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邪帝缠宠:爱妃,别惹火

更新时间:2020-06-21 08:38:58

邪帝缠宠:爱妃,别惹火 已完结

邪帝缠宠:爱妃,别惹火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红尘忆墨 分类:其他 主角:柳芙伊宝宝 人气:

火爆新书《邪帝缠宠:爱妃,别惹火》是红尘忆墨所创作的一本其他风格的小说,主角柳芙伊宝宝,书中主要讲述了:“女人,偷了东西就想跑?” “老子偷你什么东西了,让你整整追了九条街。” 某男幽幽道:“我保留了二十五年的清白。所以,你要负责。” “好啊!不过,先验货!” “……”某男无奈,“乖,别惹火!” 当顶级大盗穿越成又肥又丑又弱的废材,某女表示:呵呵! 驯兽师很牛逼?她动一动就能让万兽臣服! 炼器师更牛逼?她随随便便就混了个神阶! 炼药师最牛逼?哦,大陆最牛逼的神阶炼药师是她的小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嫁给一头猪?

云芙恢复意识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被击飞了出去,浑身发疼!

特别是胸口,痛得云芙恨不得马上丢弃这具身体。

“多管闲事的女人,本公子乃是初级绿玄,需要你个废物替本公子挡下这一击?”那个声音带着不屑,带着鄙夷,更多的是厌恶,“慕容芙,我告诉你,就算你说动了皇上赐婚又怎样,我怎样都不会娶你,你死了这条心。”

从男人的话里,云芙得出了两个信息,第一,这是玄气修炼的大陆。第二,这个身体的本尊,为了要嫁给这个男人,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下,给这男人挡了一击。

云芙在这个身体里嗤笑,不会娶,她还不会嫁呢。

“二少爷,这慕容芙好歹是郡主,要是皇上知道……”

“给她喂丹药。”那个男人说完,就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离开了。

这具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要不是云芙的元神在撑着,估计就已经没了呼吸。

但正因为这样,所以云芙此时的意识清醒,但身体却醒不过来。

然后,她就听到了周围这些人议论的声音。

“啧,又丑又废,还妄想嫁给左公子,死了活该。”

“就是,没有玄力天赋也就罢了,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肥的跟头猪一样,还敢肖想左公子,活该,呸!”

肥的跟猪一样?还没有玄力天赋?

云芙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天呐,她到底夺舍了一个怎样的身体?

此时的云芙,恨死龙傲了,要不是他的令牌,她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显然某人忘记了,那个令牌,可是她自己要去偷的。

然后,云芙感觉自己被人扶了起来,然后就这么拖着就走了。

在这期间,她好好整理了一下不属于自己的这些记忆。

原来今日本该是云芙和左铭轩,也就是最开始说话那个男人的婚礼,然而他并不想娶她,干脆应了一个人的挑战。

慕容芙左等右等,等不到自己心爱的男子来接她过门,干脆一路找了过来,然后就看到左铭轩的对手对着他,一剑劈了过去。

然后,慕容芙就冲上去挡下了这一击。

不过,云芙很怀疑,这到底是慕容芙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她没有经历那一时间段,只是看记忆知道这具身体冲了上去。但对方是绿玄强者,而她不过是一个废物,是怎么在绿玄强者的面前,冲上去挡下这一击的?

这不科学。

不过,云芙也管不得这科学不科学了,因为……

她好不容易恢复了过来,可以睁开眼睛了,却发现,她被戴上了喜帕,然后透过喜帕,看到了一头猪,没错,就是一头猪!

还绑着大红花的猪。

云芙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卧槽,我真的只是开玩笑的啊!”

她记得,在去M国偷龙傲的令牌之前,和她的两个好朋友约好了,然后当时她说,“两位大小姐,你们放过我吧,我答应你们,要是我失约,就让我嫁给一头猪,行了吧?”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响起了媒婆的声音,“一拜天地。”

拜个毛线拜,跟一头猪拜了堂,回去二十一世纪,她还不被那两个女人给笑死?

云芙掀开喜帕,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拜堂?左铭轩都还没来,我跟谁拜呢?”

媒婆面露不屑,高傲的扬起下巴,说,“左公子方才与别人对战受了点伤,所以才特地让契约兽来与你成亲,郡主,你就知足了吧,左公子答应娶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答应娶她?恐怕是因为皇帝知道了刚才的事情,所以要求左铭轩必须今日完婚才对。

云芙心中不屑,说,“呵……如果本郡主不嫁呢?”

左家的管家听到云芙的话,看向她,冷笑着说,“郡主是想抗旨?”

“抗旨?”云芙挑眉,嘴角含笑。

分明是带着笑意的脸庞,分明是充满喜感的胖脸,但这样的笑容配上带着一丝危险,一丝邪魅的声音,却硬生生的让周围的温度降低了好几度,莫名的让管家打了个寒颤。

管家缓了缓心神,然后皱眉,不悦的说道:“皇上说了,要么嫁,要么死。”

其实,这是给左铭轩的原话,要么娶,要么死。

虽然他们也不想让这个女人嫁进左家,但凭什么让这个废物郡主来甩了他们少爷?

所以,既然皇帝非得让慕容芙和左铭轩成亲,那么这句话也适用在现在的云芙身上。

云芙眯起眼睛,不嫁就得死?呵呵……

二十几年,云芙做为家里独女,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哪个不是把她当心尖上疼爱?

云芙现在心中,一股滔天怒火在翻滚燃烧,她很想像以前那样,一言不合就开打,但现在,她很明白自己的处境。

眯起眼睛,望着前面还在发出“咕噜”声音的黑猪,云芙勾起了唇瓣,“你们确定,要让这头猪代替左铭轩跟我成亲?”

就算她云芙现在没有任何实力,但妄想侮辱她,那对方也休想好过。

管家语气犀利,带着一丝警告,“郡主,这是二公子的契约兽,二公子受了伤,由他的契约兽代替他来跟你成亲,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哦,原来一头猪就可以代表左铭轩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堂堂左家二少,就是一头猪?”云芙轻笑,虽然没有嘲讽的语气,但却偏偏让人听出了嘲讽的味道。

云芙的声音一落下,在场的所有人都露出惊讶又幸灾乐祸的神情。惊讶的是,平时那软弱无能,连一句大话都不敢说的人,今日怎么如此伶牙俐齿。

幸灾乐祸的是,这左铭轩是什么人?他可是南兆国第一天才,九重宫的大弟子,得罪他,下场可想而知。

管家闻言,一怒,瞪着云芙,“郡主,且不说二公子是九重宫的首席大弟子,就是现在,你既然已经嫁给了他,那就该以夫为天,如此侮辱我家少爷,已经犯了七出之条。”

“首先,我还没和左铭轩拜堂,算不得夫妻。”云芙说着,摊了摊手,一脸无辜,“其次,我什么时候侮辱左铭轩了?刚才可是你自己说的,让这头猪代替左铭轩,我只是顺着你们的思路理解罢了。”

管家听到她的话,更是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她这番话说得一点也没错,但他却感觉始终有哪里不对劲。

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上来。

管家无言以对,只能转移话题,哼唧一声,脸上带着鄙夷:“哼,郡主还是别再拖延时间了,再怎么拖延时间,今个这堂,你也是拜定了。” 

“拜就拜。”云芙冷哼,然后扫视众人一眼,眉宇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与冷漠,“既然你们非要本郡主嫁,本郡主就嫁了,不过,本郡主有言在先,本郡主今日嫁的便是跟我拜堂的,无论他是人是猪,是猫是狗,都跟左铭轩没有一点关系。”

“唱礼。”云芙将喜帕盖了过来,喜帕遮住了她眼底的寒光。

——左铭轩,今日之辱,他日必定百倍还之。

-

天上,一个身穿月牙白长袍的男子悬于空中,低眸看着下方拜堂的两人,轻轻勾起薄唇,“她都已经来了,你怎么还不出现呢?”

随后,一挥手,直接挥向了那头黑猪,然后——

左府别院,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新郎官死了?看来,我除了又丑又废之外,还得多加个克夫了。”

白衣男子眼底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然后感应到了什么,一道光亮飞出,瞬间消失在原地。

下面,因为黑猪突然死去,管家不得不再去寻找一只。

而云芙则是眯起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头黑猪,怎么会突然暴毙?

从慕容芙这个废物却成功替左铭轩挡那一下,然后到她来到这里,再然后与黑猪拜堂,刚刚准备一拜天地的时候,黑猪就死了?

这一系列,真的只是巧合吗?

云芙不知道,她也想不通。

随后,管家找不到黑猪,在门口的时候看到一只受伤的黑猫,然后干脆把它的血冲干净了,绑上大红花,然后抱了进来。

礼成之后,云芙并没有跟着丫鬟进入洞房,而是直接掀开喜帕,然后走到那只软趴趴的小黑猫面前,将它抱起,往门外走去。

其实,这只黑猫也不小,跟婴儿差不多,只是在这两百多斤的大胖纸面前,就显得太过娇小了。

她这一动作,让众人都疑惑不已,不过管家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连忙上前拦住了她:“二少奶奶,请入洞房。”

云芙轻呵一声,嘴角带着讥讽的笑意:“管家,耳朵有毛病就要去看,不要讳疾忌医。”

管家气的额头青筋都冒了起来,怒瞪着云芙,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胡言乱语,我耳朵什么时候有毛病了?”

“呵!”又是一声讥笑,云芙这才说道:“刚才本郡主已经说了,若非要本郡主拜堂,那便是本郡主嫁的可不是左铭轩,而是与我拜堂的郡马。”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