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投胎不是唯一出路

更新时间:2020-07-30 08:42:45

投胎不是唯一出路 连载中

投胎不是唯一出路

来源:落初 作者:乱话 分类:灵异 主角:小姑娘季谷涵 人气:

经典小说《投胎不是唯一出路》由乱话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姑娘季谷涵,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季谷涵死了,当他跋山涉水的到了地府的时候,地府的公务员告诉他:近年来人间人口已经进入了负增长阶段,生的远没有死的多;现在冥界已经住满了,等投胎的灵魂数不胜数。所以像你这样品格优秀为人善良软弱可欺的软柿子现在还不能提供转世服务,麻烦你返回人间继续为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真神了……”刘胖子站在一旁咋舌道。

季谷涵回头向他比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他看许双跃赵时成两人。

“好了,”许双跃将那页黄纸撕了下来,“不过还差一样东西。”说着不等屋中另外三人反应,便抬手撩开了左手的袖子,而后将那只惨白无血色的手臂直直的插入了赵时成的心脏。

刘东威见状大骇,正欲惊呼时却被一旁的季谷涵捂住了嘴巴。

季谷涵感觉似乎有一个听不见的声音在提醒他,许双跃所做的不过是这个这个简陋的“仪式”中所必要的部分,是无害的。这种感觉很奇妙——明明看见了这惊心动魄的场景,内心却毫无惊惧与波动。

赵时成低头看着那穿插在自己胸口上的手臂,内心也莫名的很平静,并且他能感觉到心脏似乎在被几根冰凉的手指拨弄翻动着找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找到了吗?”赵时成问道。

许双跃没有回答,反而是皱着眉头迅速的将手抽回。

于是只见一小团无色的火焰被从赵时成的心口里拽了出来。

然后许双跃用他森白的沾着火焰的手抓起个那刚刚撕下的黄纸,黄纸在碰到火焰的一瞬便顿时化成了一堆纸灰。

然后灰落,火熄。

赵时成望着那堆纸灰,忽然觉得冥冥之中他的身上好像多了些什么。不过不是什么不好的感觉,但也说不上感觉良好,只是似乎有什么看不见摸不着又让他无法预测的东西和他悄然的联系在了一起,并驻扎在了他以后的命运当中。

“契成了。”许双跃拍了拍手上的灰然后站起了身向着自己的铺位走去,“这样我也算是师出有名。”说罢从一个蓝布包里掏出了一沓纸裁的纸片小人,那纸片小人只是挨上了许双跃的手指便顿时如同活过来了一般,一张张的卷着身体就坐了起来,然后“咻咻”的打窗户缝飞了出去。

“嗨呦我草?”胖子的视线直黏在那纸片小人上追随了好远,“这,这不你看那动画片里的那啥么……对,式神,这不阴阳师的本事么。老四你挺牛逼啊。”

“什么式神,我这不是式神,就剪成这样用着方便而已。”许双跃道,并绝口不提“动画片里的”这件事。

季谷涵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还说没有中二病,明明连日漫里长期霸占热门的元素都给借鉴过来了,却还要做出一副“没有别的办法”“我是不得不如此”的样子。

始终坚信自己一切的中二行为都是必要的——许双跃大概已经达到了中二病的最高境界了。

“那内小人……是做什么用的?能看见女生寝室不?”一旁的胖子并没有在“老四能使阴阳师的本事”这个问题上纠结了太久,反而关心起了飞出去的小纸人的用途。

许双跃转过头来直直的瞅了他半天,而后发声问道,“你想看女生寝室?”

“啊,对啊。”胖子也丝毫不含糊不遮掩的很是坦荡的回答他,“看我女神啊,也在陈学姐她们宿舍。”

“看不到。”许双跃低下头在纸上画起来了黄符,“你都有了小女朋友了,还看什么女神。”

“那真是可惜了,”胖子摇了摇头,不过虽然他嘴里说的是“可惜”但大抵是因为并没有抱有什么希望,所以脸上毫无深感“可惜”的神情,“嗨,不就看个美女么,又不是要精神出轨。”

许双跃没再接这个话题,而是转身将画好的黄符塞给了胖子,“拿着,带着赵时成出门去,哪里人多你们就去哪里。”

“成!”胖子将手里的黄纸卷吧卷吧揣进了裤兜,然后又招呼着季谷涵道,“走,老三。”

“他得留下,”许双跃伸手拦住了季谷涵并对着胖子说道,“我有其他的事情让他来办。”

季谷涵就在许双跃的身后,并有些不解的望着这个少年室友的后脑勺。

“那我们走了,”刘东威旋开了门把手,“什么时候回来?”

“听我电话吧,”许双跃对他指了指赵时成,“记得一定不要呆在人少的地方,也不要离开他身边。”

胖子道了声,“保证完成任务”然后便带着赵时成出了门去了。

“还有你,”许双跃扭过头来,“这会人都走了我有事情要问你。”

“什么事?”季谷涵望着他转过来的脸。

“你家族里往上数几辈,有没有做我这行的?”许双跃神情认真的问道。

“这……我没听说过,”季谷涵略微回想了一下最后无奈道,“再说我对你究竟是做哪行的,也不是很了解啊。”

虽说许双跃他说自己做的是类似天师的职业,可季谷涵却总是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但许双跃听了回答后并不甘心做罢,反而是继续追问道,“那你有没有什么避人不见的亲戚?”

避人不见的亲戚?季谷涵猛然想了起来:“还……还真有……我爸妈……”

他自七岁起便在养父母家生活,如今已十几年未见亲生父母了。只听过养父母和亲生外祖说过他亲生父母还尚在人世,只是他们究竟身在何方,倒却是无人所知。

季谷涵儿时一直心有疑虑——为什么亲生父母不亲自养育自己?甚至都没有选择将自己交予亲戚抚养,而是直接过继给了毫无血缘关系的养父母。

起初他以为大概是父母实在没有能力养育自己,但后来随着与表亲们的谈论他才发现,事情似乎并非如此——父母之所以会将自己过继出去的原因完全不是出于生活所迫,但究竟是为什么却没有人提起过。

“你爸妈?”许双跃摸着下巴,“你爸妈避人不见?”

“嗯,”季谷涵点头,“亲戚们甚至很少提起他们。”现在想想确是很可疑。

见许双跃做思索状季谷涵则又补充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将我交给了养父母收养,但我与表亲之间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断过,所以也知道他们与我父母也基本没有什么往来。而且养父母在收养我时,家里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嗯……我有个猜想,”许双跃向着季谷涵招了招手,“你走近一点。”

季谷涵向前了两步。而后只见许双跃撩起自己的两个袖子,露出了藏在水袖中的双手。大概是终年不见阳光的原因,这双手包括手腕手臂都森白的好似刷洗干净后的白骨。

这双白骨般的手慢慢的抬起,然后向着季谷涵轻轻推去。

许双跃虽然看着体型纤弱,向前推搡的动作似乎也没用什么力气,但在季谷涵的感觉来讲这一下却格外的有力道。

“我猜的果然没错。”许双跃抱着一个人说道,“我刚刚看你离了魂。就知道肯定是这样。”

连退了数步的季谷涵抬起了头,却见那许双跃抱着的人的背影,赫然就是他自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