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秦途

更新时间:2020-07-30 08:28:31

秦途 连载中

秦途

来源:落初 作者:陈四奇迹 分类:历史 主角:苏铭郑长 人气:

主角是苏铭郑长的小说《秦途》此文是陈四奇迹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大争之世,秦武王东出洛邑举鼎而薨,诸国震惊!公子嬴稷自燕国蓟城而出,万般艰辛,只为入秦成王!芈八子执掌朝政,嬴稷如何灭结拜义渠大哥!武灵王胡服骑射,独领风骚,与秦国二分天下,长平一战,竟是一败涂地!乐毅变法,燕国强盛,燕军一怒之下,齐国赤地千里!秦昭襄王,北灭义渠,西安巴蜀,南烧鄢郢,东收西周,可为何独留下了几十里的东周苟延残喘!将星璀璨,白起、李牧、廉颇、乐毅同台竞技!策士纵横,苏秦张毅之后焉得再见策士!……苏铭非儒生、非策士、非墨侠、更非法者,不通阴阳,不晓无为,一腔壮士热血,一柄铁鹰长剑,诸国风云都付笑谈中!且看洛邑国人苏铭步入《秦途》,一切开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铭进了里面,别看这外面不大,里面却是有着两层,下面一层就摆了一些凳子,居然连张案子都没有,可就算是这样,凳子上面都是坐满了人。

苏铭转头,大门的左手边有一个高台,高台上面坐着一个老者,老者左手处坐着一个年轻男子,这男子的打扮和先生有几分想象,身上的一袭青色长袍,给苏铭留下了极深的映象,俊朗不凡。

再看右手边,却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个空草垫子,这边也应该是要坐个人吧,只是现在没有人坐在这里而已。这群人在做什么,苏铭从未听说过,论战这个咋论啊?

“楚国士子蓝兴。”

中间那老者说完朝着那位士子点点头,士子也是一样回礼,之后老者才是接上说了起来。

“今日论战谁要是胜了楚国士子蓝兴,我夏竹书院不仅有美酒,更是有上好的客房和佳肴相待,诸位,这时间可不多了。”

听了这话,底下的人都是跃跃欲试,可也没见谁行动起来。苏铭现在对这论战有了一些了解,论战就是比试,谁要是赢了就有免费的美酒佳肴,可这具体比试的是什么苏铭不清楚。

苏铭有些懊悔,要是自己早些时候来就好了,可以先看看别人怎么做,然后自己再上去。可很显然下面的这些人是怕了,没人上去,苏铭想上,却是不知道上去之后该干嘛。

“以水记时,水一断流,今日就是这蓝兴胜了,诸位看好了!”

那老者又接上一句,有两人搬上一木桶,木桶里面装满了水,那木桶底下破了一个小洞,水在一滴一滴的往外流,等这水流完了,这时间也就到了。苏铭看了半天,想着这白来的佳肴是吃不上了,还是走吧。可就在这时候,刚才门口的那少年看到了苏铭,径直走了过来。

“先生何不试试呢?”

苏铭听完之后,眼珠子一转,既然不清楚,要不然就先尝试着问问他,先看看他怎么说吧。

“今日这是如何?”

苏铭仰着头,目不斜视,做出眼高于顶的姿态,又故意问了这样含糊不清的话,说的清楚了自己的底就掉了,就看这少年能不能领会到了。那少年听完并不知道苏铭说的是什么,但是却越加对苏铭佩服起来,好像但凡大才都是这德行。

“先生是何意?”

苏铭心里有些窃喜,觉得这样做有些效果,继续故技重施道:“这论战今日却是如何?”

那少年想了一会儿,有些迷惑,一脸不解,苏铭看的干着急。

“你……”

那少年忽然间又想到了什么。

“哎呀,原来先生在问论的是什么呀,这我不太清楚,但好像和前段时间秦王东到洛邑有关。”

啊!秦王东到洛邑,这么巧的事情,难道这是注定的?苏铭忍不住笑了笑,这事情自己最是了解了。

那少年看在眼中,误以为苏铭是有了把握,也跟着高兴起来,如果苏铭真是个大才,那馆主也会重赏自己。

“唔!那蓝兴是怎么回事?”

苏铭又接着问道。

这次少年立刻就明白了苏铭的意思。好像厉害的人都是这样的,越是有把握,就越要把对方的情况了解清楚,对于苏铭一点也不怀疑,绘声绘色的将自己所见到的说了出来。

“那蓝兴来自楚国,已经是连了赢三场,只剩下这最后一场了,要是这一场也赢了,那今日的论战也就结束了……”

说了一会的功夫,苏铭明白了,不就是比说话吗,只要说赢对方就行了,而且说的又是秦王东到洛邑的事情,这还真是简单啊。

“行了,最后我再问一下,这里离齐国临淄有多远?”

“我听别人说,齐国一直在东边远着呢,这里离大梁倒是挺近的,先生要是去齐国,得先到大梁,那里才有去齐国的大道,小道不好走。”

苏铭点点头,将这少年说的话记下来,既然明白了自己要做什么了,那就做吧。苏铭对这少年道了一声谢,然后将视线移到了高台上面,深吸一口气,准备上去了。

“老先生,让我试试吧。”

苏铭站在人群中,面上有些拘泥。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凡事总得尝试一下,输了又没什么打紧的,要是赢了还能有一顿好饭吃。

高台上的老者看了一眼苏铭,有些惊讶,点了点头,算是示意苏铭上去了。在众人的注视之中,苏铭一步一步的走上高台,还不忘朝着那老先生拱拱手,一屁股坐在了蓝兴对面。

眼瞅着这时间就要过去了,那蓝兴以为今日胜的就是自己,可没想到苏铭在这个时候出来了,扫了兴致。蓝兴斜着眼瞟了一下苏铭,见对方衣着褴褛,心里有了几分轻视,这有什么能耐呢,多半是混饭吃的人吧。

“老先生开始吧,免得再耽误时间。”

苏铭不笨,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友善,毕竟自己是他的对手,这样做,也是应该的吧。苏铭并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对方点点头,投之以笑意,自己的笑容比嘴巴更甜。

“前些时日,秦国出了一件大事,这秦王打通宜阳,东出洛邑,有消息说秦王在洛邑王宫被大鼎压了双腿,第二日就返回咸阳,就请两位论论,这秦国会不会因此生变?”

会不会生变,不是讲一讲秦王到洛邑的事情就行了吗?怎么变成这个了,苏铭有些慌神,和自己想的不一样,果然不能逞能啊。苏铭硬着头皮,偷偷看了一眼蓝兴。而蓝兴却是一直盯着苏铭,想了解一下苏铭的底细。顷刻间,这两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没了声音,底下的一众人都是迷糊了,这两人咋就不说话。

“两位谁先来?”

等了一会儿,老者觉得有些冷场,催促道。

“你先来吧!”

蓝兴一脸的笑意,率先说道。这下让众人看起来是蓝兴让了苏铭一招,因为论战一道,讲求先发制人。可蓝兴却是因为瞧出了苏铭的底细,故意在显示自己的大度。

苏铭虽然知道是比谁能说赢谁,可就不知道怎么开口,本来心里就有些虚,这样一来更是窘迫了,不知道说啥了。

“还是你……你来吧!”

这话一出,下面的人都是笑了,这一句话底就漏了,那少年的心也是被苏铭的举动揪起来,莫不是看走眼了。蓝兴倒是不急不慢,饶有兴趣的看着苏铭,将手伸进了袖子当中,掏出一把钱来。

“你要是赢了我,这十个魏圜钱都是你的。”

低下立刻传来了惊呼声,十个魏圜钱,那已经是一笔很大的钱了,看来这蓝兴是由必胜的把握啊。

“可你要是输了就得给我两个,行吗?”

就在苏铭犹豫的时候,对面蓝兴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原来是对方觉得不过瘾,想和苏铭赌钱。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没有吧,苏铭一下子警惕起来,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上。苏铭只是看着对方,并不答话。

“那你也拿出两个魏圜钱来!”

蓝兴看了一眼众人,带着戏谑的笑容。

苏铭知道对方是故意让他出丑,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作个对手,而是一早就瞧破了自己的底细。以前在洛邑的时候,哪还有这样的事情,苏铭有些窘迫,在想着对策。

“没有啊,那给你两个钱,就下去吧,不浪费时间了,哈哈!”

瞬间,底下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像苏铭这样只是为了混饭吃的人,这些人见得多了。蓝兴一副胜卷在握的表情,又带着嘲弄之意。

自己上来啥事都不做,就被赶下去了,那怎么能行了。苏铭也是一下子被激起了火气,伸手在行囊里面弄了半天,最终摸出两个老魏刀币来,啪的一声,放在了眼前。

“这个,不行吗?”

“哈哈,这是什么,路上随便捡的两块破铜片吗?”

原来就是这东西,蓝兴笑意更盛,之前没笑的人也是笑了起来,场中的笑声,不绝于耳,只有那老者还算淡定。给苏铭介绍了半天的那少年,更是懊恼。

蓝兴的是个魏圜钱,精致好看,上面还有一些俊美的字刻画在上面,而自己的这钱呢?能叫钱吗。因为是铜制的,上面已经是绿锈满布,也不知道母亲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上面的图案都是磨平了,像是一片发黑的叶子,这哪是什么钱啊。

苏铭伸出手,想将这钱收回,离开这里。

“等一下,可以让老朽看看吗?”

虽是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递给了那老者。老者握在手中,借着外面的光线,如捧着宝物一样,细细的看了一下,又用手抚摸一遍。

“安静,这是老魏刀币!”

就是因为魏文侯的励精图治,才让魏国强大起来,如今有了些许没落,所以这老魏刀币在魏人心中更有独特的情怀。惠县又是在国都大梁附近,所以这人文风情可是最为纯正不过了,一听老者这么一说,当下就有人想起了蓝兴的话,不乐意了。

“楚蛮子,没见识,居然说是铜片!”

“真是无知!”

……

这么神奇,苏铭是一脸的不解,细细回味起来,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人不怕不知,最怕不知而又不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