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第一帝后

更新时间:2020-07-22 09:35:36

第一帝后 连载中

第一帝后

来源:微小宝 作者:节节 分类:穿越 主角:小姐冷夏 人气:

《第一帝后》是节节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第一帝后》精彩章节节选:冷夏不幸死亡后,成为了异世将军府的痴傻女儿,本想低调度日,偏是有不识相的人老来找她的麻烦,看她不打爆他们的狗头! 不料,她一举成名天下知,风云激涌,乾坤大变。 且看21世纪穿越而来的顶级杀手,如何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徐崖看着冷夏,冷笑了了一声,蹭的站了起来,高声道:“听闻将军府三小姐痴痴傻傻,如今看来似乎是好了吧?徐崖恭喜痴傻的三小姐恢复正常,只可惜……即使三小姐不痴不傻,徐某也不愿意娶三小姐为妻。” “哄”的一声,宴厅内一片哗然,窃窃私语声顿起。 这徐崖好生无耻! 上次在相府的人还不算多,这次他高中状元,居然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上次的事情挑出来,未免太过没品了! 冷牧是气的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怎么上次就嘴贱跑去跟徐崖提亲了,他的夏儿是这么个无耻的男人能配的上的吗?! 相府的主人袁应天凌厉的鹰眸中射出一道幸灾乐祸的光芒,厚厚的嘴唇边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让冷牧丢脸的事情,他乐此不疲,徐崖这般大张旗鼓的告诉众人冷牧提亲不成被拒,他的心情好的很。 而北辰轩言则是顿了顿,性感的唇一抿,略带不悦的看向徐崖。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在大口喝着酒的袁旭则是被呛到了,徐崖此人他向来不喜欢,偏偏老头子看上他们家的钱财了,那徐崖也正借此机会巴巴的往他家凑,总之,他见了他就讨厌。虽然他同样也不喜欢那个冷夏,可是这徐崖旧事重提,破坏未出阁女子的闺誉,真是让他反感。 冷夏安抚的拍了拍冷牧的手背,落落大方的站起来,道:“多谢徐公子关心,居然发现冷夏已然病好了。”冷夏露出感激的神色,又接着道,“之前爹爹贸然向公子提亲,吓到公子的地方还望公子海涵。那只是冷夏痴傻的时候目光短浅,识人不明,被不轨之徒所刻意算计,想必公子胸怀磊落,大方敞亮,不会在此事上过去纠缠。” 冷夏这一番话说的徐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识人不明,不就是说他徐崖是渣,现在正常了便看不上他了?不轨之徒?难不成还是他刻意去勾引的她来说亲?最后一句更是在响亮的打他的脸啊!他刚刚以这事来奚落她,她就反过来夸赞他磊落,这不是反话是什么? 立刻,宴厅里就爆出一阵阵闷笑,间或夹杂着或轻或重的讨论声,指责声,以及不屑。瞬间,徐崖一直以来刻意塑造的形象就崩塌了一半。这让他的脸色黑的都能掉下来一层漆了。 冷牧胸中的火气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了,他没想到他的夏儿言辞居然这般犀利,直将不怀好意的徐崖反击回去,真是大快人心呢! 北辰轩言脸上的神情似乎变了一变,低垂的眸子里跳跃着旁人看不到的光彩。而袁旭,则是瞪了冷夏一眼,他刚才还白白为这个女人担心了。这样的女子,跟他打斗的时候都能处于上风,怎么会被徐崖那跳梁小丑一样的人给欺负了去?她欺负别人还差不多。 徐崖脸色阴晴不定的看了一眼上座的袁应天,见他没有看自己,神色不明,登时心中一阵懊悔。早知道今日就不惹那冷夏了! 被拂了面子的徐崖郁闷的坐下,脸色阴郁的看着冷夏,他被冷夏一番反击,还不能再找茬,真是郁闷死他了。本来就是他先开口奚落,现在被她反击回来,若再纠缠不休,不就是心胸狭隘,与女子都斤斤计较了么。顾及到自己的形象,徐崖只得咽下这口气。 可是徐崖想就此善了,冷夏却不同意了。奚落了她爹爹,连带着奚落了将军府,就这样轻松的了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呢? 微微一笑,对着冷牧道:“爹爹,看夏儿给将军府和您把面子挣回来。” 冷牧一愣,还在思索冷夏这句话的意思,那边就听冷夏扬声道。 “听闻徐公子风流倜傥,文采不凡,如今更是高中了状元,作为袁相的得意门生,袁相甚至为了这事儿替徐公子庆祝。” 冷夏加重了语气强调徐崖是袁应天的得意门生,让袁应天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却又见她一介女流之辈,之前还是痴傻的,便责怪自己多疑,也没有多在意。 冷夏笑了一笑,继续说道:“徐公子既是新科状元,想必才高八斗,小女子这里有几幅对子,还请徐公子不吝赐教。” 徐崖原本还以为这冷夏又要说什么呢,原来是对对子,当下心中冷笑一声,异常不屑。这女人莫不是以为他这个状元是说来玩儿的?还是把他当成绣花枕头了?她一个痴傻了十几年的女人居然想在他最拿手的方面胜过他,未免太可笑了。 冷牧一惊,暗道夏儿该不是气糊涂了吧?徐崖虽说是一介商人之子,可的确是有些真材实料的,否则怎么会打败众多应试的学子荣登状元之位。这科考可不是能够随便就蒙混过关的,状元更不是用钱财就能买来的。 叹了口气,冷饭以为冷夏依旧是放不下徐崖,才恼羞成怒的。为了避免冷夏再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冷牧不由喝道:“夏儿,你胡闹什么?快坐下!爹爹的面子不要你来挣!” 徐崖见冷牧有阻止的意思,赶紧答应下来:“徐某并非浪得虚名,冷三小姐请赐教!” 冷牧脸色一紧,还要阻止,冷夏快速使了个眼色,泥雨迅速会意的伸指在冷牧背后一点。冷牧便被定在席位上不能动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想要回头,却无奈被点了穴道。 是什么人,居然有这等实力,在他背后出手他都没有发觉?思索那方位,似乎出手的人是泥雨?!这可不得了了!他的夏儿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高手?她跟着夏儿图谋的到底是什么? 抱歉的看了一眼冷牧,泥雨低头小声的道:“将军不要介意,我没有恶意。小姐定然能胜,您老人家就不要捣乱了。” 冷牧胸中一噎,说他捣乱,他是有多惹人烦啊…… “将军,您若是答应我不捣乱了,我就给你解了穴。” 泥雨说话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至少冷夏能够听到。冷牧见冷夏没有出言,便知道这点住他穴道的事儿是自己女儿吩咐的,当下郁闷非常,眨了眨眼,表示同意。真悲催,居然被自己女儿嫌弃了。 冷夏见泥雨已经搞定了冷牧,便盈盈一笑,对着徐崖道:“那么,徐状元请听好。” 徐状元……她这个时候还不忘讽刺徐崖,各自人听在耳中,都觉得好笑。只有徐崖那一派人,脸色很是难看。 “第一联,一二三四五六七。” 宴厅内一阵静默。 徐崖愣了一愣,突然哈哈大笑,道,“这算什么对联啊?哈哈哈,果然,痴傻了十几年的女子就是与众不同,你实话告诉我,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才这样的?” 冷夏带着淡淡的笑意,看厅内哄笑声一片,依旧面不改色。讽刺人的对联,21世纪网络上比比皆是,徐崖,你就睁大眼睛看着,看我冷夏怎样把你的才子之名踩在脚下。 宴厅内哄笑的人不少,也有人见冷夏气度不凡,没有丝毫慌张局促的模样,心下不由得升起一抹钦佩。 北辰轩言思索了半晌,突然嘴角一勾,对着站在他身后的冷风笑道:“阿风,你这妹妹,有趣的很呢。” 冷风垂头不语,实际上他也没听出来冷夏说的是对联,他以为冷夏就是胡编乱造给徐崖添乱的。不过看样子,三皇子似乎已经明白了。他真不知道,他这妹妹什么时候这么让人看不懂了。 袁旭早已放下酒杯,转头对着北辰轩言,喷出一大口酒气,问道:“轩言,你看出什么了?那个女人那种数字对联难道还有寓意?” 北辰轩言皱眉,抬手挥了挥,将袁旭带来的酒气驱散,并不答话。 袁旭冷哼一声,问道:“那你告诉的下联是什么。” 北辰轩言摇摇头道:“我还没想出来啊,想出来的几个,总感觉衔接不上……喂,阿旭,你走远一点。” 狂妄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讶,对于这个唯一的好友,袁旭是再清楚不过的,他有那样的才华,居然连这个小小的对联都对不上来么。 冷夏高傲的扬起下巴,语带讽刺的对徐崖道:“徐状元,小女子等你赐教呢。” 徐崖一怔,缓缓的收敛了张狂的笑容,皱眉道:“那算是什么上联,你不是耍我?” 冷夏勾唇一笑,眼中冷意泛滥:“听闻徐状元郎才高八斗,原来也不过如此。” 徐崖的脸色蓦地难看无比,质疑他的才华,无疑比杀了他还难受,他们徐家,就靠着他一身的才华上位了,这不是在断他徐家的念想么。 徐崖咬牙切齿,道:“你!冷三小姐!如果你不是刻意耍人,那就给出下联让徐某看看!” 徐崖认定她是胡编乱造呢。 冷夏冷笑,道:“那徐状元的意思是,认输了么?” 徐崖紧抿着唇,半天挤出俩字:“你说!” 冷夏点点头:“下联是,孝悌忠信礼义廉!” 宴厅内一阵静默,北辰轩言勾起唇角,看着冷夏的脸上居然笑弯了眉眼。 冷夏见众人不解,解释道:“这一二三四五六七么,忘八。孝悌忠信礼义廉么,无耻。既然徐大状元对不上来,小女子就将此幅对联送了你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