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总裁凶猛,娇妻好滋味

更新时间:2020-06-30 08:24:59

总裁凶猛,娇妻好滋味 连载中

总裁凶猛,娇妻好滋味

来源:微小宝 作者:琴声悠悠 分类:都市 主角:苑唐靳宇 人气:

《总裁凶猛,娇妻好滋味》由网络作家琴声悠悠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苑唐靳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蔺情想躲,却被这个男人拉回抵在墙壁上,“车都上了,票早就补了,岂有下车的道理?”一旁的小家伙更是无赖,扯着她的衣角,“妈咪……”蔺情:可以退票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得不到女人的回应,男人脸子开始挂不住,身后的两个小弟目光汇聚在为首的男人身上。

男人似乎感受到那两道目光里的嘲笑,语气带着丝丝威胁意味,“你说是不是,蔺医师?”

蔺情背对着三个男人,手上抓药的动作并未停止。

“一点没错啊!”

抓出最后一味药,她扯过一旁叠放整齐的纸袋子,手指微微用力封口,才将那包抓好的药放在身旁矮柜上。

她没有看男人,转而拿起笔写着药单子,最后一并将药包和单子放在柜台上。

“缴费!”

男人这才将那色眯眯的眼神收回来,掏开钱包,毫不犹豫地抽出一张银行卡。

蔺情接过卡之际,不曾想男人那双肥大的手覆在她手上。她使劲挣脱,男人手上的力道越发加重。

“包你一个月,卡里是20万!怎么样?”他另一只手指尖钳住女人下巴。

粗糙的手指触碰她柔软肌肤,下巴连同两颚都有些痛,她怒目道,“不好意思!我一晚20万都不够啊!”别的男人都是言语调戏罢了,这男人却动手动脚,令蔺情讨厌,看他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趁男人不注意,蔺情抡起柜台上摆放的木质台灯,玻璃砸碎的声音刺耳的很。

血顺着男人的头流下,她手里握着残缺不全的台灯,或许是玻璃刺的,她掌心里也流出血丝,一滴滴滴在木地板上。

唐靳宇推开门的刹那就看到那攥紧的拳头朝蔺情打去。

女人躲避,意料中的一拳并没有打在自己身上。

“哎哟……”

男人的吃痛声响起,先前还气势冲冲的男人倒地捂着眼睛,那俩小弟一边一个地搀着。

“滚出去,不然报警,反正有摄像头。”

地上的男人两只眼圈乌黑,头顶上还流着血,尽管不服气,但看着唐靳宇此刻的神情也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那男人一瘸一拐地被小弟给搀走。

蔺情这才看清出手的是唐靳宇,他蹙眉盯着自己,玻璃门再次被推开,她歪头一看,穿着日式校服短裙的女生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她有些意外,唐靳宇一贯闻不得中药味的。

男人跨过满地狼藉,一枚戒指被甩在柜台上,发出“叮叮”响声。

“戴好你的戒指!”

她扫了一眼,那戒指……不是被她给放在清灵苑的房间柜子里么,搬家时她忘了拿。

再看看唐靳宇的脸色有些苍白,尽管一脸嫌弃,高挺鼻梁下的唇还紧抿着,眉宇间一股子的公子气。

这也怪不得她。她经常抓药,嫌那戒指有些碍事,硌着不舒服,索性摘下了。再说,戴着那么粗,上边还镶嵌着细细小小的钻石的戒指,她还怕半路被打劫呢!

“戴着,现在你还是陆家人。”

唐靳宇看着她一脸抗拒的将戒指套进左手中指,这才转身离去。

他身旁的女人娇嗔,“你先去,我买些药嘛~”

蔺情无暇顾及女孩,转身取出药箱,台灯上的玻璃碎片扎进肉中,刺痛刺痛的,得赶快弄出来。

“你就是蔺情?”女孩开口,声音不同于刚才那般娇滴滴。

女人点头,右手拿着镊子将扎进左手手背的玻璃残渣给轻轻钳出来,连带着血,肉被刮得翻出来一些,她动作极认真,长而浓密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似的扑闪。

很痛!她的眉头皱着,额上冒汗。

穿着校服的女孩看着女人左手上的戒指,再想到靳宇对她说的那番话。

戴好你的戒指……

你还是陆家人……

女孩心里嫉妒,“给我拿药!”

蔺情清理伤口后,擦了些碘酒,这会儿还缠着纱布。

“什么药?”

女孩看向蔺情,眼里得意,“催情药,哦,顺便还要点涂那儿的。”

蔺情忽略掉她那炫耀的表情,蹲着身子找了许久,才找的到一小盒。

女孩看着她波澜不惊地动作,“快点,靳宇还等着呢!”

结账后女孩扭着臀出去了,蔺情看看那齐臀裙下的若隐若现和紧身的长袜,典型的制服诱惑,唐靳宇的口味什么时候换成了小萝莉了。

收拾好那一地的狼藉,蔺情捂了捂有些发疼的手,之前的伤虽说已经愈合,这又添了新伤,希望不要留疤才好。

“嘀——”

她看着手机,唐靳宇发来的短信。

陪他回老宅吃饭!

蔺情将手中的手机甩在沙发上,心里想着,怪不得他今天为了一枚戒指还特地跑来中药堂找她,果然有事。

……

傍晚,陆家老宅门口,除了唐靳宇的兰博基尼,旁边还停着辆黑色宾利。

蔺情下了车就要走,哪知被男人那只遒劲有力的手给拉回去。

“挽着我,做戏也要做全套!”

女人翻了个白眼,将手腕挽着男人的臂,俩人这才进了家门。二楼的男人站在背光面,看着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笑了。

陆三三手里还拿着小铁铲,衣服沾了些土,一会儿功夫就不见自家老爸的身影。一转身才看见男人站在护栏边,手里夹着烟。

“粑粑,快过来帮我,站在那里耍帅喔!”他不满。

男人抽完烟才蹲下身,帮着小家伙种西红柿,秋天了,估计结不了几个果子。

大厅里,蔺情将手里的礼盒递给王妈,朝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道,“妈。”

唐蓉笑得恰到好处,向蔺情招手示意她过去。

“妈那儿的中药快吃完了,有空再托人去你的中药堂拿一些。”

蔺情点头,“好的,妈。”

虽说唐蓉已经五十多岁,但她私下常吃些中药调理身子,气色在同年人中更好,蔺情恰好开的是中药堂,时不时拿些中药回家,女人自是开心。

一旁的陆承朗则拉着唐靳宇下棋,问的无非是公司的事,唐蓉和蔺情则聊些家常。

“唐氏怎么样了?”

“挺好的,爸不必担心。怎么不见大哥?”他明明看见院子里停着陆致深的车。

陆承朗招呼着王妈,让楼上的父子俩准备准备,过会儿可以用晚餐。

“小家伙喜欢捣鼓,致深陪他去了。这家伙忙,回国有小半年了,今天才回来吃饭,正好叫着你俩回来,一家人也算团聚。”

唐靳宇看了看屋子里,没见着还有其他的女人。

“嫂子没回来?”照着安娅的性格,不可能没追回国。

“她在美国的安氏处理公司的事儿呢,现在正是安氏发展关键期……”

他了然,继续下着手里的棋子。

王妈上楼看见小家伙的脸上和衣服上都粘着泥土,就连大少爷的衣袖也有污渍,急忙让他俩换身衣服,厨房里的晚饭也快准备好了。

老宅有专门为他俩留的房间,柜子里也有换洗的衣服,陆致深回来的次数寥寥,看着满柜子都是颜色浅且款式新潮的衣服,倒是符合唐靳宇的品味。

他抽出一旁的小衣服,让儿子换上。他自己不换,挽了挽衣袖。

小家伙在楼上走廊边就闻到了香味,一下午都在种西红柿,体力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此刻他没等着陆致深,一蹦一跳地下楼梯。

陆致深将手表重新戴上,不疾不徐地跟在后边。

“哎哟小祖宗,你慢点儿!”王妈急忙上前扶着。

蔺情听到动静后转头左顾右盼,看到那小人儿朝着自己跑来,她手里的水杯险些摔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