公室里所有私人物品都打包搬走。

半路上,手机突然响起来,她趁着等红灯的空隙从包里掏出手机。

是个陌生的号码。

许韵歌微微皱了皱眉,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接。

绿灯亮起,后面的车焦急地按喇叭,许韵歌低头看了看还在响着的手机,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喂,请问您是哪位?”

那边传来一声低沉的冷笑。

熟悉到让她寒毛直竖。

“厉司南……”许韵歌心头一紧,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些不稳了:“你怎么会知道我这个号码?”

她问完一顿,立马反应过来这是白问。

以厉司南在这个城市的势力,没有他查不到的——只有他想不想查吧。估计她的底细他已经清清楚楚。

搞来区区一个手机号,对他来说更是不值一提。

许韵歌突然有了被扒光在他面前的羞愤感。

“什么事?”她语气恶劣。

“酒还没醒?还记得昨晚某人多能耐吗?”

许韵歌捏着方向盘的手一抖,语气却分外平静:“我没觉得哪里不对,你这是在兴师问罪吗?”

“兴师问罪?我怎么会做这么没意义的事。”电话那头的男人似笑非笑:“看来你还记得昨晚的事,下午一点,我在机场国际出发口等你。”

他昨晚原本被她气到,可过了一晚,竟然还是忍不住主动联络她。

爱反抗的小女人就像不服管教的猫咪,他对逗她简直上了瘾。

许韵歌冷然道:“我没有答应。”

“不需要你答应,这是在通知你。”厉司南轻描淡写回答。

靠!霸道独裁的男人!

许韵歌向来是个有主见的人,最讨厌别人插手她的人生。

再加上面对厉司南时,她总是莫名慌张无措。

是他让她变得有些不像自己,这种感觉让她极其没有安全感,就像踩在云端般不踏实。

“厉司南!你是不是已经习惯了被人围着转的生活?我可不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则去的宠物!”许韵歌彻底豁出去了:“大不了你把视频拿去散播啊!姑奶奶不伺候了!你有多远滚多远!”

厉司南没想到她在清醒状态下也有魄力对他破罐破摔。

竟然还挺新鲜。

他想知道,许韵歌的底限到底在哪里?

究竟怎么做才能驯服这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让她乖乖待在他身边?

两人陷入诡异的沉默,谁也没有先挂电话。

半晌,厉司南假咳了一声:“你的外甥和外甥女现在一直和你住一起?”

话音刚落,许韵歌猛踩刹车,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倾去——

砰!

虽然绑着安全带,但额头还是磕到了方向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