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我在北宋当王爷

更新时间:2020-07-27 08:03:54

我在北宋当王爷 连载中

我在北宋当王爷

来源:落初 作者:纤弱书生 分类:历史 主角:赵楷赵桓 人气:

《我在北宋当王爷》作者:纤弱书生,历史类型小说,主角:赵楷赵桓,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重生在北宋,我是状元皇子。这里有不一样的高衙内,不一样的高俅,不一样的秦桧,不一样的赵桓;一样的种师道,一样的宗泽,一样的韩世忠,一样的梁红玉,还有不一样又一样的我和那诡异莫测的‘命运’靖康年间,北宋动荡,金人南下,一时风起云涌。我只愿忘掉懦弱,永不妥协,不愿悲剧重演。哪怕没什么人支持我,哪怕只有寥寥数人愿意和我并肩作战。那又如何,我只愿忘掉懦弱,永不妥协,不愿悲剧重演。当北宋战旗漂洋在黄河两岸的时候,破晓后的第一束阳光照耀在北宋破碎的国土之上,我发现我的血是热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柔福一听赵楷这话,有点慌了“赵楷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我是。。”

赵楷捂住脸,声音颤抖“别说了,让我静静。”

赵楷以前还是挺喜欢下围棋的,可是现在赵楷发誓,以后再碰围棋,剁手,没错,剁手。

‘悲痛欲绝’的赵楷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枕头底下还有半个鸡腿,赶紧拿出那半个鸡腿,把所有的不开心都发泄在了这半个鸡腿上,样子要多粗暴就有多粗暴。

看着赵楷和鸡腿作斗争的样子,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柔福竟有点不相信眼前这人是自己的哥哥了,那样子,太没出息了,就好像没吃过鸡腿一样。

柔福发愣的时间,小豆芽已经给赵楷倒了一杯茶,端给赵楷。

“还是小豆芽对我好。”赵楷接过茶杯,一饮而尽,浑然忘记了刚才自己还埋怨小豆芽呢。

柔福把目光看向小豆芽,似乎想要询问小豆芽一般。

小豆芽无奈一笑“柔福帝姬见笑了,郓王自从受了伤后就变成了无肉不欢。”

柔福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支着下巴,把目光落在赵楷的身上。

柔福发现自己好像更喜欢看赵楷现在这个样子,比以往那个温文尔雅的赵楷顺眼多了。

赵楷依然旁若无人,努力的和自己手中的鸡腿都斗争。

这场斗争一直到一个女子进入房间才结束。

一身黑色劲装,留着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容貌俊美,黑眸闪烁着点点星光,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柔福帝姬,时辰差不多了,该回宫了。”女子的声音也透漏着淡淡的冰冷。

赵楷用余光瞄了一眼那女子,可这一瞄,赵楷就再也无法收回目光。

心中惊叹道“哇咔咔,禁欲系女神呀。”

只不过女子却看都没看赵楷一眼,直接忽略掉了赵楷,自始至终淡淡的看着柔福。

柔福看着女子,又看向赵楷,有些不舍的道“赵楷哥哥,我要回去了,这次出宫看你,爹爹只给了半日的时间。”

然而赵楷现在眼中只有那女子,哪里听见柔福的话,依旧痴痴的看着对自己视而不见的冷艳女子。

柔福见赵楷不搭理自己,看着那女子,眼珠子都快我看出来了,不开心的哼了一声。

“哼,臭哥哥,然儿姐姐,咱们走吧。”

“恭送柔福帝姬。”小豆芽忙的作揖行李。

柔福走到门口,回过头见赵楷自然不理不睬,气的跺了跺脚,怀着满腹的不开心的离去了。

柔福和那女子离去许久,小豆芽见赵楷依旧保持着那副痴呆的样子,伸手碰了下赵楷“郓王,你没事吧,柔福帝姬已经走远了。”

赵楷这才回过神,呲溜一声收回嘴边的口水“啊,走远了。”

赵楷有些惋惜,随即冲着小豆芽招了招手“小豆芽你来。”

“郓王有什么吩咐吗?”

“你知道和嬛嬛同来的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吗?”赵楷一想到那女子冷艳的样子,心就跳的厉害,赵楷突然相信了一见钟情,相信了爱情。

“那个怪女人呀。”小豆芽想了想,摇着头道“不知晓。”

“怪女人?”赵楷不开心的看着小豆芽“哪里怪了,一点都不怪。”

“哪有女孩子头发那么短的,多难看。”小豆芽努着嘴,赵楷维护那个怪女人,让小豆芽很不开心。

“我就觉得挺好看的。”赵楷不以为然,在现代生活了那么久的他,对于女孩子留短头发早就习以为常了。

反而不理解北宋的人,为什么就觉得女子留短头发就是怪。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么能说剪就剪呢。”小豆芽不服气,嘟着嘴,气呼呼的道。

“额。”

小豆芽一句话,让赵楷无言以对。

这句话出自孝经,古人思想又古板,认为随意剃发为不孝。

虽然到了北宋也不是特别反对剃发了,但是还是很少有人留短发的,也可以说几乎没有。

小豆芽见赵楷不说话了,露出胜利的得意表情。

赵楷也懒得和小豆芽争执,扔掉手里仅剩骨头的鸡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满脑子里都是冷艳女子的样子。

小豆芽看赵楷不理睬自己,得意的表情变得沮丧,拿着手帕细心的给赵楷擦着嘴巴。

--次日--

北宋皇宫,垂拱殿。

宋徽宗着龙袍坐在最上方的龙椅之上,梁师成着官服在宋徽宗的身侧。

宋徽宗神情喜悦,似乎有什么开心事“枢密使何在?”

下面,一高大男子出列,行礼“臣在。”

高大男子便是历史上著名的六贼之一,童贯。

宋徽宗摆摆手,示意童贯免礼,随即道“枢密使平定方腊叛乱,想必众爱卿也都知晓了。”

宋徽宗此话一出,一众官员立马行礼,贺道“天佑我大宋。”

站在最前面的宰相王黼出列,面带喜色“枢密使平定方腊叛乱,为我大宋尽心尽力,功不可没,如果我大宋多一些枢密使这样的良将大才,何惧周边列国。”

王黼一头金黄色的长发,眼睛也是黄色,典型的混血儿样子,不过王黼双眼凹陷,面色发白,明显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

“哈哈哈。”宋徽宗不停的点头,很是赞同王黼的话“王相所言也是朕想说的话,枢密使这次立了大功,想要朕赏赐些什么。”

童贯心喜,此时的童贯有太多的赏赐想要,可是童贯很聪明,没有开口要赏赐。

“这是臣该做的,臣不敢要赏赐。”

宋徽宗笑了笑“枢密使不要,那朕就看着赏赐了,枢密使上前听封。”

童贯踏前一步,单膝跪地“臣在。”

“枢密使平定方腊叛乱,功不可没,特封楚国公,领太师一职。”宋徽宗顿了一下,有道还有,拟旨,朕要大赦天下。”

童贯脸色微变,脸上没了喜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谢主隆恩。”

太师,又称太宰,乃是没有什么实权的虚职,宋徽宗封自己为太师,明着是给自己加官进爵,暗着,却是收回自己枢密使一职,收回自己的兵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