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弈珍珑

更新时间:2020-07-31 09:52:50

弈珍珑 连载中

弈珍珑

来源:微小宝 作者:舞月踏歌 分类:穿越 主角:宋隆兴 人气:

火爆新书《弈珍珑》是舞月踏歌所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宋隆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负国仇家恨的围棋少女,苇间破珍珑,翰林斩群雄,以棋为剑,对弈天下,终成一代传奇女国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争双胜入八俊的四局棋,棋枰立在翰林院门口左边。双败淘汰的三局棋,棋枰立在翰林院门口右边。看客们大多聚集在右边的棋枰下,沈辞夕和陈天龙这盘棋受到了广泛关注。

  有人嚷着:“快看,开局了开局了!”

  陈天龙小飞挂左下黑星位一子。

  青衫文士喜滋滋道:“起手飞挂,这是棋手对弈惯常手法,保持先行之利,陈公子这是要赢啊。”

  沈辞夕应了下方“入九三”位。

  王当道:“昨天沈姑娘开局便和对方激战,今天却改变策略了。这一手是将白阵分拆打散,细水长流缓缓图之,沈姑娘应的的好!这是要赢啊!”

  众人哄笑道:“才各下了一手棋,你们就夸个不停,我们究竟听哪边儿的?”

  关群大笑道:“大家听个乐呵,我们各夸各的。”

  达观厅里,各位棋手都在凝神沉思,这关键的第二局棋,谁都不想输掉。

  陈天龙落子如飞,反手在黑棋下星位另一侧再挂,走双飞燕,急求战,取胜之心强烈。

  沈辞夕随之落子,招法轻灵飘逸,并不与陈天龙纠缠厮杀,反而三五招之后便轻灵转身,冲向另一片开阔地带。

  陈天龙摇了摇头,这与他之前设想的不一样:昨晚听萧应章说,这姑娘昨天下棋一开局就莽撞厮杀,这次怎么不应战呢?我的白棋看起来咄咄逼人,其实不过稍占了些便宜。既然你躲开了,那就——再战!

  于是棋盘上又燃战火,陈天龙再度亮刀,对沈辞夕另一块黑棋展开攻杀,攻势越发凌厉。

  沈辞夕微微一笑,落子灵动,势如飞燕,几步之后再度脱身,又一次把陈天龙的攻势化解。

  陈天龙喝了口茶,小声问:“姑娘是想稳中取胜?”

  沈辞夕笑笑:“公子是想一战定鼎?”

  陈天龙笑着摇摇头,说道:“再来!”

  就这样,一个狂猛攻击,一个避其锋芒,一个算力精深,一个绵里藏针,斗了好几个来回。面对陈天龙的攻势,沈辞夕皆以柔韧着法应对,不与他拼杀纠缠,就算局部稍有损失,也绝不陷入厮杀泥潭。

  莲花漏滴滴答答,时间流转,已经博弈了近一个时辰。陈天龙虽然处处紧逼处处追杀,却始终没能形成有效的攻势,反而棋盘上可用空间越来越小,可以用来秀刀的地方也没有了。

  与此同时,沈辞夕的黑棋却渐渐连成势力,左右逢源,根基稳固,几块空地也初具成形。

  唤春归观棋室里,赵九渊看着棋枰笑笑:“今天果真下得稳。”

  袁韶川点点头,捋着胡子道:“王爷说的是,沈辞夕今天稳如磐石。陈天龙的杀力远超于她,却始终没有找到决战机会,反而被她生生拖入了官子阶段。沈辞夕有如此韧性,真是不错。”

  赵九渊笑道:“棋局尚早,局势胶着,却已经进入沈辞夕的步调。”

  “是是是,”众位棋待诏齐声应和。

  赵九渊问:“诸位,这一局谁会笑到最后?”

  赵鄂道:“对弈双方咬得非常紧,非到最后时刻看不出胜负。这种局面,谁能撑住不犯错,谁便是最后赢家。”

  众人深以为然,赵九渊抿了口茶,等着接下来的棋谱。

  对局的达观厅里,陈天龙拿了帕子斯斯文文擦着汗,人看上去是镇定的,心里却翻江倒海:怎么会下到这般地步?几块黑棋都已经连成一片,目数也不差,本公子一通猛攻都打哪儿去了?黑棋连在一起,哪里还有攻击的机会?而白棋却被分割了几块,首尾无法相连,虽然没有死活之忧,可是最后计算胜负,却是要给她还棋头的啊。前面占的那点便宜,也所剩无几了。

  到了这个局面,怕是要跟她一直算计下去了,真是麻烦。从现在起,每落一子都要计算精准,容不得半点大意,这可到官子阶段了啊!

  他擦了汗,又抓起扇子扇风,还不好意思地为自己掩饰:“热,真热。”

  此时,别处已经有人陆续结束棋局,请棋院的执事们点目裁决,将结果记录在册。云松力挫泸州马子介,双胜在手,和同样双胜的许清如一起讨论沈辞夕的这盘棋。沈辞夕和陈天龙局面胶着,胜负难分,看得两人提心吊胆,都为沈辞夕捏了一把汗。

  云松问:“许姑娘,都这个时候了,还是看不出谁能赢啊。”

  许清如望着棋枰,也摇了摇头:“算来算去,都没有明显优势,这棋谁会赢到最后,还真不好讲。”

  又过了一会儿,棋局进入到最后的收束阶段,局面依然没有明朗。

  此时沈辞夕一步棋思考了近一刻钟,翰林院门口、唤春归观棋室、以及达观厅角落棋枰下的云松和许清如……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一步的时间是如此漫长,磨得人心慌。

  沈辞夕终于落子,所有人都长长呼出一口气。虽然思考良久,却终是走了一步好棋。

  当陈天龙的应对招法送到观棋室,商律眼睛一亮:“陈天龙崩了!”

  众位棋待诏当即将棋一摆,果然看出端倪:陈天龙一着缓手,葬送了两目棋,沈辞夕十分敏锐,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战机,牢牢控制住局面。

  季归真笑着摇头,道:“棋局已到最后阶段,沈姑娘这里都没算错,后面怕是更加不会出错。”

  果然,沈辞夕落子再无犹豫,将优势保持到终局。最后清点,黑胜两路!

  赵鄂反复琢磨了沈辞夕长考后的落子,道:“原以为沈姑娘解珍珑局,不过是算路精深罢了,没想到她也能掌控住局面,真是不错!”

  “何止不错。”商律道:“此局一胜,信心倍增,从此所向披靡。”

  烂柯先生袁韶川高兴的不停捋胡子,道:“沈姑娘昨天输棋之后并未气馁,反而找到了对付陈天龙的妙招,这丫头,聪慧着呢!”

  赵九渊站起身,看起来心情不错:“古人说棋合兵道,今天看来果真如此。”

  “是啊是啊,”众人大笑着,又去看还未结束的两盘棋。

  沈辞夕胜局已定,翰林院门外棋枰下一片唏嘘声,青衫文士捶胸顿足:“唉!陈公子看着温润如玉,下棋却是个急性子,怎么就输了呢!”

  关群也哭丧着脸:“我在陈公子身上押了好多银子,不想陈公子双败出局,这下输惨了。”

  王当嘿嘿笑道:“若是陈公子赢棋,你们便说他攻杀犀利,以快著称。可他输了,在你们口中又成了急躁冒进。你们是根据输赢判断棋风的么?”

  青衫文士道:“王兄你这话说的,拿刀子往我心上扎呀!沈姑娘当真厉害,一直不与陈公子正面交锋,拖到了官子。陈公子耐性耗尽,小小的一步缓手,便断送此局。唉!”

  王当笑道:“最终还是沈姑娘笑到最后吧?这局棋看上去胜负在棋枰,其实功夫全在棋外。沈姑娘谋算到对手棋风,脾气秉性,才有今天运筹帷幄,决胜棋上。多谢沈姑娘,让我赢了不少银子,哈哈哈!”

  王当越说越得意:“还应当多谢云公子和许姑娘,我看好的这仨人,全让我赢了银子!”

  关群气道:“若不是吕公子和萧公子那局没下完,我现在就揍姓王的。”

  王当哈哈大笑:“关兄自求多福,但愿萧公子能帮你赢回来。”

  达观厅内,陈天龙呆呆看着棋盘,有些难以置信。随后,他默默捻起棋子,开始和沈辞夕复盘。

  陈天龙谦逊问道:“沈姑娘,我这一手咄咄逼人,姑娘为什么不应战?”

  沈辞夕道:“在这里拼杀,是公子惯常使用的招法,我也怕输呀。”

  “避开锋芒?”

  “对,不过我长考那一步若是走错了,公子必胜。说起来,只是我运气好罢了。”

  “姑娘过谦了,在下佩服得紧。”

  两个人复盘完毕,陈天龙站起身作了一揖,道:“昨天输给吕公子,是我一时大意,今天输给沈姑娘,是姑娘应对准确。两次都是输棋,在下对姑娘更为敬佩,特献上我华山绝学,以助姑娘飞升。”

  沈辞夕惊呆了,他……他要给我什么?华山棋道绝学?真舍得拿出来?华山弟子竟会如此大方?!

  陈天龙当真放下一本书,道:“在下祝姑娘棋运亨通,直取棋待诏。日后若有时间,请姑娘去金州继续切磋。”

  沈辞夕点点头,直到陈天龙走出达观厅,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许清如走过来,笑道:“怎么,也送了你一本华山绝学?”

  沈辞夕瞪大眼睛:“难不成,姐姐也有?”

  “何止我有,人人都有!”许清如笑道:“初选的时候,大家都拿上了。”

  “啊?”沈辞夕惊呆了,指着书问:“这当真是华山绝学?”

  “是啊,呼吸吐纳的华山绝学,助你长命百岁。”

  这时,身后传来“啪”地一声,两位姑娘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萧应章一推棋盘,愤然离去。

  “这是……输了?”许清如问。

  沈辞夕道:“的确不像是赢了。”

  两人走过去帮吕沛然收拾棋桌,吕沛然淡定地整理完毕,说道:“多谢二位姑娘。”

  许清如跟他同参加过初选,彼此比较熟稔,笑着问:“居然给那位下恼了?”

  吕沛然淡淡地说:“一开始就聒噪,说些嚣张的话,最后输了棋自然恼怒。不是跟我下棋下恼的,是自己吹牛吹恼的。”

  许清如道:“这萧应章,不止嚣张,脾气还不好。”

  一刻钟后,所有棋手都被召回,宣布第二轮对局结果。

  甲组:许清如战胜过百战,双胜晋级。田黄又败于陆竹手下,被两败淘汰。明日过百战将战陆竹,争夺第二个晋位的名额。

  乙组:吉州郭有亮胜小棋仙魏达,成功晋位。赵烨被王阡陌击败,出局。第三轮魏达与王阡陌将一较高下。

  丙组:陈天龙先败于吕沛然,再败于沈辞夕,无望八俊。吕沛然越战越勇,以八路优势战胜萧应章,成为八俊之一。为争夺丙组最后一个八俊名额,沈辞夕将在明天再战萧平章。

  丁组:云松已经晋位,毫无悬念。马子介和林智,也将狭路相逢,再斗一场。

  宣布完结果,棋手们都没急着离开,留在原处讨论起今天的胜负来。双败出局的田黄、赵烨、陈天龙三位虽心有不甘,但也放松下来,和大家说说笑笑。

  晋级四位,出局三位,这七人尘埃落定。而明天参加第三轮的八人,将迎来决定性的一战。

  魏达意外落败,这让大家觉得奇怪。有人问:“小棋仙竟输了一局,怎么输的?”

  魏达叹了口气:“一直饿一直吃,声音太响了,郭有亮跟宋尧执事告状,宋执事严厉得很,罚了我许多时间,这才输了。”

  众人大笑,王阡陌道:“明天咱们那局,你可别吃了啊。”

  魏达愁眉苦脸:“你也不让吃,我饿!”

  王阡陌笑道:“那你少吃一点儿,我不跟宋执事告状。”

  魏达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万一吃得香了,扰乱你思路怎么办?”

  大家看得直笑,都说乙组这二位互相体谅,兄弟情深。

  这边过百战朝陆竹一揖:“陆兄,明日我绝不会手软。”

  陆竹赶忙行礼:“过兄,明日我也将全力以赴。”

  嗯,大家频频点头,就该这样,用心下棋才是对对手最大的尊敬。

  马子介对林智说:“林贤弟,再度遭遇,请多多指教。”

  林智叹了口气:“马兄,咱们丁组少一人,你我二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啊。”

  棋士们看得乐呵,这一组一组的,都颇为友善。可余下的那一组……大家都望着萧应章,内心都觉得,萧公子大概说不出什么好话。

  不出所料,萧应章先是冷哼一声,然后对沈辞夕说:“沈姑娘,别以为赢了陈公子就能进八俊,我赢你一局,还会赢第二局。”

  沈辞夕道:“萧公子今日输了棋,我不与你计较。只是明日的局,今天说什么都做不得数,成败异变,功业相反,自古便有之。复选之前咱们便说棋盘上见真章,这真章是萧应章还是沈辞夕,明日自然会见分晓。”

  萧应章今天输棋,有些气急败坏,指着沈辞夕道:“别嚣张,明天定杀得你片甲不留。”说完一转头,拂袖而去。

  呃……究竟谁嚣张?

  大家都觉得,丙组……唉,不说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