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清末少帅

更新时间:2020-06-26 08:01:00

清末少帅 已完结

清末少帅

来源:落初 作者:八骏竞技 分类:历史 主角:孙福望远镜 人气:

《清末少帅》为八骏竞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乱世将来,是沉默,还是爆发  华夏沉沦,是苦难,还是机遇  来到清末,孙复有着天定的使命,大中华将要重焕辉煌  依靠基地,他无视列强  无敌卫队,他纵横天下  东方的文明欲与西方文明争辉,佛道儒三家齐聚,东亚万族共荣  ps:新书《红色警戒下的苏维埃》,绝对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Chun意盎然,绿意葱茏,晚Chun时节的茂名树叶早已绽开,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生命之力,房前屋后栽着的各式花果树已经绽开了枝叶,有些已经放开了Chun花。

随着狗儿逛了整个孙家庄,庄子很大,约有近两千人了,当初的五千亩地早就不够种的了,后来又在附近增了三千亩,已经相当于一个小镇子了。这里的住着的人都是山子营的亲旧,当初买下这片地的时候,曾特意让本来的那些佃户迁走,着实花了不少钱。

因为山子营每月的几天训练,特意建了一个Cao场,说是Cao场也不完全正确,逢到农忙就变成了打谷场,没一点严肃Xing。每个月的几天训练,也就是让他们不至于忘了怎么开枪,真要打仗,只有那十几个带枪的护院还凑活。说是三百多人的营头,大家都明白也就凑凑热闹,真打起来比新兵好不了哪去。每个月的几天训练已经从当初保持战斗力的目的,变成了一种运动了,每个人都冲着几十发子弹来的,打完就回家了。

现在还不是农忙,村里的青壮都没事干,这不是二十一世纪,到处的招工启事,这时候基本上都是呆在家里没事做,不然哪会有人会跟着以前的孙复军训,看着游手好闲的少年青壮,孙复打定了他们的主意,早晚要把他们拉到军营去。四处游玩的孙家庄青壮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未来已经被定了下来。

“刘叔好啊,小杰在家干嘛呢?”

“是少爷啊,这几天你没带着小杰他们,他们都闲的发慌。”走在路上,和相熟的长辈打着招呼。

“齐爷爷,玩象棋呢?改天我陪你来两局。”

……

“狗子,你说我要是把所有的和我们同龄的少年都召集起来,重练山子营,他们会不会同意?”心中下定了决心,却还是要了解一下他们的想法,毕竟心不甘的招过了,也练不好。

“少爷,以前你不也经常召集他们嘛,他们都欢着呢。”对少爷的想法很不解,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不是以前那样,而是正儿八经的编练,按照军法执行的。”

听到少爷要认真的训练山子营的少年,狗儿心中一热,十多年了,时常听老辈的讲山子营的光辉故事,心中早已向往的受不了了。

“少爷,别人我不知道,但是狗儿愿意为少爷赴汤蹈火。”似乎被孙复的话激起了骨子里的野Xing,一向腼腆的狗儿也表起决心了。

“恩,回头你去问问他们,我和父亲商量商量。”狗儿的保证给孙复增添的信心,决定等孙虎回来就办,这几天要准备资金了,练兵少不了银子的。

在孙复正式下床的第三天,狗儿打听到的消息,让孙复的信心更足了,几乎所有的少年听了少爷要重建山子营,都是热血沸腾,看来十几年软绵绵的军训,早就对老营中的那些人不满了,时常说他们丢了山子营的脸,对于听着山子营辉煌的少年们来说,山子营已经成了一种信仰。

听家里回来报信的人说,今天父亲就要回来了,敲闷棍的哪位找到了,过程很是狗血,下手的是广州的正黄旗人,名叫扎布尔,父亲是广州的统领,也算广州的一方霸主了。扎布尔看上了正在广州的新学堂里读书的王萱,本想娶回家,可惜王萱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要不是王萱是高州知府的女儿,怕是早被抢回家了,没什么脑子的扎布尔在手下狗腿子的怂恿下,在茂名城呆了十几天,准备干掉孙复,再去提亲。可惜身边带了一群草包,打晕了没防备的孙复,却被捡起枪的狗儿吓跑了。

孙虎带上二品顶戴前去告状,耽搁了几天,愣是没人接状子,找人打听才知道扎木尔的父亲上下活动才成了这样,愤怒的孙虎都想带人杀进统领府了,待亏管家魁叔赶到,劝住了孙虎,不然孙复就只能上山为寇了。在魁叔的帮助下,也没撼动统领府的地位,扎木尔依然逍遥在外,愤怒的孙虎对大清彻底绝了望,头发白了一半,身强力壮的孙虎本来看着只有四十多岁,现在确是身体符合年龄了,比以前老了十几岁。

“少爷,少爷,老爷回来了。”呆在房间里看书的孙复,听到门外传来了狗儿的喊声,一听父亲回来了,好像是身体本能一样,孙复不自觉的就站起来了,就要出去迎接,对自己的身体这么不听使唤,孙复虽然纠结也没有太过在意,很快反应过来,出去迎接去了。还没走到大门,就见一位有五六十的老人迎面而来,和自己刚刚醒来时见得不大一样,白发多了,皱纹也多了,仿佛老了十多岁,孙复只觉眼中酸酸的,泪珠已经留下来了,快步走到父亲身边,双膝一软就跪了下去,声音中带着哭腔“父亲,儿子给你添麻烦了。”

双手托住跪下的儿子的双臂,老眼中滴下浑浊的泪水,脸上的悲愤,怨恨明眼人都看的到。

“儿子,不怪你,是为父无能啊,没给你出气啊。”声音中带着恨意,脸上的刀疤像是会扭动一样,很是狰狞。这一次可把这位淮军悍将伤心透了,自己的儿子无辜被打,官员相互遮掩,朝廷就是这样对待流血的将士,自从被迫撤离台湾开始,心中积聚的所有不满都涌了出来。

“老爷,先进屋再说吧。”身边的管家魁叔安慰着孙虎,免得气大伤身。

“魁叔,麻烦你了。”听到魁叔的声音,孙复连忙叫道,有些不好意思,刚刚父子相拥,慢待了他。魁叔也有五十来岁了,身体有些单薄,不过还算健康,面貌清秀,年轻时也是位翩翩美少年,眼中是不是的闪出智慧之光,好像总是在谋算着什么?

搀扶着步伐有些蹒跚的老父,这一刻孙复觉得自己长大了,心中对编练新军的没了一丝犹豫。不如客厅,扶着老父坐在正座上,让魁叔坐在椅子上,提了茶壶就给父亲和魁叔倒了杯茶。茶叶是自家炒得,院子里的那棵茶树已经有近十年的光景了,味道算是不错。

措置了一下言辞,对着渐渐缓过气的父亲和魁叔说:“父亲,魁叔,我想重练山子营,让山子营活过来。”

魁叔的茶杯明显一顿,再次喝了起来,看来被孙复的话惊到了。至于孙父倒是没什么动静,像是没听到。

大约安静了一盏茶的时间,孙父才说道“回来时,我去了高州知府家,也就是你未来岳父家,觉得再过两年等你们大些就把婚事办了,你那未来岳父同意了。”

有些明白了父亲的意思,强忍着心中的欢喜,恭恭敬敬的和父亲魁叔告了别,刚刚走出门口就大喊一声,跑了起来,他要去完成自己的中国梦去,为了自己,也为了中国。

望着远去的儿子,孙虎叹息了一声,“阿魁啊,复儿撑的起来吗,山子营已经没什么真东西了,全都要他自己来啊。”

“老爷,少爷自小就与常人不同,果断、聪慧、自信有亲和力,那些少年都服他,简直是天生的的统帅,其他的有不足,还有老爷可以提点着,这种资质是天生的。大清快不行了,北边传来的消息,老东西已经快死了,至于哪位关了那么久早没有一个亲臣,手里又没兵,怕是没人愿意让他在上位,说不定老东西走之前还会带上他呢。”

“在这高州地面上有王知府担待着,身为少爷的未来岳父,又只有一个女儿,不费点心怎么行啊!”

听着管家孙魁有些无赖的话,孙虎心中忧虑顿去,开怀大笑,“你啊,真是无赖,几年前你就让我为复儿提一门亲,怕是早瞅上王知府了,可怜他还不自知,对你那么好,还想让你帮他疏理政事。”

“王知府为人有些迂腐,十年寒窗苦,熬到了今天当初还是家里人瞒着他打通关节,才谋了这么个职位,多年来屡有功勋,深的民心,算是少有的好官了,可惜不愿走通关节,一直没有晋升,在这任上有八年了,要不是还有几分清名,早被撸了。”虽然语气有些不屑,孙魁对这位少有的清官还是很推崇的。

“当年,你就想拉着我造反,打捻军的时候一次,在台湾一次,我都没同意,现在就看复儿的了,我老了。”说起往事,孙虎摸了摸头上已经灰白了的长辫,叹息了一声。

“别人都说我是被土匪绑了票的举人,哪里知道举人是真的,绑票是假,当年不满时政加入捻军,多亏了大人饶了我一命,才能把晟儿养大Cheng人,这些年大人的品格让我很是敬佩,孙家庄的老老少少全仗着大人的庇佑,才能免于苛捐杂税的侵扰,安稳度日。”若是别人听到孙家的管家竟然是捻军余孽,怕是要掀起一番风浪。

本来是想跑到外边去的,可是想起已经两天都没见小胖了,就转向粮仓,感觉的到小胖就在那里,真不知道他在干嘛?

一进后院就下了一跳,到处都是土堆,两米高的土堆堆满了后院和粮仓哪里的所有空地,只有一条一人宽的小路可以行人,‘小胖不会把整个地下都挖空了吧。’

顺着小路,走到那几间空着的房子前,也就是原来放着克隆人的那几间,门上已经变了样,类似于指纹控制的电动门,就是没有输入指纹与密码的地方。孙复正要叫门,吱的一声,门就开了,如果说土堆让他惊讶,那房间里的东西,让孙复都想大叫。

整齐的摆在地上的Qiang支,以孙复的见识,那应该是德国毛瑟公司的98式步枪,拉栓步枪的顶尖产品,可以用到二战的好枪。粗略一算应该有六百多支,旁边还放着几十门大炮,应该是75毫米口径的,分成两种,一种短口径的山炮,一种是长倍径的野炮。

“主人”一个迷你的小胖形象突兀的出现在孙复的面前,悬浮在半空中,就像幽灵一样。

“你,你怎么成了这样,竟然可以显形,这还是电脑吗?”仿佛见了鬼一样,饶是经历了穿越时空隧道这么诡异的事,看到小胖出现在半空,还能自由活动,也感到惊奇,甚至惊骇。

孙复的惊慌似乎在小胖的意料之中,“主人,不用慌,我现在的样子,只有你可以看到,它是通过脑电波直接显示在你脑子里的,并不是真的可以显形,而且我无法离开你超过一公里。”

稍稍淡定了些的孙复就迫不及待的指着那些枪炮,想要问问小胖,还没等开口,小胖就做出了解释。

“主人,这些都是拆掉的休眠舱改造的,本来靠着机床是造不出这些武器的,但是休眠舱的外壳是高品质的合金,制作枪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要冲压成型就行了。”

“你让小胖处理那些休眠舱,小胖想不出好办法,就把他们全拆了,制成了枪炮,主人你不会怪我吧!”小胖一副我很怕怕的样子,本就没有怪小胖的意思,现在就更没有不满了,心中对这个新智能满意到爆了。

“小胖,你做的很好,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案了。这里有多少枪炮,怎么没有子弹?”

“是这样的,机床是不能处理化学物质的,容易产生爆炸,需要专业的弹药生产线,生产弹药。这里有640支毛瑟98拉栓步枪,75野炮6门,仿得是M1903式75毫米29倍径野战炮,75山炮6门,仿得是克努伯75山炮。地下还有8000支毛瑟98拉栓步枪,M1903式75毫米29倍径野战炮30门,克努伯75山炮30门,1902年克虏伯式150mm长管加农炮2门,法国M1897型野战炮2门,1894年克虏伯式210mm重型速射加农炮2门,1904年式克虏伯280mm重型榴弹炮2门。”

“由于休眠舱的合金比火炮用钢轻一些,所以火炮也比原装的轻得多,但是威力有增无减。另外还有十八个二等克隆人用的休眠舱材料更轻更硬,小胖准备给卫队制造武器,只是还没选好使用什么样的Qiang支。就没制造,都放在地下。”

“主人,主人……”喊了好几声,也没见回应,正在介绍的小胖转头一看,发现一个正带着傻笑,流着口水的呆子,‘怎么长的和主人这么像啊,就是傻了点。呀,怎么是主人,恶心死佛爷了。’

“主人”这次的声音并不大,只是很细,像一根细针钻进了还在傻笑的孙复的耳中。“啊啊……”刺耳的叫声轰动了整个孙家庄,一时间鸡鸣狗叫此起彼伏。

“等过一阵子,再给他们准备武器,现在不急。”叫完之后,就一副刚刚不是我的样子,自顾自的说起来。

“休眠舱不可能只有合金,应该也有缓冲的物体啊。”

“里面的缓冲物,一部分被做成了防弹背心,在下面呢,只有三十多具,一部分处理后成了枪托,由于数量问题,枪托都是空心的,为了平衡Qiang支,往里填了些砂石,和正常Qiang支没什么两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