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二次元 > 莽山龙者

更新时间:2020-07-27 07:49:53

莽山龙者 已完结

莽山龙者

来源:落初 作者:何枯荣 分类:二次元 主角:何祈阿九 人气:

《莽山龙者》为何枯荣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莽山何氏是华夏扶持的护国门派,主要为国家执行各种特殊任务。莽山培养了一批精英,名为龙者。  身为龙者的何祈因为师妹执行任务意外牺牲而大闹门派,最后一走了之。  但世有纷争、心计、宿敌、危机、谁又能全身而退?  且看背负莽山命运的何祈,如何混迹在这魑魅魍魉的都市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顶好的早晨。

小街几处花坛散发出芳香,弥漫在有些湿润的空气里。麻雀没有在电线杆上多嘴,而是徘徊于众多绿荫的大树上。蓝天白云下倒有几只乌鸦穿梭在顶楼,也不出声,拍着翅膀飞向远处。

偶尔一阵微风拂过,摇曳了空地秋千与树梢。麦色阳光窜出云层,直射在何祈的床头上。

今天是周六,大清早他却被一阵脚步声惊醒了。

小筒子楼隔音效果一般,可当那阵脚步停在他家门口便不在发声,半睡眠的何祈就猛地睁开眼,拿起枕边的胁差起身。

他望着门口,又望向窗边,发现筒子楼下停着七八台汽车。何祈眼力极好,发现那些车辆加起来几乎有半亿华夏币!以至于思维一向敏捷的他此时也想不出所以然。

也就在这时,他家的门被敲响了。

咚咚咚——

清脆柔和,并不粗暴。

何祈眼珠微转,穿上裤子走到门前又将胁差收入腰际,然后猛地拉开房门。

并不宽敞的走廊站了十余人,为首的是一名高大英气的中年男人。

他约莫四五十岁,梳着十分整齐的背头,身穿格子西装,本应器宇轩昂的面相却露出平和的笑,他开口道:“何祈先生?”

何祈看了他片刻,道:“你是?”

中年人拿出一张金色名片,双手递给了何祈。

一旁秘书睁大了眼,上次老板用双手———还是半年前在宴会上递给瑞典一名石油老板。

眼前住在这旧楼房的年轻人究竟是谁?让老板一大早推掉所有会议亲自拜访?

何祈接过名片,才发现那是黄金所制。上面赫然几个大字:魏邦千秋。下一行是董事长——魏国华。

魏邦千秋是龙京的商业财团,涉猎的行业大到房地产开发、豪车买卖、星级酒店,小到餐饮连锁,物流运输等等。可谓财力雄厚,在龙京有着十分不错的发言权,何祈并不陌生。

魏?

何祈立刻想起昨天的绑架事件,记得当时从哪些罪犯嘴里听到了“魏家”这个名词,难不成......

“魏先生找我什么事?”何祈道。

魏国华想了片刻,道:“我想请何祈先生到我住处一谈,为了小女的事。”

对方开门见山,何祈也不藏着掖着,思考片刻后道:“怎么找到我的?”

见魏国华欲言又止,何祈才意识到现在耳目众多,于是他将房门完全敞开,道:“你想问什么不必请我上门,进屋就行。”

何祈见对方举止得体,不会是要和自己作对的人,便开门迎客。

魏国华点点头,对身后的人道:“你们退下,去车上等候就行。”

“老板,这…”秘书觉得有些不妥。

魏国华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对那些看上去实力不俗的保镖道:“都退下。”

众人这才退去,一群人的离开引得楼道中居民驻足观看。

魏国华跨进屋内环顾四周片刻,最后才缓缓道:“我女儿昨日被绑架,她说救她的是一个男人。并且交给我了一个工作牌。”

何祈听后愣了下,跑到沙发边拿起昨日穿过的西装。

果然,那领子上只剩下一个扣针,牌子已经不见了。

他暗骂一句该死,自己竟然如此粗心大意。———估摸着是自己打滚的时候将它弄掉在地上了。

何祈看着魏国华,“你是来表示感谢的,还是......”

“当然是感谢。“魏国华诚恳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告诉你我们曾经见过面。太巧了,太巧了!”

何祈仔细看着他的脸,“见过?”

魏国华露出微笑,“六年前,我与秦家家主去潇湘莽山拜访龙师,在大堂见过你习武归来。”

他口中的秦家,是龙京的四大家族之一。秦家和魏国华合作多年,开发航天和生物工程产业等等,一直为国家的富强而发展。

何祈听得对方提及莽山,便认真回忆起来,隐隐约约真的想起了一些事。

“秦遮天秦老爷子”何祈喃喃道。

魏国华笑道:“没错,那时你未成年......叫了老爷子一声,也喊了我一声魏叔,然后在大堂拿了几个水果离去。”

何祈笑了出来,“是!有些印象了,是这样的!”

“此良缘难得!”魏国华感叹,接着道:“———前天下午,我的女儿失踪了。我发动所有能力去找寻仍旧无果,也没有接到任何挟持电话。直到第二天中午,市北公安分局联系到我,说我女儿找到了!”

何祈点头,示意魏国华坐下聊。

“后来公安局带大队前往小女说的绑架地点,我后来也去了,发现那里有四名歹徒死亡,以及一位无辜户主。”魏国华道,“我女儿说有另外的人和他们起了冲突,然后她趁乱跑出。”

“有没有活捉几个人?”何祈道。

“没有。”魏国华说完露出疑惑表情。

“哦,没事。”何祈想着女孩走后报警,再到警察去那儿怎么也是半个小时后的事了,显然昏过去那些家伙已经跑路。

“但我了解她,她隐瞒了一些什么。”魏国华继续道,“我在家追问,她告诉我说是一个男人救了他,然后又给了我一个藏好的工作牌。”

何祈等魏国华说到这里,苦笑道:“你女儿还挺机灵。”

魏国华叹道:“没有你救她,再机灵也没用。”

“我也是偶然出现在那里。”何祈解释,“然后你就和警方调查我了?”

“我一开始对何祈这个名字没有概念,害怕小女受骗,于是和警方立刻调查。”魏国华也不掩饰,“分局在查这个名字的时候,居然没有权限。之后我去了总局,才了解到全国唯一一个叫何祈的人,隶属于国家龙者机构,总局也没有提取档案的资格,仅仅只给我提供了一张照片!”

“再后来,通过网络端和身份证IP的绑定,我查到你在这区域登记过电子住户资料———好在你不掩饰自己的行踪,不然我们根本找不到你。”

“没必要掩饰啊,我现在日子过得很平凡,又没有任务。”何祈笑道。

“当时我看着你的照片就觉得你似曾相识,越看越眼熟!最后才记起确实在莽山何氏见过你!”魏国华深呼吸着,“我连夜去秦家找老爷子询问,他亲自替我询问龙师,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你果然是莽山何氏门派的人!公安局的权限问题,也就合情合理了。”

但何祈却苦笑道:“我已经...不算是莽山的人了。”

魏国华回道:“龙师他跟我聊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说,你因为个人原因离开莽山?”

何祈点头。

“但他说你的龙者代号仍旧合法。”魏国华笑道,“也难怪王局长搪塞我,毕竟你身份特殊。”

“王承民么?”何祈想起那位有趣的公安局局长,“除了国家布置的任务,其他社会突发事件只要我们龙者经手过的,年底都会在总部作统一批报,当然,如果警局要求配合我们也不会推辞。”

“龙者为华夏牺牲了那么多,华夏自然也相信龙者。”魏国华由衷道,“何况你们还是为民除害!”

“正当防卫罢了。”何祈挥了挥手,深藏功与名。

“当然,我向龙师询问你的人品,他说你是莽山顶梁。”

何祈苦笑,“那老贼就会糊弄人,我算啥顶梁,最想拆莽山的招牌的就是我。”

因为师妹何芷礼执行任务意外死去,何祈大闹莽山最后一气之下离开了门派,到现在已经快一年了。

魏国华自然不明缘由,听得何祈称潇湘三龙之一的龙师为“老贼”,也只得无奈笑笑。

华夏之巅,护国三龙。

莽山何氏,是国家扶持的护国门派,主要为国家执行各种特殊任务。莽山何氏培养了一批精英,他们在内保护国家要员,在外抵御他国危害华夏的不诡之举。

他们统称为龙者,他们默默守护着华夏,为国捐躯也在所不惜。

何祈是龙师手下的弟子,替国家执行过多次任务。以至于魏国华这种商业大佬,都对他这种晚辈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

“我又向龙师说应该是你救了我女儿,他建议我试着去联系你。”魏国华补充道,“所以大清早我就来你的住处拜访,以表感谢!”

“再者,我得知你暂时脱离门派,又有一事想和你洽谈。”魏国华继续道。

何祈表示疑惑,“请说。”

魏国华略微沉吟,缓缓道:“我的女儿叫魏嫣雨,现在就读龙京大学。前天的绑架事件,我了解到她是在学校被劫持的。”

说道这里,魏国华面露出凶悍。这一刻商业财团董事的锐气尽展开来。

“目前没有查明是何方势力所为———因为想对付我的人很多。”魏国华皱起眉头,“我一直都把安保系统布置在她归家途中和住宅,没想到那些畜生竟选在读书圣地下手。”

何祈没有出声,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有这一次就有可能第二次,其实我以前在学校替他安排过保镖,但她不喜欢那些三大五粗男人围着她团团转,也不喜欢同学校友注视的眼光,叫我撤离了他们。”

“然而年轻的或者是女性的保镖,拥有不俗实力的少之又少,重金难求。”

何祈吞了一口吐沫,他已经猜到对方意图了!

魏国华继续道:“我想聘请你当小雨的保镖,在学校替我照顾她,不知你可有时间?”

对于魏国华而言,何祈就是一只落单的野生龙者。能够拉拢他作为自己女儿的保镖,那再适合不过了。

龙者可是保护国家要员的特工!

“对不起,这个真没有。”何祈果断拒绝。

在门派要替当官的挨子弹,现在好不容易申请下岗了———又跑去替商人的女儿挨子弹,不是傻吗?

魏国华很少求人,何祈的拒绝让他微微尴尬。

他想了想又道:“也许不会长期占用你的时间,需要的时候请你来就可以了。”

“平常我要上班,周末的话要练武。”何祈解释道。

“上班?”魏国华想了想,“哦,对了,万信房产对吧?”

见何祈点头,他又道:“那家公司一个月付你多少薪水?”

“六千,包两餐。”

魏国华微愣,像是不知何祈做这份工作的意义。

于是他对何祈道:“我给你两百万的年薪,能不能跳槽到我这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