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引妻入怀:腹黑总裁强势宠

更新时间:2020-08-01 09:33:00

引妻入怀:腹黑总裁强势宠 连载中

引妻入怀:腹黑总裁强势宠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白夭夭 分类:都市 主角:凌肖红茶 人气:

《引妻入怀:腹黑总裁强势宠》由网络作家白夭夭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凌肖红茶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四年来,余妖娆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和姓凌的离婚。某日记者采访。“凌太太,听说您和凌先生感情不和,想离婚,是吗?”“是。”当晚,某男端着杯红酒,出现在她的面前。“听说,你想离婚?”“是。”“想离也行,分手酒总得喝吧。”喝了酒的她被成功地拐到床上。后来,记者再访。“凌先生,听说凌太太和你感情不和,想离婚,是吗?”凌大总裁轻啄怀里娇妻的粉颊,“小女人欲求不满的反抗而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这只不过是他在戏耍着她罢了!?

男人松开手,点了一根烟,烟雾缭绕,朦胧了他冷漠淡然的脸,他拿出一份文件,扔在桌上,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低沉的声音犹如暗夜的野兽,“签了它!”?

“这……是什么?”余妖娆心中疑惑,直接问了出来。

她边看着男人的脸色,一边拿起桌上的东西,入目的是五个大字——结婚协议书。

“我不明白,为什么?”她举着结婚协议书问他。

他们的结合只是各取所需罢了,有必要搞得这么正式吗??

“你不需要明白,你只要知道如果你拒绝会有什么后果?”男人吸了一口烟,缓缓在她的脸上吐了一口烟雾,混合着他身上的烟草味和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一同窜入她的鼻息。

“我可以答应你,但我有一个条件。我签了以后,你必须保证从今往后不会动余家一分一毫!而且我希望你明白,我之所以答应你,只不过是为了母亲的一番心血不会付诸东流,我也只是扮演凌太太这个角色而已!?

说完,余妖娆盯视着凌肖,目光坚定决绝。

凌肖冷笑,指尖轻点烟头,烟灰随之掉落,他一只手捏住余妖娆的下巴,薄唇靠近她的脸,只差短短的几公分,他暧昧又低沉的道:“可以,我也要警告你,安分守己做好你的凌太太,别做让凌家蒙羞的事情!”?

滚烫的气息不断袭来,余妖娆瞥过了脸,她的下巴蓦地一松,男人薄冷的唇贴在了她的侧脸上,高大的身影“咚”的一声摔倒在地。

余妖娆猛的低头去看,男人已经倒在地上,唇瓣和脸色都很苍白,而他的姿势是蜷缩着的,似乎有些痛苦。

心里咯噔一下,愣了几秒开始慌张起来,她绕过男人,跑向门外准备叫人。

刚拉开门,迎面而来的凌母朝她身后看了看,眼底迅速露出愤怒之色,瞪了余妖娆一眼,手掌用力推了一把她的肩膀,“你对肖儿做了什么?”?

余妖娆没料到凌母会推开她,她的重心不稳,猛的倒下,重重的磕在桌角,额头尖锐的痛觉使她闷哼了一声,她本能的摸了摸,一摊血丝在她指尖晕染。

她撑着地面,楼下上来的佣人迅速将凌肖抱下去,很快,门外响起救护车的声音,她看着凌母着急的背影远去,又听着救护车的声音远去,而她的额头还是在滴血,脑袋止不住的晕眩。

起来拿了纸巾随便擦拭了一下,手机响起,凌父打来的,余妖娆本想挂了电话,但想想不接比接还要麻烦便接听了。

“逆女,要是凌肖出了什么事情,那你也别回余家了,我们余家可不养闲人!”入耳是余父震怒的声音,还伴随着玻璃制品摔裂在地的刺耳声。

余妖娆冷笑一声,,余父这么快接到消息,不用说,肯定是凌母跟他说了些什么,导致他大发雷霆。

这些年来,他鲜少打来电话,在国外时,屈指可数的只有两个电话,一个是让她过年别回来,因为余婷发脾气不知怎么牵扯到她的身上了,第二个也就是这个。

余妖娆苦笑着摇摇头,如果不是母亲的骨灰,不是为了母亲曾经付出心血的余氏公司,余妖娆怎么受余父这样挟制,怎么会甘心被算计着嫁入凌家!?

“爸,你难道不问问我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余妖娆抽了几张纸巾按压着血迹,冷冷的问道。

“哼,实话告诉你,事情怎么回事我一点都不在乎,但因为你得罪了凌家,我们公司出现什么问题,别指望我能饶了你!”那头,余父重重咳嗽了几声,气息粗重,有一下没一下的喘息着。

多么可笑,余妖娆笑了笑,笑出了眼泪。

“既然我得罪了凌家,那为什么当初不让余婷嫁过去?”她收了笑容,正了正声音,尾音发颤。

凌家是一块肥肉,余父和后母、余婷他们三个人没理由会放弃这么好的婚事?她心里一直有着这个疑问。

大概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事情导致他们放弃了将余婷嫁到凌家的想法,反而将主意打到了她身上。

余父似乎停顿了一下,“如果不是你抢了婷婷的婚事,她现在早就是凌太太了,你现在立刻去医院给凌肖道歉,总之一定要让他原谅你,哼!”?

果然,她早就知道余父不会好心放过她,现在,竟然还利用她对母亲的感情一直逼迫她做些言不由衷的事情!?

医院内。

余妖娆徘徊在病房门口,,突然,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姐,你是病人家属吗?”?

她迅速的看了一眼房内,没来得及说话,凌母便走了出来,恶狠狠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话里浓浓的厌恶和不悦直冲她的耳廓,余妖娆怔了怔,将手中的水果篮子提了起来,说道,“我来看看凌肖,他现在怎么样了?”?

凌母横出手推开了篮子,“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立刻离开!”?

余妖娆明白凌母是爱子心切,不去计较她对自己浓浓的敌意,耐着性子解释:“伯母,当时我和凌肖在说话,他就突然晕倒了,我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进来!”病房内传来一道男人低沉又磁性的声音。

余妖娆将水果篮子放在桌上,一道热烈而沉稳的视线一直追随着她,她瞥过了头。

一行人走了进来,余父不停向她使眼色。

余妖娆咬着嘴唇,不甘心的走到病床前,低声违心的说道:“对不起,请原谅我,是我的错。”?

余妖娆倔强的神情自然是落入了凌肖的眼中,他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只凭着对逝去母亲的眷恋而为家族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床上的男人皱起眉头,没等他开口,余父便讨好一般的看着凌母,“亲家母,你看这逆女也道歉了,是不是能原谅我们了?”?

“哼,你女儿害得我儿子住院这件事情我不能这么就算了!”凌母冷哼一声,声音尖锐。

余妖娆低着头,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神色,凌肖偶然一瞥,看见她额角有干涸的血迹,他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神色有不悦,“你的额头弄伤了为什么不包扎?”

她不自在的撇开了头,凌母略带凌厉的视线不停的看着她,余妖娆手指轻轻的抚过那道血迹,毫不在意的道:“一点小问题,不需要包扎。”?

男人手指微微用力,她闷哼了一声,凌肖冷笑,“不错,还知道疼!”?

他松开她的下巴,快速且用力的按下了铃声,没多久护士便赶了过来,看着凌肖指的方向,立刻给余妖娆上了药。

“你看你,又惹凌肖生气了,还不道歉?”护士离开后,余父惴惴不安的看着凌肖的怒容,微喝余妖娆。

她还没开口,凌肖便意味深长的撑着下巴笑了起来,“哦?错在哪里?说来听听?”?

看着一味地卑躬屈膝的父亲,幸灾乐祸的妹妹,咄咄逼人的凌肖,余妖娆冷笑了几声,“你们不用心急,余家的事情我会尽力,我也会做好凌太太的本份!”?

听到余妖娆这番言语,心中有愧的余父惴惴不安的望着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凌肖。

余婷恼羞成怒的喊道:“姐姐,我知道你不甘心嫁给凌肖,但是既然你已经和他订婚了,就要把他当成一家人,怎么能伤害他呢?凌伯母会有多心疼你知道吗……”?

余婷话还没说完,凌肖就掀开被子,动作粗暴的将余妖娆一把拉起,没有一句话留下就离开了医院。

凌肖将人塞进车里,高大的身躯也钻进了车厢,他两只手定在她的肩膀处,用力的压着,余妖娆痛苦的扭动着肩膀。

男人更加暴戾的看着她,他哑着声音不悦道:“刚才不是很能忍吗?怎么,现在没人在了就敢反抗了?”?

他的视线游离在女人娇艳欲滴的唇瓣上,被咬住的唇瓣更加性感诱人,白皙的面容此刻苍白得惹人怜爱。

“还是,你在欲擒故纵?”凌肖喘着粗气,扼住她的下巴,体内似乎有一股冲动,令凌肖不能理智。

“我没有,随你怎么说。”余妖娆狠狠的瞪视着凌肖。

男人眼底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她被吓得缩了起来。

凌肖冷笑一声,蓦地低下身子,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他的动作粗暴不带一点温柔,将她吓得一惊。

余妖娆慌张,在他唇瓣再次印下时,她用力的咬住,很快,他的双唇流出几滴红艳的鲜血,铁锈的味道慢慢在两人唇舌间蔓延开来。

她用力的捶打着男人的胸膛。

凌肖松开她,粗暴的擦了血迹,冷冷自嘲一笑,开了门,将女人推了下车。

余妖娆倒在地上,尖锐的石子戳穿了她的手心,天空阴沉沉,空气闷得让人透不过气,湿润的雨滴落在她的面颊上,她目不斜视的看着那辆车绝尘而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