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无限仙武世界

更新时间:2020-07-30 08:37:03

无限仙武世界 连载中

无限仙武世界

来源:落初 作者:宁悦岳 分类:科幻 主角:白凡慕容 人气:

主角叫白凡慕容的小说是《无限仙武世界》,它的作者是宁悦岳最新写的一本科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凡:宅男,重生万年之后的末世,绝望中进入仙武轮回空间。穿梭于武侠与仙侠世界,获得各种顶级修炼功法,踏上修炼之路,创立无上仙宗,带领人族终结末世,仙临天下。当是时,一道‘仙界开拓令’揭开了万古前的血秘,曾经流干仙血之地,迎来了又一纪元的征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年后,日出未出,红霞漫天。

清秋时节,山岗上晨风肃寒,白凡只穿着一件白色单衣,面北背南而坐,五心朝天,意守丹田,引丹田之气沿着经脉上行下归,周而复始。

九阴真经内功共有五层,白凡修炼半年只堪堪入门,饶是如此也能做到不惧一般寒风。

三十六个小周天运转完毕,白凡倏然直立而起,脚尖一挑就将放在一旁的木剑挑到半空。

劈,斩,截,撩,挑,钩,刺,白凡一遍又一遍的练习这些基本剑法,心中全无他物,练得百十遍,手臂酸胀麻木,但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舞着手臂机械地练习着。

全真教的武功很多,除去只有王重阳一个人练了的先天功不谈,全真心法是一派根基,白凡尽管在修炼高深的九阴真经内功,但全真内功也没有丢下,好在两者都是道家一脉的武功,同根同源并无冲突,反而有相铺相成的功效。

其他的武功招式有全真剑法、三花聚顶掌法、一气化三清剑法、天罡北斗剑法等等,这些武功白凡选了一门全真剑法专心练习了十几天,发现效果很差,往往舞了一通之后,自己都控制不住剑势,还未伤敌就先把自己弄伤了。

王处一一看便知是他基础太差的缘故,因此教了他七招最基本的剑招之后让他自己勤练不休。

“志凡师弟,你入门也有大半年,再过一个月就是全门弟子大较功,不如让师兄先来指教你一下,免得到时候给师父丢脸。”

白凡充耳不闻,继续练着自己的七招剑法,直到最后十遍练完,才对着神态不悦的赵志敬说道:“你若能接下我一招再说指教不迟。”

“好,那师兄我就讨教一下师弟的高招了,请。”

赵志敬脸色铁青,拔出三尺青锋,一招“定阳针”向上斜刺,剑尖直奔白凡头面而去。

他原比白凡大几岁又早入门几年,那日在山顶在王处一面前被白凡一下就扔飞出去,自觉丢了面子,于是便时常想讨回来,但白凡入门之后一直深居简出,勤心修炼武功,不去招惹杂事,他也找不到机会,今日见白凡一直练习七招最基本的剑法,只当他悟Xing差学不会上乘剑法,因此便想教训白凡一顿,好出一口气。

“定阳针”是正宗的全真剑法,但赵志敬却练得不怎么正宗,看似剑光森寒,锐气十足,但剑尖却飘忽不已,显然腕力不够,更像个花架子。

白凡看出破绽,木剑侧着剑身在面前的青锋剑上一拍就将它拍到一边,旋即手腕一转,木剑绕着青锋剑一旋,赵志敬只感觉剑身传过来一阵剧烈的抖动,一道怪力旋来就握不住剑柄,被白凡直接将剑挑飞,插在一旁的泥土里。

“师兄,你这招定阳针怎么练成了落阳针?”

“你……”赵志敬羞愤难当,他练了几年的剑法当然不至于不堪一击,但是白凡那一身怪力实在难挡,刚刚在长剑上一拍,直到现在虎口还是麻木的。

这时一阵钟声从重阳宫出来,有人在敲钟呼唤全真弟子集合,钟声急促透着一股慌乱。

“该不会是王重阳挂了吧?”白凡心中一紧,按照时间王重阳的确是在第一次华山论剑不久后就死了,但是第一次是假死勾引欧阳锋上当的,后面才是真死。

两人都无心纠缠,直奔重阳宫而去,一路急奔到了重阳宫,果然见到全真七子都伏在王重阳身上痛哭不已,一旁还有个半老不老的道士,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样子。

这种场合自然没有他们说话的分,两人找了个地方和三代弟子一起跪好,等候师父师伯的吩咐。

其后两天众弟子披麻戴孝,准备好灵台祭堂,王重阳的棺木就放在重阳殿上,供人哭拜。

全真七子对王重阳感情很深,又不知道他是假死,因此一个个都是心情沉痛的样子。

到了第三日,江湖上都知道全真教掌教王重阳去世,武林中人皆知九阴真经在王重阳手上,但慑于全真七子的威名,一般江湖人士不敢这个时候上门找死,但是西毒欧阳锋却欣喜欲狂。

他武功不敌王重阳,但是全真七子这些二代弟子,他却完全没有看在眼里,带着手下直接一路打上山门,杀到重阳宫。

全真七子怕伤到王重阳遗体,便将欧阳锋带来的一众高手引导一边,布下天罡北斗剑阵与之拼斗,独留周伯通守在王重阳遗体旁。

但周伯通武功虽高,却仍不是欧阳锋的对手,硬拼十几招就被欧阳锋一掌打在肩上,半晌不能动弹。

欧阳锋一身蛤蟆功刚猛暴烈,强攻进重阳宫,再无人能挡,有不怕死的三代弟子冲上去,只挨了一掌就被打飞,身如败絮。

这个时候白凡自然是有多远就避多远,反正最后王重阳会出手,那些自告奋勇的三代弟子实在死得冤枉。

果然,当欧阳锋去拿供在桌上的那部经书时,突然间喀喇一声巨响,王重阳棺材盖上木屑纷飞,穿了一个大洞。

王重阳身随掌起,飞出棺来,迎面一招‘一阳指’向欧阳锋点去,欧阳锋见死人复活,吓得魂不附体,大惊之下来不及运功抵御,登时就被王重阳一击而中,“一阳指”正点中他的眉心。

欧阳锋一声凄厉的长嚎,修炼多年的蛤蟆功直接被破,他也不敢再停留,转身夺门出逃。

白凡连重阳宫都没去,一直躲在大殿十几米外的大树上观看情形,本以为无论如何也不会殃及池鱼。

但那欧阳锋好死不死地逃出重阳宫后,见前面有周伯通和全真七子挡路,便换了个方向,施展轻功朝白凡这边飞来。

这时丘处机以为欧阳锋拿到九阴真经了,便大声吼道:“留下真经,别让贼人带走了。”也不知道对谁说的。

白凡一听脸都绿了,尼玛的,丘师叔你好歹也说清楚喊谁啊,你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说得不清不楚,都以为跟我说的,我这身板能挡住锋爷一根手指头吗。

只迟疑了一瞬间,白凡准备转身就逃,欧阳锋尽管受了重伤,但也不是他能挡住的,就算被治一个不尊师命,贪生怕死之罪他也认了,和Xing命比起来,别的都可以忽略。

但他太低估了欧阳锋的速度,十几米的距离只一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他身前。欧阳锋也没把他当回事,从他身前一米处如风一般掠过,但欧阳锋却习惯Xing地随手扔出一条毒蛇杀人灭口。

白凡还没来得及松下去的一口气又提到了嗓子眼,拔出佩剑,一剑向前刺出,剑身前焕然出现两个剑尖,正是白凡练的唯一一招剑法——一气化三清,与其说是剑招不如说是一种使剑的方法,这一招练到高深处,任何剑招施展出来都可以化出三剑,白凡之前练剑时从未成功过,这时生死压迫之下,成功化出两剑。

五彩斑斓的毒蛇被两剑斩成三段,但那蛇头却借着冲劲继续飞来一口咬在白凡脖子上,白凡心胆俱寒,连忙将蛇头扯下就要坐下运功逼毒,晃了几晃,蛇毒入体直接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众人一直在观察这边情形,只见白凡出剑似要阻挡欧阳锋,刺出一剑接着就倒在地上,王处一见状心中大急,连忙几剑击退敌人赶了过去,见他脸色青黑,地上有有几节毒蛇的身躯,便知是中了蛇毒,连忙抱起奔向重阳宫。

这时王重阳正盘膝打坐运气养神,王处一见他没死,惊喜道:“师父,您还活着,那可真是太好了。”

王重阳只知大限已致,现在又击退了欧阳锋,本要就此坐化,但见王处一抱着一个小弟子进来,不由强打精神问道:“处一,你怀中抱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王处一悲痛道:“这是弟子亚徒,名志凡,刚刚贼首逃出去,志凡上前阻挡,却被那人放出毒蛇咬了,偏偏咬在脖子上,上连脑颅,下连心脉,现在蛇毒只怕已经流遍全身了。”

王重阳听罢叹道:“的确忠勇,如此就没了倒也可惜,也罢,为师最后再为全真教做点事罢。”

说完,让王处一将白凡盘膝做好,自己坐在其身后,右手伸出食指,缓缓点在白凡头顶百会Xue上,一指点过立即缩回去,第二指立即点在他百会Xue后一寸五分处的后顶Xue,接着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一路点将下来,已将他督脉的三十大Xue顺次点到。

王处一瞧见,虽看不出师父用的什么武功,但却见师父一路点下来,白凡吐出不少乌黑腥臭的毒血,只当他在运功为白凡逼毒,却哪里想得到他正为白凡打通周身奇经八脉。

督脉点完,王重阳也不歇息,又跃落初文学在她任脉的二十五大Xue,这次速度奇快,一口气尚未换过,已点完任脉各Xue,随后阴维脉的一十四Xue,阳维脉三十二Xue点完时,王重阳额头上已见汗水,头上蒸发着白烟。

王处一见状不安道:“师父,要不要先歇一下,弟子看志凡脸色好了许多,想必蛇毒已经得到控制,不如过几天继续治疗不迟。”这时全真七子其余六人和周伯通也击退全部来犯之敌赶回重阳宫。

王重阳摇了摇头,示意他们静声,众人不敢再出声,站在一旁静观。

冲脉从会阴到幽门,一共一十四Xue,能调节十二经气血,这一脉点完,白凡噗的喷出一团乌黑的血块,脸色恢复红润,显然蛇毒已经将近排完。

王重阳最后一指点完,内力损耗过度,他本靠着深厚的内力强行维持生机,现在内力一空,只感觉眼前黑影重重,再也支撑不住就要往旁摔倒。

全真七子连忙上前扶住他,皆担心不已。

王重阳喘着气说道:“数日前为师自知命数将尽,因担心西毒欧阳锋前来抢夺九阴真经,因此以上乘内功闭气装死,只等欧阳锋前来抢夺经书时重创于他。”

丘处机道:“师父既有安排,何不告知弟子等,弟子们做好准备,能将那欧阳锋留下也说不定。”

王重阳摇头道:“为师唯恐告知尔等,尔等假装悲哀,总不大像,那西毒狡猾无比,必定会看出破绽,到时候会另生毒计。”说完看着白凡接着道:“为师用一阳指破了欧阳锋几十年的蛤蟆功,想必他再没有能力来纠缠你等,做完此事,为师再无牵挂,本想就此坐化,但见这孩子因阻挡欧阳锋身中剧毒,便运功替其逼毒,顺便打通其奇经八脉,只可惜还是差了一步,最后的带脉为师已经无能为力了。”

“师父……”全真七子哪里还不明白王重阳的意思,知他大限将至,这次却不是装死了,都悲痛不已。

“处一,这孩子身上的毒已经排了九成,剩下的一成却藏在周身最阴秘处,日后你需督促其勤修内功,早日打通带脉,将余毒全部逼出,否则若积累十数年一朝爆发有毒火攻心之患。”

王处一哭咽道:“师父放心,这孩子一向勤苦,定不会发生那种事。”

王重阳点了点头,面色祥和地闭上眼睛,一代宗师中神通就此逝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